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大學教授李紅良近期辭去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院長職務,並被免去多個行政職位,接受經濟責任審計。李紅良曾多次被舉報學術造假;其兩個小學生女兒研究喝茶抗癌獲獎,引發輿論質疑浪潮。

2019年11月,北大教授饒毅實名舉報李紅良、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生化細胞所裴鋼院士以及上海藥物所耿美玉研究員學術造假的舉報信在網絡流傳。李紅良被免職後,有陸媒報道指,饒毅射出的三支響箭,終於傳來回聲,「有人在環環落馬」。值得關注的是,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與武漢大學都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操控的生工系統重要基地。

武大教授李紅良被免去多個行政職位 接受審計

大陸財新網9月16日報道,多次陷入爭議漩渦的武漢大學教授李紅良,被免去多項行政職位。財新記者從武漢大學方面確認,9月15日,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領導換屆,李紅良主動辭去院長職務。

網絡消息指,李紅良已同時被免去武漢大學模式動物研究所所長以及模式動物協同創新中心主任職務。

另據武漢大學信息公開網,5月6日,李紅良已被免去武漢大學動物實驗中心主任和武漢大學ABSL-III實驗室主任職務。

武漢大學8月28日發佈消息稱,武漢大學審計處派出審計組,從9月1日開始,對基礎醫學院院長李紅良進行任期經濟責任審計,審計期間為2016年12月20日至2020年7月31日。

李紅良1974年9月出生,系武漢大學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曾獲得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項目,為中共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科技部中青年科技創新領軍人才、國家「萬人計劃」領軍人才。自2015年起,李紅良任武漢大學動物實驗中心及武漢大學ABSL-III實驗室主任,2016年起任武漢大學模式動物研究所所長,2017年起任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院長。此外,他還兼任武漢大學心血管病研究所副所長及武漢大學中南醫院科學研究中心主任。

李紅良先後被武漢大學教授霍文哲、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舉報學術造假;他的兩個小學生女兒則因《茶多酚的抗腫瘤實驗研究》獲第33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三等獎,引發網友質疑。

李紅良曾多次被舉報學術造假

2018年1月18日,饒毅為主編的科學新媒體、微信公眾號「知識份子」首發了題為《「千人計劃」專家舉報武大「長江學者」論文涉嫌造假》的調查報道,武漢大學千人計劃專家霍文哲舉報李紅良發表在《自然·醫學》上的兩篇文章涉嫌造假,標題分別為《靶向CFLAR改善小鼠和非人靈長類動物的非酒精性脂肪肝炎》和《多泡體調控蛋白Tmbim1通過靶向Tlr4的溶酶體降解改善小鼠和猴子的非酒精性脂肪肝病》,調查認為其文章有兩大疑點:猴子實驗周期不足、關鍵實驗用猴數量不足。霍文哲稱,「我們提供的是一劍封喉的證據。」

1月18日晚,武漢大學在官微發佈了三則李紅良教授團隊聲明,詳細說明了兩篇論文涉及到的猴實驗關鍵節點流程,並回應實驗用猴數量不足與時長不足的質疑。

1月29日,武漢大學公佈關於李紅良團隊被舉報學術不端的再次調查意見,認為李紅良團隊被舉報的相關內容不存在學術造假行為,但在論文撰寫過程中存在個別疏漏。

早在2009年1月,醫學雜誌《J. Clin. Invest》就將李紅良為第一作者的一篇論文撤稿,投稿時間則是在2007年5月,論文發表不久即遭受質疑。撤稿聲明中顯示「數據誤用」,李紅良等人當時提供的理由為「早期實驗數據丟失」和「記錄不完善」。

2019年11月29日,一封北大教授饒毅實名向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舉報武漢大學醫學院李紅良等人學術造假的舉報信在網絡流傳,再次引起軒然大波。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也介入調查。

李紅良的小學生女兒獲獎 輿論質疑造假

7月中旬,湖北武漢兩名小學生獲得第33屆全國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三等獎的項目遭質疑,項目名稱是《茶多酚的抗腫瘤實驗研究》。項目內容為用綠茶提取物中茶多酚的主要成份EGCG作為受試藥物,研究其在裸鼠肝臟腫瘤疾病模型中的體內藥效。

網友質疑,該項目需要研究者進行小鼠實驗,提取裸鼠肝臟腫瘤,而且實驗要求邏輯性強,數據處理還需要很強的醫學基礎支撐,小學生難以完成。並且,有人注意到該研究作者的父親是李紅良,網友懷疑李紅良可能參與了該獲獎研究。

對此,李紅良曾回應「沒有參與女兒實驗」。7月17日,武漢科協發表相關情況聲明稱:相關實驗系兩名小學生經由指導老師指導培訓完成,專家組一致認可《茶多酚的抗腫瘤實驗研究》等科技創新成果作品,並建議推薦參加省級競賽。

