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9月24日。

昨天,9月2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向1961年參加過古巴豬灣事件的老兵講話,宣佈新措施,對古巴繼續施壓。美國為什麼對古巴如此在意?特朗普又為什麼,選擇現在對古巴老兵講話?這涉及到美國的歷史,美國門羅主義傳統,以及當下的政治現實。如果要了解美國,想要理解美國的政治,古巴事件是一把重要的鑰匙。

首先,特朗普講話的對象,是20多位參加孤立豬灣事件的老兵。所以我們先說一下美國人對老兵的政策。

咱們先講一個故事。廣州附近有一個從化縣,出的荔枝非常好,還有一個溫泉,以前很多中共領導人都在這裏住過。離那個溫泉不遠的一個地方,在80年代出過一件事情,當時造成不小的影響。

一個當地的農民,去了美國駐廣州領事館,拿出了自己的美軍軍牌。這是一件大事,美國人當然極為重視,當時就安排這位農民駐在廣州東方賓館,然後通過美國國防部,證實這個農民確實是美國的老兵。

原來,這位老兵年輕的時候下南洋,在菲律賓謀生活,二戰末時期,美軍擴軍,他當時不到20歲,加入美軍,成了部隊裏面的廚師。到1949年,他回從化看家人,結果陰差陽錯,共產黨來了,他沒辦法回去了,只能留在廣東,當然,隱瞞了當過美國兵的歷史,在鄉下娶妻生子。

直到80年代,中美建交,美國在廣州開設領事館,他才回去要求承認。美國人一直把他當成了失蹤士兵,結果現在找到了,變成了國防部的一件大事。很快,他被安排回美國,在洛杉磯下飛機的時候,美國國防部副部長親自迎接,還活著的那些打過太平洋戰爭的老兵,四五十人到機場去接他。你可以想像那時的情境,一個廣東的老農民走下飛機,下面美軍列隊行禮。後來國防部給他補工資和退休金,那是一大筆錢,全家都去了美國。

說這個故事,是想說美國對老兵的態度。因為昨天特朗普在白宮,就是對當年古巴豬灣事件的老兵講話的。當然,特朗普更重要的事,是宣佈對古巴進行新一輪制裁,包括禁止美國人下榻古巴政府持有的產業,以及禁止古巴雪茄與烈酒進口美國。在這次講話中,特朗普特別強調,美國不會搞社會主義。

在美國的對外關係中,如果說伊朗是美國最痛恨的國家,古巴大概是第二了。過去70年,美國基本維持了對古巴的嚴厲封鎖,這裏面的愛恨情仇,如果不知道美洲的歷史,就很難理解。

古巴這個國家,和美國的關係錯綜複雜,因為古巴獨立,根本就是美國人打出來的。

1895年1月,流亡美國的古巴人何塞馬蒂,號召古巴民眾起義,和西班牙作戰,他自己回到古巴指揮,這個何塞很厲害,也很有人氣,但第二年就戰死了。但古巴獨立戰爭沒有結束,不過古巴起義部隊,打不過西班牙正規軍,只能佔據鄉村。

到1898年,美國緬因號戰列艦,在夏灣拿港爆炸沈沒。這艘軍艦,是去保護美國僑民的,美國因此介入古巴獨立戰爭,後來發展成為美西戰爭。

西班牙戰敗,交出了菲律賓、波多黎各、夏威夷,和古巴。古巴執政權力,直接交給了美國,1902年,美國承認古巴獨立。

說到這裏,就必須談美國的門羅主義。

占士門羅(James Monroe),是美國第五任總統,也是美國簽署獨立宣言的人的最後一個當總統的人。

1823年12月2日,門羅在遞交國會的國情咨文中,提出美國應對美洲的事務具備掌控權,歐洲各國,不得再在美洲進行新的殖民活動,但是美國尊重現有的歐洲在美洲的殖民地,也不會介入任何歐洲事務,舊世界與新世界互不干涉。這就是著名的美國孤立主義政策,也叫門羅主義。

當然,後來美國加入兩次世界大戰,還成了世界霸主,不但介入歐洲事務,也介入全球事務,但其它霸權介入美洲事務,美國人仍然非常非常敏感,這就是門羅主義的影響了。

1950年代末期,古巴左傾的革命黨,在卡斯特羅的領導下奪取政權,實行偏社會主義的政策,比如大規模土改,比如把企業收歸國有。當時古巴大量的製造、加工和旅遊業等等都是美國公司,國有化涉及美國公司的,有250億美元之多。美國極度不滿。

所以1961年,中央情報局僱用訓練了1,500名在美國的古巴人,於古巴豬灣登陸。它的計劃是,這1,500人的部隊,搶佔一個機場,然後流亡美國的古巴流亡政府回去,發電報請求美國出兵,這樣美國就可以名正言順動武了。

