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4日(周四),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突然放出消息,稱中共已經禁止兩名澳洲學者入境中國大陸。而實際上,這兩名澳洲學者沒有去中國的打算,也沒有去中國的簽證。這與兩名中國學者的澳洲簽證被取消完全不同。

被環球時報提及的這兩名澳洲學者是澳洲查理斯‧斯圖亞特大學公共倫理學教授咸美頓(Clive Hamilton)以及澳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研究員周安瀾(Alexander Joske)。

此前,澳洲政府根據澳洲安全情報局的建議,取消了兩名中國學者的簽證。這兩名學者是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澳洲研究中心主任陳弘、北京外國語大學澳洲研究中心研究會主任李建軍。

之後,澳洲廣播公司駐華記者伯特爾斯(Bill Birtles)和澳洲金融評論報駐華記者史密斯(Michael Smith)遭到中共警察半夜敲門,幾經波折終於脫身返回澳洲。

得知咸美頓教授和周安瀾被中共禁止入境後,伯特爾斯在推特上發文說:「令人不解的是,與兩名持有澳洲簽證的中國學者不同,周安瀾和咸美頓都沒有(中國)簽證,也沒有申請去中國。」

推特網友「最幸福的鴨嘴獸(Happiest platypus)」留言說,「他們(中共)還能再孩子氣些嗎?看上去那個地方就像是6歲小孩在當家作主。」

另一位推特網友「三重鋁(Triple Aluminum)」留言說,「看上去你們是挖了中共的祖墳了?」

環球時報給這兩名澳洲學者貼上了「反華」的標籤,聲稱他們對中共滲透澳洲的研究成果是「污衊」。

去年11月,周安瀾曾發佈了一個名為「中國國防大學追蹤器」 (China Defence Universities Tracker)的數據庫。92所中國大學和研究機構被認為對澳洲國家安全構成「很高風險」,還有23所中國大學被列入「高風險」級別。備受中共推崇的「國防七子」均被該數據庫收錄。

周安瀾認為,澳洲高校與這些中共背景深厚的大學進行合作,不僅將澳洲國家安全置於風險之中,還可能淪為中共迫害人權的幫兇。他還警告說,拿著巨額國家撥款的澳洲大學應該避免與這些國防類大學合作。

咸美頓教授的著作《無聲入侵》揭露了中共對澳洲的影響滲透,該書的內容經常被澳洲媒體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