饒毅射出的三支響箭 傳來回聲

9月17日,大陸入門網站網易發文《饒毅射出的三支響箭,終於在被免職的李紅良身上傳來回聲 》。文章說,不是學術圈的人,對這個事情,可能會有些無感。但這個事,絕對意味深長。因為,這算是一件學術圈地震級事件的後果影響。這個事件的精彩程度,絕不亞於古戲「連環馬」。這件事,就是有人在環環落馬;是學術大咖饒毅射出的子彈,飛了9個多月後,終於讓人看到,有人應聲栽倒的樣子了。

文章說,2019年11月29日,網上流出的那封饒毅實名舉報信,那絕對是學術界的一場驚天大地震。當天,饒毅一箭三發,對準中國三位宗師級學術大神,發出了中國學術打假的最強音。
 
2019年11月29日,一封北大教授饒毅實名向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舉報武漢大學基礎醫學院李紅良教授、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生化細胞所裴鋼院士以及上海藥物所耿美玉研究員學術造假的舉報信在網絡流傳。

舉報信中稱,武漢大學醫學院李紅良17年如一日明目張膽的造假。中國科學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生化細胞所研究員裴鋼1999年發表的論文中,3張圖不真實,存造假嫌疑,「中科院因這篇造假文章選出院士」。同時稱,上海藥物所耿美玉研究員作為通訊作者的唯一涉及阿爾茨海默症新藥GV-971的研究論文(Wang et al Cell Research 29:787-803)造假,稱「這篇文章不造假是不可能的,請貴委做些好事,為中國科學界洗刷恥辱。」

11月29日下午,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辦公室宣傳處相關負責人對紅星新聞記者表示,目前,該委已經掌握相關網絡輿情,正在調查核實,「網傳內容是否系饒毅本人所發,被舉報三人是否涉嫌學術造假,這些都會進行調查核實。」

據《中國新聞周刊》消息,對於網傳舉報信,饒毅回復稱:「沒有發出,有過草稿。」

武漢大學與上海生科院是江綿恆操控的生工基地

值得關注的是,饒毅所舉報三人中,裴鋼與耿美玉都隸屬中科院上海生科院;而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系統是江澤民兒子江綿恆的重要利益與勢力地盤;裴剛曾在2000年5月至2007年11月任上海生科院院長,長達7年之久。李紅良所在的武漢大學也是江綿恆上海幫勢力不斷滲透、操控的重要生工基地。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全球擴散,國際聚焦病毒源頭疑來自於最早建立P4(生物安全最高等級)生物實驗室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武漢病毒研究所39歲所長王延軼及其院士丈夫舒紅兵成為輿論焦點。
 
知情人士之前向自媒體《燕銘時評》披露,江澤民1989年六四上台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而舒紅兵是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中重要一員,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

消息人士向《燕銘時評》披露,中共軍隊及中央、地方醫療生物科技系統除攸關中共生化武器研製外,還與中共高層最關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江澤民上台後至今,通過其子江綿恆及上海幫勢力,一直牢牢操控這一領域。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至今,江家及上海幫操控的醫療生物科技系統深度參與活摘器官等罪惡活動。

消息人士還披露,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其背後除了其丈夫、江綿恆馬仔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江綿恆及其上海幫馬仔陳竺主導P4實驗室籌建;P4實驗室2018年1月5日正式運行前後,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管理團隊及學術委員會發生重大變更,是江綿恆密集調遣上海幫馬仔,進一步接管、掌控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及P4實驗室的系列安排。除了出任學術委員會主任、副主任的饒子和、王紅陽、舒紅兵3人都是江綿恆的馬仔或上海幫親信外,江綿恆的馬仔、上海科技大學特聘教授、中科院上海生科院巴斯德研究所副所長藍柯緊急空降至武漢接任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這一關鍵職位。藍柯現任武漢大學病毒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武漢大學醫學研究院副院長、生命科學學院教授。

舒紅兵2013年由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升任武漢大學副校長;2014年,中科院上海生科院生化細胞所研究員宋保亮接替舒紅兵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院長。公開信息顯示,宋保亮的博士生導師是前上海生科院黨委書記、前上海生科院生化與細胞所所長李伯良。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考慮到江綿恆上海幫勢力對上海生科院與武漢大學的深度操控,饒毅去年底同時舉報武漢大學教授李紅良、上海生科院裴剛院士、上海藥物所耿美玉研究員等人學術造假的非常舉動耐人尋味。近期,習近平陣營針對江綿恆上海幫勢力操控的中科院科技系統、高校教育系統、醫療衛生系統密集展開清洗行動;在此背景之下,武漢大學教授李紅良被免職,顯示清洗行動正在逼近江綿恆所操控的生工基地。

李燕銘分析,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因中共隱瞞而蔓延全球,國際聚焦武漢病毒所,掀起追責中共的浪潮,海內外反習呼聲高漲。與此同時,習近平陣營密集清洗江綿恆上海幫勢力操控的醫療衛生與生工系統,這為中共病毒疫情黑幕及中共高層搏殺態勢帶來新的看點,之間的關聯性值得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