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廣州市黃埔區一基層幹部因為「私自與境外敵對媒體聯絡」被暫停相關職務,事件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熱議。

網上流出的一紙決定書顯示,黃埔區穗東街廟頭社區第六經濟社社長張漢德,因「涉嫌私自與境外敵對媒體聯絡」,目前正被相關部門調查;街道黨工委決定暫停張的社長職務及其廟頭經聯社股東代表資格。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張漢德是一位網絡活躍人士,之前多次接受海外媒體採訪。事發後,他曾在聊天群內透露想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問題,並徵求網友意見。週四(9月17日),記者多次致電,但聯繫不上張漢德。

有知情人向《大紀元》透露,事發前,張漢德曾轉發過黃埔區其它村村民維權的影片,後聊天群有人表示要找媒體報道此事,他便出於好意,私下提供了所知的外媒聯繫方式。幾天後,國保警察找上門。

知情人表示,目前張漢德最擔心的是家人,因為他已被威脅「老婆孩子都會有麻煩」。

對於此事,資深媒體人劉虎質問:第一,啥是「境外敵對媒體」?「敵對」還是「友好」由誰來認定?有名單或標準嗎?第二,這位社長因何事要聯繫「境外敵對媒體」?國內媒體對他的態度是否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第三,社長的任免決定權在哪?在黨委那裏嗎?

美國漢弗萊訪問學者、中國人權律師陳建剛發推文說,「收聽敵台的罪名會再次重出江湖!」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主席寧先華回憶道,「1999年6月因為組織遼寧朋友紀念六四10周年在瀋陽市政府廣場舉行的燭光悼念活動被捕。在瀋陽市看守所外的一個掛牌『最高預審室』的地方,一位矮胖的領導模樣的主審問我:寧先華你是不是經常偷聽敵台?我反問他:請問甚麼是敵台,怎麼劃分?他竟然無言以對岔開話題。現在習近平全面倒退已經臨近文革時期!」

推特網友「馮超」說,「『私自與境外敵對媒體聯絡』——好大的帽子,司法機關甚麼都管。1996年11月,我剛滿16歲就因『收聽並私通敵台夾寄稿件』被捕,因未成年又被釋放。北京市公安局豐台分局的民警多次找我,上銬後使用高壓電警棍反覆電擊生殖器來教育我,記得每次都會當場就大小便失禁。我至今還在夢魘。此事改變了我的人生。」

「David」說,「CCP大概是世界上黨員人數最多的一個政黨。也是一個最害怕人民了解真相的執政黨。CCP為了維護自己的獨裁統治,一貫的做法是封鎖消息,愚弄百姓!」

「舍利子」說,「好像辛亥革命的前夕,肅殺、靜默,人群底下卻是風起雲湧,號角已響……」

大量證據顯示,近年來因「翻牆」發表言論或僅僅瀏覽海外信息而被中共判刑、行政處罰的人遍及全國各地,且這一管控有日趨收緊之勢。

例如,2020年截止9月17日,浙江省因「翻牆」被行政處罰的個人已達60人;這一數據在2019年為5人;在2018及更早年份,則無人因此被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