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異議人士劉興聯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接受採訪時強調,要推翻中共暴政,每個人都要從維護自身的權利做起。他認為,大紀元的《九評》引發的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浪潮是對中共的嚴重打擊。

劉興聯是中國玫瑰團隊和中國人權觀察的祕書長,曾協助秦永敏組建中國玫瑰團隊,該團隊是網絡上一個虛擬組織,主張人權至上,全民和解,並促進和平轉型。中國人權觀察,是玫瑰團隊產生的一個實體組織。

2015年,中共以煽動顛覆政權罪將劉興聯非法從海南島的住處綁架到武漢,在武漢祕密關押了1年多。在被武漢公安醫院單獨非法關押期間,劉興聯從未被允許放風,每天不停被提審,後來,因劉興聯病情惡化,已經站不起來,才被放出,並取保候審。2019年7月20日,從台灣尋求庇護的劉興聯先生抵達加拿大溫哥華,目前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居住。

劉興聯接受記者採訪時講述了自己在國內的遭遇和創辦玫瑰網站經歷的磨難。

劉興聯:我協助秦永敏先生組建了玫瑰團隊和中國人權觀察,我們要求進行合法註冊。前後註冊了幾次,都遭到拒絕。這件事證實了中共的虛偽,它不是(自稱)允許結社自由嗎?那麼我們要求合法註冊,它最後就把我們作為敵對組織,進行了取締。玫瑰網站也被中共破壞了。到了加拿大以後,我們的網站又重建起來了,現在還在正常工作。

關於九評引發的三退

記  者:在國內有沒有聽說《九評》和三退呢?

劉興聯:這個事我們都知道。作為我們來說,也是支持大家(三退)。

記  者:現在網上註冊的有3億6千萬中國民眾已經退出黨團隊組織,您怎麼看退黨大潮和《九評》的系列文章的呢?

劉興聯:我覺得這個三退,首先是給中共造成一個心理上的壓力,這個是很重要的一件事。關鍵是中共利用這些黨團組織來把人們綁架到它們的戰車上,所以說,如果大家能夠覺悟,主動的參與到這個三退大潮裡,對它們的打擊也是非常嚴重的。

關於港版國安法

記  者:您也看到現在的形勢變化非常快,尤其是國際社會對中共的認識上,包括今年的疫情,由於它們掩蓋病毒真相,致命病毒傳播這麼廣,現在各個國家都受感染,死了好多人,您怎麼看待中共對信息的封閉、掩蓋?

劉興聯:這個(中共病毒)就體現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它就是用這個手段擾亂整個世界的正常秩序,破壞大家正常的生活,而且它利用這個手段把大家都控制起來了。比如說香港,它們就利用疫情的手段,把香港人的逃生之路都封死了。

記  者:現在香港在實行港版國安法,違背了一國兩制的承諾,您怎麼看現在香港的局勢?

劉興聯:我認為,它們的做法是適得其反的,也就是說,首先它讓台灣的民眾清醒的看清楚了中共的本質,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你也知道,我在台灣待過一段時間,我也比較了解台灣的情況。

我覺得,(對香港民眾的打壓)實際上是幫了蔡英文的忙,讓蔡英文得以連任。也就是說,這個壞事裡面,也得到了一個好的結果,也讓台灣人民清醒的認識到,要捍衛台灣的民主自由人權,就必須維護中華民國的存在。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在台灣的時候,也跟台灣同胞反覆講過我的看法。

關於中共宣傳和掩蓋

記  者:在海外,它們經常用一種欺騙民眾的方式,就是把中國跟中共混淆在一起,像您這樣的異議人士,如果提出對中共的看法,它就說你不愛國,反華,您怎麼看它們的這種宣傳?

劉興聯:首先,我們必須得強調,中國民眾是民眾,民眾也是受中共壓榨和掠奪的,本身大家生活在沒有人權的一個社會裡面,每個人都朝不保夕,不管達官貴人還是商賈布衣。因為中共本身都是信口開河,隨意它就可以給你捏造個罪名,把你的一切都給剝奪了,這個我的體會最深。

記  者:請講講您的切身體會和感受?

劉興聯:我的家庭本身用中共的話來說,是屬於一個民族資本家,我是西安人,我是回族。我們家的財產一開始就是被它們用公私合營的手段給掠奪了。後來,包括我自己做了很多生意,但最後我一無所有的逃出了中國。而且,說句心裡話,我(對神)是非常感恩的,我能夠在不能走路的情況下,還能夠逃出中國,這個事,一般人不敢想像的。

因為當時,我自己就準備隨時死在路上。我是穆斯林,我們穆斯林有不一樣的生死觀,也就是說,我做這個事情,我就根本不畏懼我會死在哪裡。

記  者:因為您是信神的是吧?

