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古思堯被警方逮捕

前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昨日(24日)到中區警署報到時,被警方逮捕,指他涉嫌在去年10月5日,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及違反《禁蒙面法》。黃之鋒由律師陪同錄取口供。

黃之鋒獲保釋後見記者時表示,這是他從去年 6 月以來第三次遭到起訴,但比起關押在深圳的 12 名港人,微不足道,仍會繼續抗爭。

在同案中,社會民主連線成員古思堯也被捕。古思堯原定昨日到瑪嘉烈醫院覆診,最終古思堯在落口供後,及時趕到醫院覆診及見營養師。

警方已正式起訴兩人,案件預定於本月30日在東區裁判法院審訊。‬

另外,三名「反送中運動」抗爭者,因為觸犯所謂「暴動罪」,昨日被區域法院各被判處三至四年刑期不等,三人包括17歲學生李文謙、24歲的梁柏添和51歲保安員龔志遠。

八傳媒工會抗議警方改傳媒定義  考慮提司法覆核

本港八間傳媒工會,昨日(24日)舉行聯合記招,強烈要求警方撤銷內部條例中「傳媒代表」定義的修訂、停止設採訪區和篩選進入採訪區的傳媒。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斥警方「視記者為敵人」,針對整頓記者,又指特首林鄭月娥早前揚言要對傳媒「撥亂反正」,希望業界、公眾看清政權背後的圖謀,團結反對修訂。

副主席陳朗昇表示,現正尋求法律意見,稍後或提司法覆核,並派遣觀察員現場監察警方面對傳媒時的處理手法。

民陣申請「十一大遊行」 

民間人權陣線(民陣)計劃在10月1日(中秋節)發起「十一大遊行」並已於23日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據民陣早前表示,今次的遊行訴求,包括了重申「五大訴求」,並要求釋放12位被中共劫持的香港公民。

昨日(24日),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在會見了警方後召開記者會。

岑子杰表示,這次是在歷次會議中,見到最少警方人員的一次。岑子杰用中共官員常用的術語諷刺這次的會議是:「走一個形式,行一個過場」,他估計「很快會收到警方的反對通知書」。

中聯辦秘密指示議員「向司法鬥爭」

《明報》24日引述消息指,21日中聯辦副主任陳冬、何靖召集親共議員開會。

會後,何君堯在建制派群組中發出會議總結,中共官員要求建制派「敢於鬥爭」,處理司法、教育、社福界「三座大山」。不過,何君堯的披露,引起其他親共議員不滿,據說還引起「西環大怒」。

消息指,會議要求建制派議員「鬥爭」司法機構,要求司法改革「由爭取脫去假髮做起」,又要「恢復法官參加國情班」、「廢除大律師稱銜」、「司法推薦委員會人數由9人增加至11人」等。

23日,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發表長達14頁31段的聲明,重申司法獨立等原則,反駁對司法機構的無理攻擊。而民建聯議員周浩鼎,昨日(24日)繼續在電台節目中攻擊法官,鼓吹成立「量刑委員會」,引入司法機構之外的人,為法院設立量刑指引,削減司法機構的量刑職能。 

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昨日(24日)出席本報「珍言真語」節目時表示,做了30幾年大狀,沒有見過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需要寫14頁31段的雄文來保護法院。

他相信,馬道立大法官感覺到一套「有部署、有策略、有執行流程的陽謀」正在施行,目的是打擊香港司法獨立、損害法院的公信力。因為在香港的三權當中,只有司法權沒有完全被中共控制,因此有關做法是要廢掉司法機構的部份武功。

對於親共議員繼續推動成立「量刑委員會」,梁家傑表示,量刑是司法機構職能的一部份,如同斬斷人的一隻腳。在普通法制度下,只有上級法院透過判例向下級法院發出量刑指引,不可能有一個政治掛帥的量刑委員會。

北京再現坦克 傳北京大爆炸涉政變

本月19日凌晨,北京發生連續大爆炸,官方稱是煤氣罐爆炸,但真實原因眾說紛紜。

隨後,網絡上又傳出前國家副主席李源潮,20日在家中自殺身亡的消息。

時事評論員陳破空在他的節目中講述說,當地居民反映,這次連環大爆炸至少持續了幾分鐘或者十幾分鐘,火光沖天煙霧瀰漫。很多人都以為是大地震,還有人以為是發生了戰爭。

最新的說法,是說習近平對政敵發動了攻擊,有13名高級人物,其中包括3名中央大員,還有5名高級將領,分成5輛汽車前往順義,試圖從機場逃亡的時候,習近平下令武裝直升機對他們進行進攻,13名「高級人物」都當場被炸死。

陳破空表示,這個說法受到一定的佐證,就是當時大爆炸發生之後,北京居民看到不僅有上百輛的消防車趕往現場,還有很多的救護車趕往現場,更重要的當天有居民看到上空有多架盤旋的直升機。

