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席捲全世界,已逾三千三百萬人感染確診,造成百萬人死亡。目前疫情仍然持續蔓延,不僅經濟損失難以估量,連民眾的基本生活都受到莫大影響,短期內似無趨緩的跡象。

九月二十一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公佈了這次病毒大流行的起源與中共、「世界衛生組織」(WHO)所扮演角色的最終報告。報告的結論直指:若中共不掩蓋,大流行即可避免。翌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聯合國成立75年大會上演講表示,聯合國必須要求中共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的疫情負責。

中共肺炎自去年十二月爆發後,中共從地方到中央不但掩蓋疫情、抓捕傳播真實信息的醫護人員,還宣稱疫情「可防可控」、無「人傳人(person to person transmission)」現象等不實消息,致使疫情迅速擴大到中國大陸全境及其它188個國家。

中共病毒延燒九個月,是百年一見的瘟疫。百萬人死亡,就是百萬個家庭的椎心巨痛,更是全社會的共同損失,我們從這場世紀浩劫中,能獲得甚麼啟示並學到甚麼教訓呢?

一、認清中共的本質

2004年問世的《九評共產黨》一書明確指出,中共偽政權歷七十載,充滿了鬥爭、屠殺、謊言和恐懼;任何讓它丟臉的事情,中共的第一反應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盡其所能保住顏面。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它不斷掩蓋事實,不讓外界明白真相;在沙士(SARS)傳染病的處理上,它在欺瞞中使問題蔓延和惡化;關於中共肺炎的起源、如何傳播,中共應對的制式反應,都與前述如出一轍,這是中共典型的流氓耍賴模式。

眾所周知,二十餘年來中共全面滲透各類國際組織,手段包括提高捐款額度、賄賂官員,向國際組織的所在國施加壓力等。中共肺炎爆發後,「世界衛生組織」回應疫情異常遲緩,備受外界指責,咸認其受到中共的滲透,有以致之。特朗普總統曾多次公開表示,這次病毒大流行歸咎於中共,也批評世衛組織蓄意偏袒中共、延誤預警,導致病毒氾濫全球。

從數據分析與歸納發現,中共肺炎向世界擴散的路徑,總是依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攀沿。在這場瘟疫中染疾或不幸喪生的個人,很多是共產黨員;而疫情最嚴重的幾個國家,過去數年明顯都是親共者,沒有例外,凸顯瘟疫有眼,選擇性極強──直指各國與中共的關係,以及個人與中共的關係。

近期澳洲政府嚴厲打擊中共影響力和滲透行動,並率先呼籲對病毒起源進行獨立的多邊調查,中共竟對澳洲出口採取懲罰報復,徵收一系列選擇性關稅。澳洲駐美國大使辛納迪諾斯(Arthur Sinodinos)強調,除了與中共對抗之外,澳洲堅守原則,沒有別的選擇,已經準備好承擔相應的經濟代價。澳洲政府秉持大義、不忌憚強權,正是對抗專橫霸道者的態度典範。

二、莫謂「事不關己」

對於中共肺炎的瞬間蔓延,中共最關心的不是「這事發生了嗎?」它只在意這件事情是否影響政權穩定。中共一開始就刻意忽略疫情的嚴重性,包括李文亮醫生與病毒專家閻麗夢等「吹哨人」的示警,它從未嘗試解決問題,這種「故意視而不見」,被公認應該承擔刑事責任,國際社會不可輕縱它。

人們應該汲取的深刻教訓是,不能無視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的侵犯人權行為。有人可能認為我們可以無視中共迫害法輪功與活摘器官,因為這是發生在中國的事情,和自身沒關係。但這次中共病毒襲擾全球,正是蒼天回應此般自私思維的展現。

直言之,如果世界上的其它國家在對待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議題上,能更積極地對抗中共歪曲事實、掩蓋真相、混淆視聽與顛倒黑白的做法;如果當初在對待中共活摘器官暴行時,全球能堅持要求中共透明化及實施問責制;那麼今天世人就不會遭逢這場中共病毒的恣意蹂躪;對於中共蔑視人權、戕害信仰與活摘器官,我們現在正在飽嚐長期以來漠視中共這些滔天罪行的苦果。

中共各級公檢法人員昧於現實利益,寧可出賣良知,也要殘害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但世人的自私與冷漠,推波助瀾之下,讓這場迫害延續至今逾二十一年。惻隱之心,人皆有之。缺乏人性中的悲憫,自然難獲上天的憐慈;中共肺炎疫情目前尚未趨緩,格外讓人慨嘆。

三、台灣成功抗疫之道

我們共同生活在「地球村」,病毒並無國界之分,對全世界都是威脅,無知是恐慌的最大來源。傳染病的早期發現和預防上,全球警戒(global alert)十分重要,處理疫情務求透明(transparency)、不可隱匿,與各國分享(sharing)與合作(cooperation),台灣成功抗疫的故事頗值得借鑑。

2003年,台灣爆發了SARS疫情,對於病因是甚麼、如何診斷與治療、死亡率多少,都毫不知悉。即使把病例資料報告給WHO,也沒得到回應。因為台灣長期被排除在全球防疫網絡之外,後來透過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取得病毒株,一起努力才控制了疫情。

