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河的最初目的是為防洪,以保衛土地上的百姓生命和生活。上古以來的中華文化中已具有治水的經驗與成就。但中共自建政後丟棄中國治水文化,蓄水為治,反招禍。

從中國歷史上的治河思想觀和治河實績來看,中共建造蓄水發電大壩根本上和自然規律背道而馳。中共上下「以蓄為主」修建水庫,用來防洪,響應毛澤東的「治淮」指示。1950年代期間,駐馬店地區就修建了一百多座水庫,從山區蓋到平原,淮河從上游到下游再也找不到一塊可以蓋水庫的地方。人們遺憾的是沒能蓋起世界第一的蓄水大壩。

1958年,當時的河南省水利廳總工程師陳惺曾發出不一樣的聲音。他指出:在平原地區以蓄為主,重蓄輕排,將會對水域環境造成嚴重破壞(將會造成澇、漬、鹼三災)。當時陳惺的意見無人理會,且被批為嚴重右傾錯誤,後來他又被打成「右傾機會主義份子」,發配河南信陽勞改。

「板橋水庫」在發生潰壩之前,已經超限蓄水了,且在建造之初早已降低「保守」的排洪設置標準、提高蓄水標準。這都是迎合掌權當局的政治心態作祟,加重了災害的危機和嚴重性。

中共自棄中國治水文化

上古時期大洪水發生後,大禹治水疏導九州洪水、依山疏濬河川;戰國時期,蜀地都江堰將長江上游大支流岷江分洪治水,導渠灌溉兼航利;秦國興建「鄭國渠」,引涇水入洛水,灌溉關中平原奠定秦一統天下的富強基礎。這些都是成功的水利工程。

這些水利工程的成功關鍵在於分流、疏濬、分洪,活用了水力自我沖沙的能力,並解決積水成澇的問題。

中國大陸河流多泥沙,黃河氾濫,黃河奪淮入海,造成淮河流域內澇,這些問題成了歷代治水的重點。中國古人早有治水的見解與策略;禹帝之後清代康熙皇帝也是位水利專家,他躬親實踐治河理論,得到大成效。

西漢賈讓提出「治河三策」(見《漢書.溝洫志》),主張和自然諧和共處為依歸,針對淤沙量極大的黃河,他提出三種治水策略。

上策:開闢蓄滯洪區防洪(例如:洪澤湖是淮河的蓄滯洪區)。

中策:開闢分洪河道,並開渠建閘引水灌溉,可發展淤灌並改良土壤,提高產能,還可以發展航運。此策興利除害可維持數百年(都江堰即一例)。

下策:加固堤防(但歲修人力、物力浩繁)。

西漢末年大司馬張戎提出水力挾沙說。河道「以水沖沙」可發揮自行刮除河沙的作用,所以應減少上游引水使用,集中河道水量以水沖沙,則:「水道自利,無溢決之害。」

兩漢至隋唐,人工建「陂」(類似小型水庫)灌溉農田曾興盛一時,然而大陂塘多截引河流之水,不能蓄洩自如,反而常聚水成災,所以自宋、元戰亂頻仍之下也漸漸廢圮了。

明代嘉靖年間,潘季馴四任治河總理,他設計了一種複式的堤防,是由縷堤、遙堤和滾水壩共同組成的高效能堤防體系,不僅能拘束河道,防止河水氾濫,而且兼具攻沙之功,展現中國古代治河工程技術的一個高峰。(見《明史‧志第六十‧河渠二》)

返觀中共在河川上游搶建大大小小的水壩、水庫,自棄中華文化的成就,轉接前蘇聯的技術援助,夢想以「蓄水」治理洪水,並且追求發電、供水賺錢,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興建了高度15米以上的水壩超過2.2萬個,約佔世界總數之半,更以「可開發容量居世界第一」自豪。

這不僅明顯違反河道自然運行規律,也與中國古人的治水理論與實踐背道而馳。黃河上游的「三門峽水壩」建成即禍出,淮河上游的「板橋水庫」遭颱風三日暴雨即垮壩,造成慘絕人寰的科技災禍,其自吹的「百年一遇洪水設計」、「千年一遇洪水校核」無一能保,即是徹徹底底的失敗教訓,犧牲的是數量龐大的人民生命和安定的生活。

康熙皇帝親證的治水實績

康熙帝登舟順黃河而下,細查周訪治河工事。圖為《康熙南巡圖》局部。(公有領域)
康熙帝登舟順黃河而下,細查周訪治河工事。圖為《康熙南巡圖》局部。(公有領域)

往前回顧歷史,清代康熙帝把攸關眾多人民身家性命的「治水」視為治國大事,重要性和軍事並列。康熙帝在位的數十年中,夙夜縈懷「治河」這件大事。他研究治河之法、關心河道情況,並且六度南巡,徒步遠涉河堤,細查周訪治河工事。

對於治河,他實踐古人的各種理論,並且也利用了立體模型等新科技。康熙三十八年,康熙帝第三次南巡,重點考察黃河沿河工程,提出具體治河措施:

一,挑直黃河河道,加強刷沙能力,降低水位。

二,東移黃淮交會的清口,防止黃河倒灌入淮。

三,拆除誤建的攔黃大壩,促成急流刷沙。

四,通過茫稻河、人字河引下河水入長江。

康熙帝治水不僅治黃河,對於淮河、永定河都躬親考察地形、地勢,研究治理之道,任人盡其才,結果永定河、淮河、黃河告別水患,安瀾二十載,展開了河清海晏的盛世之景。(參見《清實錄康熙朝實錄》)

他作《河臣箴》期勉治河的河臣不要浪費公帑做無效之功,事前盡利導之策,不做事後亡羊補牢之工,於古、於今都是一針見血的治河明見。

環視當今,在中國大陸上大大小小眾多的水壩、水庫蠻霸地跨在大、小江河上,政治掛帥而做,反自然規律而行。結果是,旱時攔水與地、與人搶水發電賺錢,潦時洩洪剽奪百姓身家財產,甚至生命,不管旱、潦都加劇了災情。

同時,無視於對生態的嚴重危害,加上以「政治正確」主導治河,以及貪腐謀財的階級管理運作體制,在在埋下可怖的不定時炸彈。

1975年,淮河上游板橋水庫潰壩造成慘絕人寰的悲劇,是誰讓這片土地上的人休克遺忘?而今,誰讓江河上的大壩還繼續與自然為敵、與民為敵?康熙帝再世,當如何落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