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以來,中國南方持續強降雨,而此時正是秋糧中稻成熟收割期。但因為雨水過多,即將成熟的稻穀有的發出新芽,有的成了秕穀。有農戶表示,上半年早稻因洪災絕收,下半年因雨水過多秋糧大面積減產,豐收無望,農民欲哭無淚。

大陸媒體9月25日報道,持續南方大部地區的降雨9月24日暫歇一天後,雨勢再起。中央氣象台預計,9月26日,湖南南部、廣西中北部、江西南部、廣東沿海、西藏東南部等地有大雨或暴雨;9月27日,降雨有所減弱,但從9月28日開始,南方雨勢又將展開,西南地區東部、江南中西部、華南多陰雨天氣,大部地區有小到中雨,局地有大雨或暴雨。此外,北方地區9月28日之後受冷空氣影響,西北地區東部、華北、東北地區先後有小到中雨,局地大雨。

江西上饒鄱陽縣農戶陳先生告訴大紀元,當地持續降雨半個多月,即將成熟的稻穀由於下雨來不及收割,有的已開始發芽,有的成了秕穀(不飽滿的稻穀),造成稻穀大面積減產,秋糧豐收無望。

「江西水稻有三季稻,5月1日之前栽(種)的叫早稻,7月收割,8月1日之前栽的叫晚稻,到10月收割,這是兩季,介於早稻和晚稻間的叫中稻,6月份栽,9月份收割,(但)收割期連續下了半個月的雨,有些倒伏的稻子在田里已經發芽了,沒有倒伏的也蔫了,(稻穀)大面積減產。發芽了的稻穀基本上是加工不出來大米的。」

2020年上半年早稻因洪災顆粒無收,下半年又因雨水過多而大面積減產,「農民早稻損失了,本來中稻可以把它(損失)彌補過來一點,現在中稻繼續也是一樣受災了,農民又陷入一個歉收的季節,欲哭無淚。」陳先生說。

調查顯示,中國中稻主要分佈在東北稻區、西南稻區和長江中下游稻區,2019年種植面積約為3.04億畝。

近期,黔東南下雨多日,老百姓的穀子已經發芽。(網絡)
近期,黔東南下雨多日,老百姓的穀子已經發芽。(網絡)

不僅僅是稻穀產量銳減,其它農作物失收也成定局,「像棉花(收成)也不行,棉花、芝麻2020年收成都不好,是災年。特別是棉花,一般需要陽光,(因陰雨天)棉花收成不好。」陳先生說。

資料顯示,鄱陽湖區是著名的魚米之鄉,周邊的鄱陽縣、余干縣、新建區等都是江西的產糧大縣。

陳先生說,由於是種糧大縣,老百姓以種糧、賣糧為生計,「(當地人)除了糧食沒有任何收入,年輕人就去浙江、福建等沿海城市去打工賺點錢,家裏的老人家就種田。(現在)打工的錢也難賺,工資也不高。」

陳先生表示,上半年洪水過後經濟沒有恢復,生意蕭條,生活艱難,「生意很蕭條的,連景德鎮中心城區鬧市區現在店面至少有一半都已經關門了,生意都不好做,以前(的店面)都是供不應求的。」「開店做生意的也有好多虧本的,經濟很蕭條,景德鎮的瓷器生意很不好做,我幾個朋友的瓷器生意都是慘淡地經營,生意很慘淡。老百姓都在感嘆,今年的錢不好賺。」

物價也上漲,豬肉大米都漲價了,陳先生說,「豬肉(的價格),現在五花腩32元/斤,排骨38元/斤,米也漲價了,像那個不好的大米要賣到2.5元/斤~2.6元/斤,好的大米(每斤)賣到3塊多,前幾天我跟熟人買的大米,50斤米130元。」

陳先生還提到上次被洪水沖走的幾棟樓的情況,政府沒有補償,都是自己承擔,「像凰崗鎮的,我知道那裏也不賠償,當時凰崗被洪水淹了一層多,那個時候,當地的政府鄉幹部沒有一個上門慰問,也沒有得到政府的一分錢救濟,沒有救濟款的。」

陳先生說,政府不管老百姓生活,卻花錢作假搞面子工程,「現在搞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和創建全國衛生城市。(前幾天)中央檢查組來檢查,(他們)造假,(把)骯髒不堪的地方用塑料草皮把它蓋起來,以應付中央檢查組的檢查。老百姓都在講,共產黨專門做假事,(其實)創建文明衛生城市那都是官方的事,與老百姓沒有關係。」

陳先生還表示,二十多天前還發生了景德鎮的貨車司機罷工,到市政府請願,抗議交警罰款太重,「不能超載,現在到處都是錄像頭,老百姓開貨車超載,交警罰款罰得太重了,開貨車的司機也是難以維持生計,後來有兩三百人去到市政府請願。」

現在「中共離心離德,老百姓怨聲載道。」陳先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