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長沙市雨花區川河村村民杜正江,因為拆遷及村民生產和生活用地被官員收回,多次進京舉報地方官員。去年當局為罷訪維穩,主動支付8,000元補助其信訪的食宿、交通費;如今卻以此款項欲公訴他敲詐政府。

杜正江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基層政府為了利益害公民,現在他們準備以我拿的那8,000元補償來定罪,補償給我的變(我敲詐政府)犯罪了。公安局說已將案子交由檢察院準備公訴我。」

他說,「19日,我被傳喚至檢察院做筆錄,我把許多地方都修改了,因為許多都是警察誘供的,他們又要搞我繼續取保侯審。現在雨花區檢察院對我區公安移交的案子有一個月審查期,希望他們別搞冤假錯案。」

杜正江92歲的母親,因為他的事,在焦慮與壓力下急出了病,已經住院十幾天了。

舉報警察違法辦案遭報復

杜正江,是長沙市雨花區黎托鄉川河村潘家灣組村民。

2017年10月至2019年8月期間,他為房屋拆遷及川河村二安用地事情,多次向雨花區相關部門舉報雨花區公安分局治安二隊第四中隊中隊長王堅剛(警號013877)以權代法,濫用職權對上訪人進行打壓,剝奪公民的基本權利。最後都是交由雨花區及黎托街道相關單位進行處理。

杜正江交付了相關證據,然而,黎托街道紀委和雨花區紀委,均以事實不存在為由不予處理調查。

2018年10月26日,杜正江去北京,被地方政府人員挾持回長沙,在長沙高鐵南站出口他順利走脫。回家後黎托派出所警察楊志爭(警號016826)打電話給他說要處理他。

街道協議給予補助上訪相關費用

2019年2月26日,他和譚陽村村民黎明到達北京,準備去國家信訪局,就在3月1日被駐京辦人員熊斌、楊波和截訪人員周成佳一群人挾持至賓館。

杜正江說,由於他幾次去北京,還沒有去過信訪局和紀委,就被他們挾持回家,所以不同意回家。「去北京幾次花費了2萬多元,他們與街道協商同意給予我補助8,000元,叫我回家再談,可是於3月2日回長沙後,將我帶到黎托派出所問話,強行採血,做筆錄。至次日中午11點才放回家。」

回家前,川河村戶籍警察孫建國(警號013736)對他說:去北京就是違法。「去北京就違法了,這是甚麼邏輯,這就是一個懂法律的警察說的話?」「後來警察隆振元(警號019691)來了也對我說,如果下次再去北京,他就一定要處理我,否則他就不姓隆。」

被刑拘47天頭髮全白了

2019年7月29日,他與鄰村的解明亮、趙斌祥、尹迪輝去北京信訪局途中,在火車上被黎托信訪局熊斌等4人協持至北京一家賓館,然後由截訪人員周成佳等人接回長沙。這次問完話,做了筆錄就放人了。

同年8月26日,他與村民張雪珍、史建國去北京信訪局途中,在火車上遇到合豐村李姓村民,四人在火車上被黎托街道信訪局熊斌等4人挾持。火車抵達北京西站,一下火車出站就被雨花區信訪局和截訪人等十幾個人挾持,非法關押在玉泉營分流中心。

杜正江說,「8月29日,我們一行人被截回長沙,剛出站,雨花區公安局治安二隊十多個警察已經等在那裏,他們強行用警車將我帶至雨花區治安二隊,晚上9點第四中隊隊長王堅剛來給我做筆錄至凌晨3點半;30日上午又來一名警察繼續做筆錄,他問我:還去不去北京信訪?我回答:事情沒有解決不確定。」

「晚上7點,王堅剛帶著一群警察強行對我按手印,後將我戴上手銬送至長沙市第二看守所刑拘。在看守所期間治安二隊警察3次對我進行提審做筆錄,要我在逮捕證上簽字按手印,恐嚇要對我進行判刑1到2年。說我兒子在上學,判刑會對我兒子今後入黨及工作有影響,要我和街道簽訂悔過書(息訪息訴協議)。

「10月2日,他們再次來到看守所,並且打(印)好協議書,還帶上我妻子,要我和我妻子在協議書上簽字按手印(其中有一份保密協議補償我4萬元,我至今都沒有要那錢),說籤了就會放我出來。

「由於我不懂法律,剛進看守所時被牢頭脫光衣服沖冷水,致使我晚上腹瀉去上廁所,又被人用拖鞋在我臉上抽打,精神恐慌,每天基本沒有睡甚麼覺,精神恍惚,心中掛念家中老母親,所以被迫在上面簽了字。10月15日他們才將我釋放,並在取保候審書上簽了字,上面擔保人為黎托街道主任張光祥。

「王堅剛於10月18日才將扣押的手機還給我,將我的信訪材料全部沒收。我被刑拘47天,頭髮幾乎全都白了,給我的心理、身體及精神、名譽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杜正江表示,「現在因為我在網上舉報過幾次地方貪腐問題,是地方政府怕他們收回我們生產和生活用地的事因我敗露,又要拿那8,000元補償費給我定罪,是基層政府為了利益陷害公民。」

記者撥打雨花區公安分局治安二隊第四中隊中隊長王堅剛手機,但都沒有接聽。#

(大紀元合成/訪民提供)
(大紀元合成/訪民提供)

(大紀元合成/訪民提供)
(大紀元合成/訪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