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7日,在北京舉辦的2020年服貿會糧食現代供應鏈發展及投資國際論壇上,與會人員討論維護糧食供應鏈穩定等熱點話題。在這次會議中,北京市糧食和物資儲備局與黑龍江、吉林、遼寧、內蒙古、河北、河南、山西、山東等8個糧食主產省(區)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簽署糧食產銷合作協議。同時,北京、天津和河北三地的糧食和物資儲備局還單獨簽署了重大危機糧食安全協同互助協議。

2020年南方嚴重水災持續3個多月,已經造成夏糧大幅度減產;作為秋糧主產地的黑龍江、吉林兩省近期卻連續經歷3輪颱風襲擊,粟米等農作物受災嚴重;在這種情況下,北京、天津和河北三地簽署重大危機糧食安全互助協議,讓人不禁再次擔憂糧食安全問題。

惡劣天氣 糧食危機浮現

眾所周知,東北三省是中國糧食安全的基石,全國糧食總產量的1/5來自東北三省。

8月27日至9月8日,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裏,第8號颱風「巴威」、第9號颱風「美莎克」、第10號颱風「海神」,3輪颱風連續直接襲擊黑龍江、吉林兩省,因颱風帶來的暴雨和大風等惡劣天氣,已對粟米、水稻等農作物生長造成嚴重損害。

據農業內部機構調研顯示,經過3輪颱風襲擊的黑龍江、吉林和長期乾旱的遼寧,在遭遇系列惡劣天氣後,黑龍江、吉林和遼寧三省大多數地區的粟米產量減產已成定局,大多數的地區減產比例應在20%~30%之間。由於粟米減產已是事實,勢必會造成價格上漲。據財聯社9月10日報道,近期國內粟米價格一路走高,目前已較去年同期上漲了20%。

與此同時,據彭博社9月10日報道,中國可能成為2020年世界上最大的粟米進口國;另據路透社9月11日報道,因為面臨多年來首次真實粟米短缺狀況,中國近期一直在增加美國的粟米進口。引用美國農業部發佈的報告顯示,截至9月3日當周,美國對中國粟米的單周出口為113.7萬噸;而就在7月16日當周,美國對中國粟米的單周出口為196.7萬噸,成為有紀錄以來最大的單周粟米出口量。對比國內外報道和數據,可以看出,中國大陸目前存在的巨大粟米缺口,和因此形成的對粟米進口的迫切需求。

然而,9月11日,中共國家糧食和物資儲備局發佈公告,聲稱今年秋糧種植面積穩中有增,目前長勢總體正常,如後期不發生大的自然災害,仍將是一個豐收年。

果真還是豐收年嗎?

在目前中國大陸的糧食產量構成中,秋糧產量約佔全年糧食的3/4。2020年持續3個月的南方嚴重水災主要發生在長江、淮河和巢湖流域,洪水退卻的地區,由於今年水災持續時間長,洪水過境時間比較長,因此洪水的退去速度比較緩慢,導致沉積非常厚的泥沙。需清理沉積的泥沙和清除洪水沖來的垃圾,根本無法實現中共黨媒宣傳的所謂馬上補種秋糧。因此,以上3個流域的秋糧種植面積很明顯是在減少,不可能實現中共黨媒公告的「秋糧種植面積穩中有增」。

由此可見,秋糧已經指望不上長江、淮河和巢湖流域的糧食主產區了,而近期飽受3輪颱風打擊的東北三省的糧食主產區,因為農作物受損嚴重,也面臨著糧食減產。

在此背景下,中共不斷編造新的謊言來欺騙民眾,在這次會議上,中糧集團指出,由於倉儲不力導致糧食損耗,中國每年僅在儲藏、運輸、加工等環節浪費的糧食總量就達700億斤以上……中糧破解倉儲難題,減少糧食損耗……以上中糧的言論,可以解讀為:糧食夠吃,就是因為農戶私自儲藏不當,導致損耗太大,趕快上繳,讓中共幫你儲藏。然而,細心的中國民眾會問,那麼近期被媒體曝光的中糧儲備倉庫裏粟米堆下面全是沙子是怎麼回事呢?

以上近期中共的種種行為,可以看出中國糧食危機開始浮現。

糧食自給率低 死保大城市

據大陸媒體報道,在2019年中國各省市糧食自給率排名中,排名墊底的地方是北京,然後則是上海,其它依次是浙江、廣東和福建,這些省份的糧食自給率都非常低,根本無法做到自給自足。

既然秋糧無法指望長江、淮河和巢湖流域的糧食主產區,在此背景下,北京有選擇地和黑龍江、吉林、遼寧、內蒙古、河北、河南、山西、山東等8個北方糧食主產區,簽署了糧食產銷合作協議;特別是近期出現3輪颱風直接襲擊東北三省後,北京又和天津、河北三地單獨簽署了重大危機糧食安全協同互助協議。

此時此刻,京津冀三地的重大危機糧食安全協同互助協議,讓人不禁想到1959年到1961年大饑荒期間,為保大城市,而發生的人間慘劇。如,據時任四川省委書記李井泉的秘書陳震寰回憶:1959年到1961年四川大饑荒期間,時任中共副總理鄧小平曾對李井泉下過死命令,鄧表示,四川缺糧也得調糧,死人也只能死四川的人,不能死北京、上海的人……結果造成約1,000萬到1,200萬之間四川人的死亡。

在糧食自給率不斷降低的情況下,中國大陸今年同時遭遇疫情、洪水、乾旱、颱風、蝗蟲等多重夾擊,糧食危機浮現,一旦國際糧食供應鏈斷裂,中國大陸的糧食安全將出現災難性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