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時南海縣有個讀書人叫范進,從二十歲開始考相公(秀才),考了三十年也沒考上,家裏窮得只有兩間草房,老母和妻子吃不上飯,丈人胡屠戶很瞧不起他。五十四歲那年,范進終於中了相公,范進又想進城去考鄉試(舉人),來找丈人商議盤費,被胡屠戶啐了一臉,罵他「癩蛤蟆想吃起天鵝肉」。

范進只好偷偷去考,不想榜文下來,居然中了。馬上有人送了他一所宅子和五十兩銀子。胡屠戶也提著七八斤肉、四五千錢,趕來賀喜。范進包了兩封銀子給了胡屠戶,胡屠戶收了銀子,對女兒說:「我早上拿了錢來,你那該死的兄弟還不肯。我說:『姑老爺今非昔比,少不得有人把銀子送上門去給他用,只怕姑老爺還不希罕哩。今日果不其然!』如今拿了銀子回家去,罵這短命的奴才!」說完,千恩萬謝,笑瞇瞇地去了。

「果不其然」,指事物的發展變化跟預料的一樣。出自《儒林外史》第三回。

~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