陳破空分析說,這個情況是很罕見,因為通常發生火災的話,一般不會有什麼直升機飛臨上空。

他表示,報料人還說,在北京發生了新的林彪事件,就是說有人出逃,遭到習當局的報復轟炸。

陳破空說,大爆炸剛剛發生之後,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司法部長傅政華,突然被撤除了國務院的法制組組長職務。緊接著傳出李源潮在家中自殺身亡的事情,就讓這件事情更加撲朔迷離。

另外,網上傳出視頻,說北京大爆炸之後,大批坦克車進駐北京,據說是防止政變。

不過,相關視頻無法認定時間和地點,因此難以證實真僞。

王岐山不救任志強?蔡霞曝內情

中共「紅二代」任志強因多次公開批評習近平,近日被重判18年。

因為任志強與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交好多年,曾一度有傳聞王岐山會出手救助。但熟悉任志強的蔡霞並不這樣認為。
 
蔡霞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因為王岐山之前就有顧忌,他不能和任志強捆得很緊。如果捆得很緊,就變成了任志強在前邊,他就成了任志強的後台。
 
她強調,任志強和王岐山的目標不同,任志強是想讓中國走向自由民主,要改變這個制度,但王岐山不是。
 
報道說,對於這個說法似乎並不讓人意外。3月份,任志強失蹤之後,就有人說,王岐山與習近平是命運共同體,如果習近平槍斃任志強,王岐山就是第二個補槍的人。
 
也有港媒引述北京消息說,任志強被捕後,觸怒習近平,以致北京下令「任何人不得插手,不能介入,不能求情」,王在某種程度上已經靠邊站了,對習沒有什麼制衡。
 
德媒分析說,疫情初期,由於中共瞞報、輿論封鎖和封城而造成的災害,讓中國社會對習近平有太多的憤怒,自由派借著這種民意,直接發起了對習的挑戰。任志強在此敏感時刻發文批習,令習認定背後存在一個黨內反習勢力。

清華自稱「建成世界一流大學」

中共教育部近期要求多所高校密集開展首輪「雙一流」建設總結工作。

9月21日,清華大學官網發消息稱,「雙一流」周期總結大會的評議專家組一致認為,清華大學已經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大學。

北京大學也稱,北大全面實現了「雙一流」建設目標;接著中國人民大學也表示,整體進入世界一流大學行列。

所謂「雙一流」建設是指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

由於中共認定的「世界一流大學」指標不詳, 清華大學教授郭于華嘲諷:「自娛自樂,國際笑話」。
郭于華對自由亞洲電台分析說,這種在政治指導下的高校排名意義不大,等於是用權力來排,看不出學術水平,也看不出創新能力,只能看出「權力遊戲」。

大陸高校的封校方式引發抗議

大陸高校因「疫情」而一刀切的封校方式,也引發學生越來越多的不滿和抗議。

9月20日,西安外國語大學學生抗議封校措施,在宿舍內集體吶喊近30分鐘。引發外界關注後,校方緊急開研討會處理事件。

網上傳出「國安部定性」的消息,稱西安外語大學抗議,是「國外勢力挑唆」導致,上升到政治層級。有消息說,該大學全校老師將對各寢室進行巡查,抓捕喊樓的學生。

緊接著,廣州理工學院的大學生,也發聲集體吶喊、控訴不滿的事件。

9月21日,合肥工業大學學生因為「十一」只放一天假,及校方的封校管理,引發學生在宿舍集體吶喊,要求放假。

南寧師範大學武鳴校區的學生表示,封閉管理期間學校食堂坐地起價,同學極度不滿。

廣東醫科大學學生,也通過多種方式抗議學校圈錢,包括「天價水電費」等,甚至給出「五大訴願 缺一不可」,並且寫到牆上,但未明確這些訴求是否同封校有關聯。

中共10萬億元芯片「大躍進」 恐難逃失敗命運

為了爭奪全球領導地位和能在美國的制裁下存活,中共加速爭取開發關鍵技術。

彭博社引述中共信息產業發展中心的數據說,在習近平的「親自指揮」下,中共將在到2025年的六年中,投資人民幣近10萬億,促進5G、AI、IoT、數據中心、移動通信等項目的發展,並發展人工智能軟件來支持自動駕駛、自動化工廠和大規模監視。

各路利益集團,已經開始盯上這塊大蛋糕。截至本月初,中國大陸已註冊了138,000個芯片設計公司,大多數是在最近兩年成立的。

財新網9月分析,中國芯片業面臨可怕的「人才荒」,導致薪資飆升,而且大部份企業卻是缺乏經驗的年輕企業,可能陷入「人才浪費」的惡性循環,即少數人才不斷跳槽。

彭博社的報導說,中共建過很多大撒幣、但收效甚微的項目。如太陽能產業、電動車產業,都曾在政策引導下,一窩蜂跟風而上,進行大躍進,結果造成產能過剩和資源浪費。

前幾天,中共媒體還登出「84歲老太研製出芯片,讓美國坐立難安」這樣的「新聞」,招致網友怒懟和譏諷,「想芯片想瘋了」,諷刺現在是瘋狂跨入「大煉芯片」的年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