儘管民主黨團隊和專家仍在積極敦促佐治亞州選擇該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已大步流星走在前面。格魯吉亞(Georgia)是我居住了數十年的故鄉,對那些不如我這般熟悉她的人,讓我們先回顧一下歷史。

過去幾輪總統大選,專家們一直分析說格魯吉亞(Georgia)要轉向民主黨陣營,今年也不例外。自1972年起,該州選票均投給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1976和1980年的南部民主黨候選人吉米·卡特,以及1992年的比爾·克林頓除外)。

1996年至今,格魯吉亞(Georgia)在總統競選中一直是堅實的共和黨州。四年前,特朗普以5個百分點的優勢擊敗希拉莉·克林頓。要知道克林頓不僅是前阿肯色州及美國第一夫人,更是紐約州的參議員,並非一般性對手。

今年,特朗普和拜登的競選團隊都將格魯吉亞(Georgia)視為兵家必爭之地。兩黨提名大會之前,蘭德馬克通信公司(Landmark Communication)針對500名選民進行的民調顯示,特朗普(支持率47.4%)領先民主黨候選人、前副總統拜登(支持率44.5%)近3個百分點。僅4%的選民稱他們還未決定投給誰,但看起來大部份人已心中有數。

過去兩個禮拜形勢又有變化,兩黨都召開了以虛擬形式為主的縮小規模提名大會。本周展開會後第一輪民調。9月1日,亞特蘭大電視台WSB-TV公佈了蘭德馬克通信公司針對全州範圍選民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特朗普(支持率48%)以7個百分點遙遙領先於拜登(支持率41%)。同時未決定的選民比例翻了兩倍多:現為9%。而真正有趣的是這些數字背後所釋放的信號。

它告訴我們,特朗普進一步穩固了自己的地位;對拜登的支持削弱;未定選民翻番,特朗普又獲得擁有一大票支持者的潛力。對其來說,機會可謂千載難逢。

再挖掘一下細節,支持特朗普的黑人選民從5%上升至7%,支持拜登的則從60%狂跌至40%,未定黑人選民由5%升到13%。以年齡層來說,拜登的支持率一個不落下跌。最大跌幅在65歲以上這一欄,從42%降至37%,而這部份人群幾乎可以確定都將去投票。

性別方面的數字轉變同樣戲劇化。拜登在男性及女性選民中的支持率分別下降3個和5個百分點。未定選民中,男性比例增加兩倍多(4.5%到9.1%),而女性比例則飆升四倍以上(2%到9.7%)。這些未定女性選民對特朗普來說簡直是天賜良機,如果他可以說服她們自己才是最佳候選人。

黨派方面,特朗普收穫更多共和黨選民支持,而拜登在失掉民主黨選民。換黨派支持率則更讓人驚掉下巴。特朗普竟然爭取到12.6%的民主黨選民,而6.6%的共和黨選民表示會投票給拜登。

這項會後民意調查意味深長,遠遠超出普通民調範疇,因為兩黨提名大會不再是當今政界唯一的大事。

事實上,今天社會上所發生的一切都似乎跟政治有關。球隊因為抗議取消比賽。一些抗議演變成暴動。威斯康辛州的基諾沙居民親眼目睹小企業者商店被搶劫,焚燬,而這些又被全美國人看在眼裏。為對抗疫情採取的封鎖措施重創國家經濟。許多學校開始進行遠程教學,對那些已經超負荷運轉的家長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人們擔心,該怎樣才能振作起來把一切搞定。

我猜想很多人會投票給那個他們相信可以讓我們的國家恢復秩序和穩定的候選人。當看到全國更多城市遭遇暴力,暴動,這部份人群會隨之日益壯大。此外,疫情導致更多人居家上班,切斷了上班族與公司地理位置之間的連繫。三藩市的租客已減少,大家紛紛放棄市區到別處尋找更便宜的住所;紐約面臨同樣問題,人們正在逃離都市。

最近這次民調顯示,特朗普面臨千載難逢的良機,但不可掉以輕心,本次選舉將會是一個狂野的旅程。#

原文Trump' Great Opportunit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傑基·金里奇·庫什曼(Jackie Gingrich Cushman)是一位全國性聯合專欄作家,屢獲殊榮,也是「學習使人與眾不同基金會」(Learning Makes a Difference Foundation)的創始人。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