劉興聯:對,我信仰的是伊斯蘭教。所以說在這點上,我跟它們是完全不一樣的。就這樣我冒死逃出了中國。而且我很感恩,非常幸運,我得到了各方面的幫助,最後能夠平安到達加拿大。而且得到了各方面的關照,尤其是我在台灣的時候,我也得到很人道的對待。所以我非常感恩,非常感謝大家的幫助。

關於國際形勢和華人抗爭

記  者:怎麼看中共現在四面楚歌、全球問責的狀況?

劉興聯:我首先認為大家應該齊心合力的來圍剿中共向外的侵略和擴張,因為中共在用所謂的「一帶一路」在欺騙一些中小國家,很多國家由於自身的利益,也都上了它們的賊船,所以在這點上,大家必須得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必須得齊心合力團結一致,來推翻中共的暴政,大家才能有一個相對平安、祥和的一個生活基礎。

因為中共的邪惡,比當初解體前的蘇聯的邪惡更加邪惡百倍,它們無視人民的人權。

尤其是我到加拿大以後,我才體會到了,什麼叫人權,什麼叫尊重,受到人的尊重和禮遇,這也是我在這裡親身的感受,所以更加堅定了我推翻中共的決心。我自己在有生之年,我會繼續在推翻中共這個邪惡政權的事業中,奉獻我自己微薄的力量。

記  者:作為華人來講,您對海外的華人有什麼建議和忠告?

劉興聯:我認為,華人對中共這個邪惡政權的恐懼,這是最根本的原因。現在的問題就是讓大家消除恐懼,奮起抗爭。我們自己的權利必須靠我們自己去主張,很多人把這個希望寄託於歐美國家,這個是錯的,我們必須得自己奮起抗爭,你自己不抗爭,你要靠別人幫你,這不是胡扯嗎?

記  者:您有什麼建議,怎麼樣做出這樣的抗爭?

劉興聯:第一消除恐懼,然後大家團結一致,來推翻中共暴政,放棄各自的異議和爭執,求大同存小異,沒有必要為各自的一點不同觀點進行無休止的爭論。不同的宗教信仰,不同的民族,都應該團結起來,不管你是漢族,還是藏族,還是維族,還是回族,必須主張自己的權利。你的權利你不主張,靠別人去幫你主張,這不是很荒唐的一件事嗎?

記  者:在海外有很多法輪功學員也在做這個事情,您怎麼看待中共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抗爭?

劉興聯:法輪功的群體抗爭,我在中國大陸也都感受到了,我覺得這個抗爭是非常有意義的事,雖然他們遭受了各種各樣的大量的迫害,可是大家還沒有放棄,仍繼續在抗爭,這是難能可貴的。

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團結一致,先推翻中共暴政,所以不要為什麼台獨港獨諸如此類的想法去責難別人。台灣人、香港人都有權利對自己的命運進行選擇,包括中國大陸各省的人,他們都有權利為自己的權利進行選擇。

不要被中共所謂的華麗詞藻,什麼「大一統中華」,這個本身就是一個胡扯的東西,它就是為了維持它中共的統治,所以很多人都沒有注意到一點。

我提醒一點,中共自己在1949年所謂建國的時候,用它自己的話來說,叫做「中央人民政府」,實際上那時候在四十年代的時候,它就是採取的各省自治方式。為什麼現在我們就不能自治,就不能主張自己的權利呢?所以所謂的大一統,本身就是一個很荒謬的說法。

各民族都有權主張自己的權利,中國再大,跟你老百姓有什麼關係?實際上如果沒有人權,這個國要它來有什麼用?在歷代的封建帝王裡面,他們實際上也很清楚這一點,人沒有了,自己光擁有這個國,你這個君王是給誰當的?那不是胡鬧嗎?最自欺欺人的做法。

努力放棄異見,共同來首先推翻中共暴政,這是第一要務。其它的事情,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可以坐下來慢慢商量。大家都可以在人權、民主、自由、法制的基礎上,進行協商,沒有什麼不可以談的,只要沒有原則問題,你只要不是欺壓別人的問題,一切剩下的都好談。

中共現在就是瘋狂在掠奪,被抓的中共貪官,哪一個不是幾千億?上百億啊?這些財富還不像過去在清朝時期,和珅雖然貪了很多錢,可是那些錢,還都放在國內,也就是說,當時的帝王,是允許他貪污這些錢,道理很簡單,實際上,就等於把這個倉庫轉移到他家去,什麼時候想收回來,再對他進行罰沒就行了。而現在,他們把錢都轉移出去了,把他們自己的親屬,都送出國了。

我是從國內逃出來的,我知道,比如說,現在國內做任何事情,它們利用高科技手段,整個社區都是採用網格化管理,現在就直接劃地為牢,他們監控了每一個人。它們不是造福人類,是為了維持它們自己的統治來控制大家。所以在這點上必須讓大家清楚,也必須得奮起反抗,才有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