結果,中央情報局裏面有蘇聯的特務,情報洩露了。豬灣登陸的部隊被十幾倍的古巴軍隊包圍,機場拿不到,後勤還斷了。當時美國的總統是甘迺迪,他否決了直接出兵的建議,所以豬灣的軍隊全部被俘虜。

這就是著名的豬灣事件。之後,古巴全面進入蘇聯的共產主義陣營,接著就是古巴導彈危機。古巴導彈危機美蘇的妥協,有表面的,也有私下的。表面的就是蘇聯不再在古巴部署導彈,私下的,是美國承諾不再派兵入侵古巴,不在土耳其部署核武器。

但那1,000多被俘虜的豬灣登陸士兵,後來大部份被放回美國了。美國政府為此交了6,000多萬盧比的「戰俘健康」費用,其實就是贖金了。這是美國政府歷史第一次繳納贖金。

甘迺迪第二任當總統的時候被暗殺,有很多人認為,可能就是這些豬灣的士兵幹的,他們痛恨甘迺迪不肯出兵。

美國對自己的後花園,有一個共產主義政權耿耿於懷,所以一直對古巴封鎖制裁。

在奧巴馬任內,他和古巴有接觸,達成了某些默契,宣佈雙方關係破冰,2015年恢復邦交。但特朗普推翻了這個決定,對古巴祭出緊縮旅遊與限制匯款等製裁。

古巴的共產黨政權和其它共產黨政權一樣,都是以嚴厲控制為基礎的。結果有大量的古巴人流亡,逃出古巴。

全世界任何人,如果到美國申請政治庇護,都需要背景調查,短則幾個月,長達好幾年,非常困難。但只有古巴人,只要你是古巴人,到美國馬上就給身份。

1980年,古巴出現大規模逃亡潮,一年內就有12萬人逃跑。當時有古巴的運動隊出訪,一個棒球隊,最後回國的只剩下領隊和隊醫,其他人都跑光了。他們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要求去美國的。

在美國境內,這些古巴人是最反共的一群人。他們主要住在弗羅里達州,那裏隔著一片海,那邊就是古巴。現在美國參議院中,反共最積極的魯比奧,就是古巴流亡者的後代。

講完了歷史,再談現實問題。

特朗普昨天在白宮講話,重點是凸顯美國持續對抗共產主義,他宣佈財政部將禁止美國遊客下榻古巴政府所持有的產業,以及要進一步限制古巴煙酒進口美國。

特朗普也指責奧巴馬-拜登政府,「對卡斯特羅獨裁政權軟弱,可憐的單方面協議,背叛了古巴人民並使共產主義政權富裕」,特朗普取消了奧巴馬-拜登與卡斯特羅政權間的協議。

特朗普說:「在(古巴)釋放所有政治犯,尊重集會和言論自由,使所有政黨合法化並安排自由選舉之前,我們不會取消制裁。」

特朗普昨天對豬灣登陸那些老兵說,今天在這裏,勇敢的退伍軍人見證了社會主義、激進暴民和暴力共產主義者如何破壞一個國家。現在,民主黨正在我們自己美麗的國家中釋放社會主義。

很明顯,見豬灣事件老兵,提醒大家對古巴的情緒,是為了年底的大選。因為特朗普以反共為旗幟。

我對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問題,有自己的看法。尤其是在拉丁美洲,那個地方,由於西班牙的殖民統治,變成了一個貧富極端懸殊的地區,富裕階層很有錢,而印地安人和黑人卻極端貧困。從中國文化的角度看,所有的事情都有一個陰陽平衡的「度」,一旦事情發展到極端化,就會走向反面。

拉丁美洲很多第一代革命者,其實都是理想主義的,他們大多數出身中產階級,甚至富裕階級,他們認為社會現狀應該改變。但如果採用了共產主義的方法,他們最後基本上都會失敗。

古巴的社會主義制度,是共產專制式的。這從中共中央聯絡部,也就是中聯部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中聯部只和4個國家政黨聯絡,北韓、古巴、越南和老撾。其它,比如津巴布韋,比如委內瑞拉等等,中聯部都不承認是社會主義國家,其實就是不承認是共產專制式的社會主義國家。

所以古巴,是典型的共產專制國家。

特朗普在講話中說:「我們宣佈美國將永遠不是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國家。我將添加『或共產主義』一詞。這是我第一次這樣說。當看到暴徒、搶劫者、無政府主義者,然後看到媒體像傻瓜一樣被利用,很可悲。」

其實,不僅是美國左派媒體,港台的媒體,即使是自由派的媒體,對特朗普和共和黨政府的政策,也多有誤解,甚至報以敵意,這一點實在是相當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