對台灣而言,當年SARS時失去了即刻控制疫情的機會。鑑往知來,記取教訓,其後辦了很多與全球公共衛生及防疫有關的訓練,例如登革熱(Dengue Fever)、寨卡病毒(Zika virus)、病媒蚊與急性傳染病防治等,逐漸累積了寶貴的經驗。

今年一月初,台灣一聽聞中國武漢出現了不明肺炎疾病,立即召開「傳染病防治諮詢委員會」,對疫情保持高度警覺。中共與WHO依舊不提供任何疫情資訊,台灣自己從邊境檢疫(border quarantine)、密切接觸者的居家檢疫 (home quarantine),組建口罩國家隊、研發快篩工具與運用大數據科技等,把握黃金時機,從而防微杜漸,即時控制疫情,並樂於分享防疫經驗,慨捐各國醫療物資,最終創造了舉世讚譽的抗疫佳績,「台灣能幫忙(Taiwan can help)」傳為美談。

四、危機也是轉機

中共肺炎由最初的易控,演變成失控的人禍,皆因中共蓄意隱匿與造假,致使疫情不斷延燒、惡化,憤怒的各國民眾看清了中共的邪惡,究責聲浪四宗。中共卻不畏眾議,頻頻以「戰狼外交」的倨高姿態,利用政治、經濟與網絡等手段,藉著軍事演習以擴張勢力或挑起爭端,意欲以其獨裁專製取代西方民主自由的企圖昭然若揭。

數個月來,中共更以「國安法」打壓香港,軍機艦艇武嚇台灣,與印度爆發流血衝突,在南海發射東風導彈,多方挑釁凸顯了它窮兵黷武的霸權野心;還強迫內蒙古學校授課改採漢語教學,新疆集中營關押了上百萬人;強迫西藏人進入「培訓中心」,從事廉價勞動,如同「新疆再教育營」翻版。中共一連串的倒行逆施,引來了國際社會諸多譴責。

正如《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第十八章)所言:「中共不是正常意義上的政黨或政權,它不代表中國人民,而是共產邪靈在人間的代表。與中共交往就是與魔共舞,與中共友善就是在姑息魔鬼、助惡為虐,把人類推向絕路。反過來講,對中共的反擊就是一場正與邪的較量,這不是單純的國家利益之爭,更是為了人類的未來」。

近一年來,美國多位政要明確區分了中共與中國,包括前國家安全顧問約瑟夫‧博斯科(Joseph Bosco)、現任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 Brien)、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和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都嚴厲抨擊中共給美國與全世界帶來了重大威脅,近期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聯手抗擊與圍堵中共,制裁中共成為世界大趨勢。

七月二十三日,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發表演講,呼籲世界聯合抗共,並揭穿了中共聲稱它代表14億人民這一謊言。蓬佩奧承諾,美國不會再任由中共政權綁架中國人民;美國將帶領自由世界,堅定的與中國人民站在一起,共同擊潰中共的獨裁暴政。他強調,「自由世界必須戰勝這一新的暴政」。

很多人以為,打擊中共是一場貿易戰、科技戰、軍事戰與資訊戰,其實這是關乎信仰與理念的正義之戰。美國國際宗教自由事務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近期受訪表示,信仰自由是人類的尊嚴選擇,沒有任何政府有權力干預。中共正發動「信仰戰爭」,將鎮壓模式輸出到海外,危害全球範圍的自由。他說,「威權主義最終都不能擊敗信仰,這是一場他們不會勝利的仗」。

結語:遠離中共,避疫躲災

謊言只能迷惑一時,真相如鐘讓人警醒。中共宣傳的美化工程,以造假掩蓋實情,一味塗脂抹粉,無法阻遏病毒蔓延。為了「維穩」保政權,它壓制真實言論,卻置億萬人命而不顧,足以證明:人禍猛於天災,無怪乎睿智賢者都將「武漢肺炎」正名為「中共病毒」。

藉著中共肺炎的發展軌跡,很多人看清了中共是世上的撒旦,是危害人間的禍根,更是全人類的公敵。舉世只知戴口罩、勤洗手與遠離密閉空間,有幸能躲過病毒。當今醫學界企盼研發疫苗,以躲過病毒之害。但拯救生靈的靈丹妙藥,其實只在一念之間。追本溯源,最急迫的是剷除中共毒瘤,早日擺脫紅魔烙印,方可遠離瘟疫之禍。

歷史總是留給後人寶貴的智慧,自古以來,社會禮崩樂壞、道德淪喪之際,往往伴隨著瘟疫的流行。只有從內心回歸道德與良善,才能獲得神佛的護佑。當今很多中國人的親身經歷驗證了:只要退出中共相關組織,就能逢凶化吉。平安走過劫難是世人的共同心願,能否得到上蒼護佑而免於瘟疫災厄,就在那關鍵的一念。

中共當局的隱匿疫情、世衛組織的包庇縱容,釀成了這場世紀災難。尊重生命與維護人權,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原則,中共的邪惡作為嚴重牴觸了普世價值,全世界的人都應該嚴厲譴責和抵制它。國際社會可以啟動《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直接制裁作惡的官員,把彼等列入究責名單中。世人都能堅持正義,中共就難逃法律究責,方能重整國際秩序,早日恢復清明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