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疫情持續下,中國(中共)中央嚴打資金外流,使澳門博彩業面臨空前危機。過去兩個月,用作大陸豪客賭錢用的「貴賓廳」戶口相繼出現擠兌。業內人士估計,撤資規模達到10億美元。部份「貴賓廳」更一度傳出限制提款,引起恐慌。

中國當局上月採取措施打擊資金外流,被認為矛頭指向澳門的博彩企業,導致當地早已出現的撤資潮進一步加劇,以博彩中介人形式經營的賭場「貴賓廳」首當其衝,部份「貴賓廳」更傳出限制提款甚至倒閉,一度出現擠兌人龍。

關注博彩業的澳門媒體人崔子釗表示,現金緊張下,近期「貴賓廳」相繼調整兌換「現金碼」,這猶如銀行擠兌一樣,引起民眾恐慌。

崔子釗:「它有設定現金交易的上限。有些賭場是300萬,有些是200萬左右。超額的話(貴賓廳)就要提供巨額交易報告。(賭客)用現金碼兌換現金的時候必須有『娛樂』的交易,就是說,你要參與博彩。因為它擔心錢是怎麼來的。最重要的目的是限制資金流動。對於中國當局來講,現金流動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因為它沒有紀錄。」

疫情影響沒有人能運送現金到澳門賭博

以往澳門博彩業主要依靠陸路運送現金過關,但封關影響運輸,加上大陸嚴厲打擊洗黑錢,緊盯銀行戶口大額交易,以大陸豪客為對象的「貴賓廳」只好另想辦法。

崔子釗:「澳門的『貴賓廳』一個很重要的作用就是借錢給豪客去賭錢。賭客輸光了錢回到中國(大陸)之後,『貴賓廳』會有人到中國去找他還款,然後以各種方法去運回來,但是中國的限制越來越多,所以它可能會透過一些『地下錢莊』把錢匯到澳門,但是這樣的話會有手續費。手續費對依賴貸款收利息的這些『貴賓廳』來講,會影響到它的利潤。」

澳門是全球最大的賭場樞紐。根據媒體報道,走資潮實際的金額高達10億美元以上。

崔子釗:「『貴賓廳』帳戶的存款動輒數千萬港幣,從7月到現在算他每個人是一千萬港幣,計算下來有10個億的美元其實是合乎常理的。因為很多客人以前很願意把很大筆的錢存在『貴賓廳』,因為是有利潤的。經濟好的時候,貴賓廳會提供2%到3%的利息,但是現在面對大陸的打壓,他們可能很擔心這些『貴賓廳』會不安全。」

澳門庫房收入幾乎全依賴靠賭業

上月珠海、廣東及其它省市逐步恢復澳門個人遊「自由行」簽注,但當地博彩業未見明顯起色。根據官方數字,上月博彩收入同比下跌95%,已連續下跌11個月,而且連續5個月,同比跌幅超過九成。

澳門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區錦新表示,封關下澳門賭業慘澹,經濟面對空前危機。

區錦新:「去年整個政府公共開支是一千一百多億,博彩稅收則有一千二百多億。基本上(澳門)政府的稅收是來自博彩業的,今年疫情下博彩收入減少九成多,相應博彩稅收可能100億也不到的情況下,對澳門整個政府影響非常大,今年以來,我們是以過去20年累積下來的幾千億來支持政府運作的。」

據了解,貴賓中介行業約佔澳門博彩業總收入50%,去年達到365億美元。業內人士期望,周三(23日)全面恢復大陸遊客自由行,有助博彩業從谷底反彈。#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