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西岸觀察】,我是林驍然。左派媒體《紐約時報》在剛剛過去的周末拋出重磅文章,報道總統特朗普在去過去很多年都沒有繳納聯邦所得稅,在競選總統的2016年以及任職總統的第一年,連續兩年每年只支付了750美元的稅款。如果報道屬實的話,這個數字可比普通的納稅人要少得多啊?美國稅務審查制度嚴格,地產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是億萬富豪,怎麼會繳納這麼少的稅呢?《紐時》的報道可信嗎?在總統大選辯論即將登場的節骨眼上,特朗普團隊如何接招,選民又會怎樣看待這個問題呢?今天的節目就和大家分析一下。

《紐時》曝料特朗普十年沒繳稅 涉利益衝突

《紐約時報》9月27號報道,他們從匿名消息來源處,獲得了特朗普過去二十多年的納稅申報表數據,通過份析比對,發現特朗普在過去15年中有10年從未繳納聯邦所得稅,在2016年以及任職總統的第一年僅支付了750美元的稅款,並且在入主白宮後的第一年(2017年),再次只繳納了750美元的稅款。按照福布斯的報道,特朗普的身家有三十多億美元,如依照美國富人稅率,特朗普比一般美國有錢人少繳了4億美元的稅金。如果《紐時》的報道是真的話,那麼特朗普不就成了逃稅大戶了嗎?

沒錯,《紐時》發表的報告試圖向讀者傳遞兩個信息,第一特朗普涉嫌逃稅。其次就是特朗普利用其特殊身份,為自己家族的商業活動牟利。例如,《紐時》說,特朗普位於佛州棕櫚灘的海湖山莊,從2015年他宣佈競選總統開始,不斷湧入新會員,讓特朗普家族可以每年額外入袋500萬美元。2017年在華盛頓DC舉行的「捍衛受迫害基督徒世界高峰會」期間,特朗普酒店不僅承接活動,還從某個宗教團體那裏至少獲得了近40萬美元的住宿費用。

先說利益衝突問題,其實早在總統上任之前,特朗普就已經將集團的管理權移交給了自己的兩個兒子,小特朗普和艾利克·特朗普分任集團總裁和副總裁。不能因為特朗普當了總統,為了所謂的避免利益衝突,就把集團公司轉手他人吧。當然,普通人選擇到海湖山莊打高爾夫球和入住特朗普酒店,排除不了是衝著特朗普家族的名氣去的,誰讓人家是總統呢?

咱們重點看第一問題,特朗普真的逃稅了嗎?首先《紐時》沒有對外發佈他們收到的特朗普稅收文件的副本,聲稱他們是在保護消息來源。所以我們看到的內容,都是《紐時》整理和分析好了的。特朗普稅表到底長啥樣,大家誰也不知道。所以,我們只能從常識上來分析一下,《紐時》報道的真實程度。

《紐約時報》作為美國最權威的主流媒體之一,他們敢於揭露特朗普的報稅表,表明必有所依據的可靠來源,絕不會輕易杜撰。他們很可能獲得了特朗普過去的報稅記錄,但是大家都清楚《紐時》的立場,打擊特朗普絕不手軟。因此,他們會從中專門挑有利於抓住讀者眼球的部份。

逃稅和合法避稅概念大不同

我看到有分析說,《紐時》很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故意混淆了逃稅和合法避稅的概念。因為四年前《紐時》幾乎在同一時間點,聲稱獲取了相關文件,證明特朗普2016年以前有18年沒有繳納聯邦所得稅。所以說,這次的報告等同於是老調重彈。《紐時》四年前是這麼分析的,特朗普沒繳聯邦稅,原因是他早在1995年的個人收入報稅單中申報超過9億美元的虧損,並爭取到了高達7,290萬美元的巨額退稅。這就是為甚麼他在長達18年的時間裏得以合法避繳稅收了。當時特朗普陣營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這篇報道的指稱,但說《紐時》「非法地取得」相關的文件。

