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茅台集團日前發佈公告稱,該公司將對貴州高速進行股權收購、償還有息債務等,消息一出,貴州茅台股價應聲下跌逾3%。

9月16日,貴州茅台發佈的第三屆董事會2020年度第三次會議決議公告顯示,公司控股子公司貴州茅台集團財務有限公司開展固定收益類有價證券投資業務,投資總規模不超過其資本總額的70%。

同日,上海證券交易所公司債券項目信息平台發佈茅台集團2020年公開發行公司債券(面向專業投資者)的公告。公告表示,要募集150億資金用於對貴州高速股權收購、償還有息債務、補充流動資金需求等。經貴州省政府批覆,同意將貴州省國資委所持貴州高速部份股權(最終比例以2019年度審計報告確定)轉讓給茅台集團,轉讓價款150億元。

據《21世紀經濟報導》報道,茅台集團成了繼銀行後,貴州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貴州高速)降低高負債的又一條融資通道。

消息傳出後,投資者用腳投票,據大陸豹變21日的消息顯示,9月17日,A股市值最高的貴州茅台股價一度重挫3.9%,收盤茅台跌了3.16%。

茅台股價下跌還引發了整個白酒板塊的震盪。酒鬼酒、山西汾酒均暴跌4%,捨得酒業、瀘州老窖、洋河股份等酒企紛紛大跌。

貴州高速和茅台集團同是中共貴州省國資委100%持股並管理的省屬國企。扣除非經損益後,貴州高速連續三年來一直虧損,且從2019年開始出現巨虧。2017年和2018年貴州高速虧損均不超過1億元,但2019年一下變成虧損14.6億元。2020年第一季度,貴州高速扣除非經損益的利潤為-20億元。到2020年6月底,公司總負債達到2894億。

貴州高速一直依賴政府補貼。公開信息披露,2017-2019年,該企業分別獲得貴州省政府補貼收入4.12億元、4.79億元和16.64億元。

對於茅台集團出資幫貴州高速還債,評論人士文小剛表示,之前貴州高速還能依靠政府補貼生存,但是一旦政府補貼不到位,企業收入下滑,還要償債,公司的窘境就顯露出來看了,這背後折射貴州當局沒錢了,顯示大陸經濟下滑很嚴重,財政收入大幅減少。

據《第一財經》報道,在大陸330多個地級以上城市中,該媒體記者梳理了176個地市2020年前7月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統計後發現,176個城市中,有102個城市出現負增長,負增長佔比近六成。其中下滑幅度最大的除了受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影響較大的湖北各地、哈爾濱、大連外,還有一些能源重化產業為主的城市以及部份產業結構相對單一的城市。襄陽下降了47.2%、十堰下降了36.3%,這兩個城市的下降幅度甚至明顯超過了瘟疫中心武漢。

文小剛表示,大陸經濟下行、各地財政收入減少已成定局,這可以理解為甚麼中共近來高喊要進行混合企業改革,就是當局沒錢了,讓民營企業掏錢入股國企,但還不讓民企有話語權,變相進行「公私合營」,侵吞民營企業家資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