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9月22日,15歲少女陳彥霖被發現赤裸浮屍於油塘魔鬼山海面,警察稱死因無可疑。今年9月22日,大批市民來到陳彥霖生前讀書的調景嶺知專設計學院門前,參與流水式悼念活動,向陳彥霖遺像獻花。大批警員到場驅趕市民,並用橙色封鎖帶包圍記者。

陳伯表示夢見彥霖 盼沉冤得雪

前來拜祭的陳伯一邊哭一邊對本報記者說,今年的某一日他夢見彥霖在哭,並講述自己被幾個兇手脫光衣服侮辱,其中還有她認識的人,將她姦殺後從魔鬼山扔下海。

陳伯表示,夢境很短,但是十分清晰。雖然不能肯定夢境內容真實,但是有種感覺,「莊生曉夢迷蝴蝶」,或許因為自己與彥霖同姓,彥霖冤情無人申訴,所以托夢向他傾訴。

陳伯質問,文化大革命時有很多浮屍漂來香港,但都有穿衣服,有甚麼理由赤條條的連內衣都沒有?

他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一個女孩死得這麼慘,如果是你的女兒,你會怎麼想?我哭了很多次。」他又斥責特首林鄭月娥:「如果這是你的女兒,脫光衣服浸死,你說沒有可疑?你都不去追查?你身為父母官做成這樣,你的子孫將來都可能有報應。」

他又說,希望彥霖沉冤得雪。他強調:「可能我說的也是錯的,但是沒有關係,我希望引起人去追查這件事。」

陳伯表示,曾夢見彥霖向他傾訴慘死的經過。(Ivan/大紀元)
陳伯表示,曾夢見彥霖向他傾訴慘死的經過。(Ivan/大紀元)

中學女生落淚 「沒想到香港變成這樣」

一名穿著校服的中學女生,一邊拜祭一邊落淚。有記者問她穿著校服、戴著校徽前來悼念是否害怕被打壓,她果斷回答:「不怕。」不過她也直言,過馬路時看到大批警員感到有些擔心,於是走到可以被傳媒鏡頭拍攝到的地方,「因為傳媒有一個監察政府的作用」。

她表示,自己與彥霖年紀相仿,對於她的痛苦尤其能切身體會。自己出生在香港,從沒有想到香港會變成這樣。香港沒有了「一國兩制」,變成只有共產黨統治。她指,很多年輕人面對香港的現狀感到痛苦,甚至出現精神問題。

她又談到政府修改教科書,推行洗腦教育,而不讓學生批判性思考。她質問道:「可不可以砍了我們的頭,將裏面的內容拿走?我們還能生存嗎?」

悼念人士在陳彥霖遺像前點上蠟燭。(Chris/大紀元)
悼念人士在陳彥霖遺像前點上蠟燭。(Chris/大紀元)

小豬形狀的燈籠,寫著「沒忘記」。(Chris/大紀元)
小豬形狀的燈籠,寫著「沒忘記」。(Chris/大紀元)

大批警察驅趕市民 包圍傳媒檢查證件

夜晚8時許,大批警員拉起橙色封鎖帶,包圍現場記者檢查證件,並警告前來悼念的市民違反「限聚令」。

警方22日稱,將修訂《警察通例》下傳媒代表定義,不再承認記協及攝記協發出的證件。@

警察用橙色封鎖帶包圍記者,並檢查證件。(梁珍/大紀元)
警察用橙色封鎖帶包圍記者,並檢查證件。(梁珍/大紀元)

一名女士被警員截查後,坐在警方防線前哭泣。(Chris/大紀元)
一名女士被警員截查後,坐在警方防線前哭泣。(Chris/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