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22日,中共紅二代、退休地產大亨任志強被以經濟罪名重判18年,引發輿論譁然。有分析認為,此次審判是政治迫害,也是對紅二代殺一儆百的警告,完全沒有法律可言。

北京時間9月22日上午,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公佈任志強因「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四項罪名被重判18年有期徒刑,罰款420萬元人民幣。

但是,外界普遍認為任志強被重判是因言獲罪。2020年3月初,他私下批評習近平處置疫情不當的文章被公開,內容暗指習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且有「誰不讓我當皇帝,就讓你滅亡」的決心。

胡平:毫無疑問是政治迫害

《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中國問題政論家胡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雖然中共用經濟問題給任志強定罪,但是人所共知,這實際上是政治迫害。

胡平指出,站在任志強的角度考慮,如果他真有這麼多經濟問題,又知道習近平一向以經濟罪名打壓異己,那他早就嚇得老老實實,不敢再發表批評意見。他還敢於直言,也沒讓兒子把財產轉移到海外留後路,就說明在經濟上沒有甚麼問題,有底氣敢這麼做。

2011年12月30日,中共喉舌央視網曾報道,任志強表示自己已拿到審計報告和審計決定書,「沒有任何個人貪污腐敗的問題」,「可以放心卸任,不再為國有資產的直接委託管理承擔法律責任了。」

著名報人、前《中國青年報》「冰點」欄目主編李大同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指出,任志強「是年薪700多萬的董事長,他去貪污做甚麼?」「他已經經過政府非常嚴格的離職審計,這個離職審計是公開向社會報道的,沒有甚麼問題。⋯⋯不是他報道的,是審計機關報道的,你政府自己審計的結果,自己給自己打臉。」

胡平認為,「現在因為習近平畢竟不敢公然地以言論作為罪名來整治任志強,所以要找出別的罪名,但實際上,每一個人都知道因為任志強發表了那些批評他的言論,尤其是在幾個月前很嚴厲的批評,就是因為這件事情。」

胡平還表示,任志強是紅二代,在體制內有許多人脈。他的觀點反映出在今天的中國,黨內、包括紅二代對習近平不滿的是大有人在,所以習才下此狠手,希望能達到殺一儆百的作用。

這一觀點與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的觀點相同。蔡霞在任宣判前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打壓任志強「是要給全黨看的,尤其是給紅二代看的」,目的是「要給大家發警告,是殺一儆百」。

胡平同時指出,這件事「反過來也證明了,他(習近平)實際上現在還是相當的虛弱,不要說民間社會,就包括在體制內、紅二代內都有這麼強大的反對的聲音。」而此次任志強被重判,會引發更多人的不滿,還會進一步加深這種不滿。

人權律師:中共不講法律 親人或為人質

一位中國大陸人權律師向大紀元表示,任志強被重判體現出中共完全不講法律。其對一個人不滿意了,「管你對錯、管你是否違法,只管抓起來安罪名,只管判」。

他說,「按照法律規定,公檢法應該是相互制約的,紀委跟它們之間應該也是制約的,但是現在一個黨統一領導,甚麼都聽黨的,上面指示一下來,公檢法、紀委都按照這『指示精神』幹。」「18年,20年、25年也能辦,甚麼刑都可以辦,說你貪污就是貪污了,說你受賄就受賄了,在整個過程中哪有甚麼公開透明呢?」

此前有報道消息,任志強在被抓後拒絕了家人給他聘請的辯護律師,並聲明自己會替自己辯護。對此,這位人權律師表示,「正常情況都會找律師。在裏面的人,不找律師相信不是他心中所願。長沙公益仨案,吳葛健雄說把自己爸爸吳有水律師辭了,說不讓他爸爸做其辯護人。具體甚麼都不透明的情況下,很難判斷。」

也有消息人士曾透露,任志強的大兒子、秘書與他同時被抓。這位律師認為,任志強在宣判後「服從法院判決,不上訴」的態度很可能與此事有關。他揭露,「幾乎所有的打壓,中共都以被打壓者的親人為人質進行要挾、逼迫,可以說但凡打壓,人質策略都必用。」

與其他著名的政治犯相比較,任志強被判的刑期更長。例如,人權活動家、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於2009年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2019年,「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被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12年。

這位律師表示,中共有這樣的傳統,認為堡壘都是從內部被攻破的,所以對認為背叛了的自己人往往下手更狠。

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認為,任志強這件事毫無疑問是中共內鬥的表現。他說,「內鬥是中共自行滅亡的必然表現。體制外的人反對它,體制內的人也反對它。所以中共無論做甚麼都是死,它每做一件事就把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絞索緊一釦。稍微明白一點的人都在逃離這個邪惡組織,也就是聲明退出這個惡黨。」

諸葛明陽還表示,原本習近平是有機會像前蘇聯那樣解體中共的,但他選擇了保黨。不管他怎麼選擇,中共都一定亡在他手裏,只是他個人的命運如何擺放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