《紐時》四年前的報道,就已經很好的回答了自己現在這篇報告所提出的問題,也就是說特朗普精明啊,一定是請了很厲害的會計師,很好地利用了避稅規則,合法合理地減少了自己的稅務支出。當時,《紐時》的報道一出來,特朗普陣營的一位助手就曾回應媒體說,如果特朗普真的有18年沒有繳聯邦稅的話,那他簡直是個「天才」!言外之意,他比其他美國富人高明多了,值得學習和借鑑。

其實,主張加稅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也在合法避稅啊。根據他披露的報稅數據,拜登夫婦在2017年和2018年通過經理人公司,演講和出書總共賺了1300萬美元,他以購買社會保障和醫療服務等等為理由,合法避稅50萬美元。

特朗普或大選結束後公佈稅務資料

在美國,納稅是個人的私隱,別人無權知道。但是自從1972年以來,民主黨和共和黨一直有一個約定成俗的規矩,那就是每一位總統候選人都會自動公開納稅單,以表明自己沒有逃漏稅,以此來取信於民眾,可是特朗普卻一直排斥公開納稅單,成為美國近40年來第一個沒有公佈報稅資料的主要政黨總統候選人。他的用意很簡單,「我有沒有合法繳稅,國稅部門自會知道」,就是不想被民主黨競爭對手抓住攻擊的把柄。而美國法律也沒有明文規定總統候選人必須公佈報稅記錄。

對於是否應該披露稅表,美國最高法院今年7月曾就兩項針對特朗普的法律訴訟做出裁決,剝奪了特朗普享有的豁免權,要求其對外公佈稅務資料,不過不要求立即公諸於世,可以推遲大選日之後。

關於《紐時》的報道,特朗普在昨天的記者會上被記者窮追猛打,他回應說這是《紐時》編造的假新聞,並痛批《紐時》實在是太壞了,他說自己付了很多的聯邦稅和州所得稅。他還說自己會對外公佈報稅記錄以證清白,不過要等到國稅局的審核結束後才行。他再次質疑媒體的公正性,他說拜登小兒子亨特和俄羅斯、烏克蘭、中國做生意撈錢的事可是多年來的大新聞,也沒見到有媒體報道啊?

特朗普今天連續發推再度回應,他說自己付了數百萬美元的稅款,和其他人一樣,也有權獲得折舊和稅收抵免。他會對外公佈財務報表,記錄會顯示他是唯一一位放棄40萬美元總統年薪的總統!

報稅將成大選辯論話題 難以撼動特朗普支持者

特朗普的律師昨天發表公告說,特朗普「已向聯邦政府繳納了幾千萬美元的個人所得稅,包括自2015年宣佈成為總統競選候選人以來已繳納了數百萬美元的個人稅。」而「《紐約時報》的故事充滿了嚴重的錯誤。」儘管他們「試圖向《紐約時報》解釋這一點,但是,他們拒絕聽取」,並拒絕向特朗普團隊「展示其報道所依據文件」。他的律師說,「顯然,這只是大選前夕《紐約時報》正在進行的抹黑運動的一部份。」

白宮發言人麥肯納尼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也表示這份報告是民主黨的伎倆。她說:「我們以前見過這種情況……在一場辯論的前夕,所謂的納稅信息被放出來了。他們在2016年就試過了,但沒有成功。」

可以預見,明天的首場總統大選辯論上,拜登一定會抓住這個機會攻擊特朗普。事實上在上一屆總統大選的辯論會上,希拉莉也曾公開質疑特朗普沒繳任何所得稅,特朗普回答說:「那代表我很聰明啊。」此話一出,引發一眾左派媒體的攻擊,有報道認為特朗普這麼說絕對減分,但事實證明他不但沒有受到太大影響,相反成功入主白宮。後來有分析說,特朗普這番話說到許多人的心坎裏,因為不少選民會為了省荷包而選擇避稅。特朗普的鐵粉更覺得,他們從特朗普身上看到真實人性。倒是民主黨天天喊著加稅加稅,嚇跑了很多中間選民。

現在有很多特朗普支持者為他明天的辯論出謀獻策,說他不避迴這個問題,相反可以趁機好好教育一下民主黨人甚麼叫做合法避稅,也讓普通民眾也好好學習借鑑一下,下次報稅時或許會用的上。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裏了。如果喜歡我的節目,就請點讚、訂閱和轉發吧。咱們下期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