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紀錄片《佔領立法會》及《理大圍城》原定從9月21日起,一連三晚在香港藝術中心放映。開映前2小時獲電檢處通知電影評為III級,且需加標明影片紀錄的事件「根據現行法例可能會構成刑事罪行」。「影意志」藝術總監則斥今次事件是對本港言論自由響起的警號。

由「影意志」發行的香港紀錄片《佔領立法會》及《理大圍城》,在月初遞交申請時,就遭電檢處多番刁難,被要求在片頭自行加上警告字句「內容或有誤導成份」,否則不能放映。最終片方在放映前2小時獲通知電影被評為III級,未成年人士需要當場安排退票。

「影意志」藝術總監崔允信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指,本來這次放映沒有做太多的宣傳,但現在因電檢處的要求反而令更多人知道了這套紀錄片,電檢處指影片紀錄的事件「根據現行法例可能會構成刑事罪行」,而《理大圍城》則「部份內容或評論亦可能未獲證實或有誤導成份」。他又反問,哪有創作人會指自己的紀錄片有「未經證實或誤導」的成份呢?他形容這次的事件是對言論自由敲響的警號。而事件至今,電檢處人員仍無法交代哪些部份屬「誤導或未經證實」。

崔允信說:「電檢處拒絕他們在告示前加上『此屬電檢處要求』的字句,是不公平的;「但如果我們不加,就拿不到放映的許可。所以我們做的事都很正常,就是拿到許可後就告訴大家這句告示不是我們的,而是別人要求我們加上去。」並且表示會繼續上訴。

崔允信亦透露,紀錄片年初曾在香港獨立電影節放映,當時是IIB級別。但「國安法」生效後再次放映,電檢處則要求加告示及評為III級。

梁錦祥則在他的評論中說:「對於我們這些老影癡來說,『三級片』只有一個意思:『鹹片。』但時移世易,今天『三級片』多了另一重意義:『政治』;我們這些老影癡對禁片、禁書更是趨之若鶩,凡『禁』字當頭必定追看。『雪夜閉門讀禁書』,人生一樂事也。」

他又指:「政治審查一旦在文化工業的土壤生根,創作者就會自我閹割。在理想和麵包之間只能選擇後者。這是最有效力的政治審查。而事實上落手審查、自我閹割的正是一批接受西方思想、電影理論薰陶的電影人。」他在文章的最後慨嘆道:「曾幾何時,我們都很喜歡看港產劇情片,例如徐克的《第一類型危險》。此情只待成追憶。」

網友則留言:「受到政權的打壓越大, 越證明這套電影爆出的是堅料。 這根本是電檢處送的CREDIT. 認真多謝電檢處!」

也有留言稱,因為警察暴力行為屬三級暴力情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