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大選的臨近,前副總統喬‧拜登和民主黨人正在抓住特朗普總統公開承認淡化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危機的話題。特朗普說,他不想製造恐慌。而喬‧拜登則從一開始就對特朗普的疫情應對措施肆意撒謊,試圖引起恐慌。

喬‧拜登的競選活動經常告訴美國人,我們正面臨著「日益嚴重的公共衛生危機」,人們可以在他的競選網站和演講中找到這些話。

面對危機,總統該怎麼做?總統是應該激起恐懼還是安撫美國人的緊張情緒?換言之,總統應該告訴美國人「我們唯一需要恐懼的,是恐懼本身」,還是說些會導致「毫無道理的恐懼使必要的努力化為泡影」的話。

世人所知的「恐懼本身」這個詞是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總統說的。很少有人記得他在同一次演講中對「毫無道理的恐懼使必需的努力化為泡影」所作出的警告。在說這些話的時候,羅斯福不僅淡化了恐懼,而且還明白,領袖更多是身體力行,而不是光說不練——行動很重要。

自2020年1月以來,特朗普總統採取了必要的努力,正在達到羅斯福總統任期以來最大規模的政府應對行動。對這一點的真實認可始於福奇博士(Dr. Fauci)2020年4月13日的評論,即特朗普總統每次都遵循專家提出的健康建議。

事實上,特朗普總統在這些建議之前就已採取了行動,限制來自中國的旅行。喬‧拜登對禁令的反應是指責特朗普「歇斯底里的仇外心理和散佈恐懼」。拜登的反應顯然是為了宣揚「毫無道理的恐懼使必要的努力化為泡影」。

儘管如此,特朗普總統繼續在五大領域採取行動:

1. 宣佈中共肺炎疫情為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2.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進行了規模最大、最昂貴的全國總動員,以提供所需的個人防護設備,並確保有需要的美國人都能用上呼吸機。

3. 迅速擴大測試範圍,迄今已進行了9300多萬次測試。

4. 實行史無前例的薪水保障計劃(PPP),並向小企業和勞工提供中共病毒救濟金。

5. 領導了一項被稱為「曲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比光速還要快的速度)的全球項目,旨在為世界提供新冠疫苗。

總的來說,包括美聯儲在內的聯邦政府已經花費了近5萬億美元來解決中共病毒危機。那是多少錢呢?整個2020年的聯邦預算約為5萬億美元。換句話說,為了中共病毒疫情,聯邦政府2020年支出翻了一番。

針對這一行動,喬‧拜登夜以繼日地對美國人民和世界撒謊,稱:「總統仍然沒有一個計劃。」

這遠不是他唯一的謊言。

拜登還撒謊說,他1月份呼籲美國專家去中國,並說特朗普總統「沒有努力」讓醫學專家進入中國。事實上,拜登直到2月25日才要求美國專家前往中國,而那時美國已經有人員在武漢了,武漢正是大流行的發源地。

拜登還撒謊說,特朗普總統拒絕世界衛生組織(世衛)的檢測包。事實上,世衛從未提供過這些試劑盒。拜登進一步撒謊,他聲稱白宮大流行應對辦公室(White House Pandemic Response Office)被撤消了,實際並非如此。

《華盛頓郵報》給了拜登四個皮諾曹。當他指責特朗普總統讓「疾病預防與控制中心(CDC)高級官員禁聲時」,他在撒謊。當拜登聲稱特朗普總統稱新冠是「騙局」時,他們也是在撒謊。

拜登在指責特朗普總統削減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和國家衛生研究院(NIH)的經費時撒了謊。他謊稱自己是第一個呼籲啟用《國防生產法》的人,甚至聲稱他在1月份呼籲使用該法案。事實上,拜登直到3月18日才提出來,而特朗普總統已經簽署了這樣做的命令。

現在,如果有人只聽到喬‧拜登對這些事情的說法,他們可能會認為特朗普總統做得不夠,但有5萬億個原因讓他們被喬‧拜登誤導。

至於拜登的新冠計劃,《華爾街日報》最近將其描述為喬‧拜登的「我也提了新冠計劃(Me Too COVID)」,並聲明「除了強制戴口罩令,特朗普已經在按照喬的建議行事了」。哦,別忘了,拜登最近放棄了他的強制戴口罩的命令和關閉國家的威脅。

事實上,拜登唯一真正的計劃似乎是在競選總統時一路撒謊,讓美國人害怕中共病毒。

拜登這樣做違反了富蘭克林的警告,「毫無理由的恐懼會使必需的努力化為泡影。」 鑒於此,拜登不應該問鼎白宮。相反,特朗普總統應該因為他的行動、他的計劃和他在這場危機中的沉穩表現而得到表彰。

作者簡介:

托馬斯‧德爾‧貝卡羅(Thomas Del Beccaro)是一位著名的作家、演說家、霍士新聞(Fox News)、霍士財經網(Fox Business)和《大紀元時報》的專欄作家,也是前加州共和黨主席。他的著作有《分裂時代》(The Divided Era)和《新保守主義典範》(The New Conservative Paradigm)。

原文Biden’s Outright Covid Lies Are Far Worse Than Trump’s Downplaying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