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泛民團體人民力量副主席綽號「快必」的譚得志被以言入罪,昨(17)日向高等法院申請保釋遭拒,同日,今年4月用尖錐刺中社民連副主席「長毛」梁國雄的老翁黃森球,卻被法官讚其熱愛社會,可保釋等候判刑。部份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今日(9月18日)對此表示譴責。

部份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及區議員,包括被黃森球點名要弄死的民主黨議員許智峯,18日就「警方及律政司選擇性檢控」表示譴責,認為「快必」案或成為一個寒暑表,單純政見及言論可被控煽動罪,讓香港發聲的自由完全被消滅,但香港言論自由是否會被消滅,最終結果將留給終審法院法官。

荃灣區議員譚凱邦就裁判官鄭紀航對梁國雄案的裁決表示遺憾,「這種企圖謀殺卻被判可獲保釋」,「而同一天『快必』只是行使言論自由卻被『文字獄』還押。」

譚凱邦指,僅在去年,刺傷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青年,和老翁的案情近似,但卻被控意圖謀殺,並需還押。譚凱邦譴責警方及律政司「選擇性檢控」。

17日,針對梁國雄案,裁判官鄭紀航稱,在影片看到老翁黃森球「行動敏捷」,並從他口中可聽出他「熱愛社會」,與對方梁國雄政見不同才犯案,認為被告願意為社會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決定先為他索取社會服務令報告,押後至10月13日判刑。

遭到黃森球恐嚇的許智峯表示,要開宗明義撐「快必」,他呼籲全港市民一起大聲撐「快必」,他認為,「『快必』案成為了香港言論自由的寒暑表及標準。」

他認為,「快必」案不牽扯任何暴力,甚至無肢體衝突,純粹是政見及言論,但「都可以污衊成為煽動,因此香港可以發聲的自由可以因一個個案完全被消滅。」

對於襲擊梁國雄的黃森球說出「要許智峯死」的威脅言論,許智峯對自己的人身安全表示擔心的同時,「看到法庭上(對黃森球)有著一個比較寬鬆的對待」,他懷疑,黃森球的言論或涉嫌「文字煽動」,他認為,對比兩案,香港人會感到其中的不公。

另外,譚凱邦再舉警方及律政司選擇性檢控的案例,包括:新巴司機無故被控不小心駕駛,但對比交通警員雙手展開,以及藍絲(親共)的士司機衝入人群卻消遙法外。

譚凱邦說:「明顯有太多例子,說明警方及律政司是選擇性檢控,而法庭部份法官亦用還押令警方的政治目的得逞。」

譚凱邦質疑「法治已死」,並認為有「很大疑問及控訴留給終審法院法官,希望處理如此嚴重的選擇性檢控,以及部份法官顯然是親建制派的藍絲或親共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