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美國之後,五眼聯盟的另一個國家澳洲也與中共的關係越來越緊張,澳洲外交副部長公開批評中共的霸凌行為。中國問題專家表示,澳中關係緊張,是因為澳洲呼籲國際社會獨立調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起源、中共處理疫情失當等原因有關。

兩澳洲記者逃離中國 澳外交副部長譴責中共

上周,2名澳洲記者遭中共當局騷擾後,被迫逃離中國,回到澳洲。至此,中國境內已沒有澳洲記者。

隨後,澳洲外交副部長孫芳安(Frances Adamson)表示,中共對待澳洲記者的行徑,是兩國之間出現的又一「棘手」和「令人失望」的問題。在澳洲推出《反外國干預法》、禁止華為參與澳洲5G項目以及呼籲對中共病毒的起源進行獨立調查後,中共對澳洲進行了一系列的威脅。兩國關係現已跌至新低。

專家揭中共間諜在澳洲猖獗

中國問題專家、悉尼科技大學教授馮崇義9月13日接受大紀元記者時表示,澳洲人、政府及一般的媒體都認為,中共打壓澳洲記者是中共的報復。因澳洲今年6月搜查了4名中國記者。

今年6月,澳洲調查新州上議院工黨議員莫索爾曼(Shaoquett Moselmane)辦公室是否遭到中共間諜滲透一案時,牽出4名中國記者。其中包括和莫索爾曼在同一聊天群裏的中國新聞社澳洲分社社長陶社蘭和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澳洲站記者站站長李大勇等。

馮崇義表示,中共對澳洲的滲透現象非常嚴重,同時中共間諜在澳洲的活動也非常猖獗。而莫索爾曼辦公室的高級顧問張智森,其實就是中共統戰線上的一個重要人物。

他披露說,張智森是悉尼華裔商人,當過上海同鄉會的會長、和統會的副會長,現在還當澳洲華人經濟文化學會的常務副會長。張智森成立了一個微信群,他們在群裏談論政治,如怎樣去為中共說話等這類東西。

「從2015年到現在,張智森8次去中國。而且,莫索爾曼、張智森他們2個都被聘為上海華東師大的客座教授和研究中心的研究員。」馮崇義說。

澳洲特別行動小組調查莫索爾曼、張智森時,調查了上述微信群裏的人,這群裏的人還包括上海華東師大澳洲研究中心主任陳紅。

他說,陳紅每年都會來澳洲,多的時候一年來五、六次,從1991年以來一直都是這樣。陳紅還認識工黨的教父級人物威廉姆;當鮑伯卡去中國訪問的時候她還當翻譯,後來跟鮑伯卡和工黨很多人的關係非常深。陳紅還是澳洲駐中國的澳洲研究會的常務副會長,她聘請莫索爾曼、張智森作為她的研究員或客座教授。

「這些人(莫索爾曼、張智森)又不是研究人員,又沒有甚麼成果或者甚麼東西,所以這裏頭當然就引起澳洲情報部門的懷疑、所以被成為搜查對象。」馮教授說。

馮崇義教授表示,那個群裏還有一批中共駐澳洲的宣傳官員,包括新華社駐悉尼分社的社長、中國新聞社駐悉尼分社的社長陶社蘭,還有中國國際廣播公司悉尼分社的社長李大勇,還有一些工作人員。所以他們都當成一個群體一起被搜查。澳洲當局的意圖是想搜到這些人跟中共統戰部門、安全部的證據,但是否查到了直接證據,現在還沒有公佈。

專家:澳洲籲調查疫情 中共報復

馮教授認為,澳大亞利亞搜查這些中國記者,是根據澳大利2018年通過兩項法案——《國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間諜活動及外國干預)法案》、《外國影響力透明化法案》來行事。

他說,中共的報復舉動不是因為澳洲6月份抓中共記者。因為這不合中共的工作習慣,中共不太可能拖到9月份才報復,中共這次動作的更直接的原因,是因為疫情的事情。

馮教授表示,澳洲提出來要對這個病毒的起源、疫情最初爆發時候中共處理失當等進行國際獨立調查,中共的報復是跟這個事關係更直接。中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加大對澳洲的打擊力度,包括對進口澳洲的牛肉、大麥等提高關稅,用檢疫的方式來抵制澳洲進口牛肉。

「全世界那麼多人家破人亡,現在這個起源還不清不楚。對澳洲人來講,調查這個真相,當然是理直氣壯的。」馮教授說,這惹怒了中共,它就要報復,甚至抓了供職於中共環球電視網(CGTN)的澳籍女主播成蕾等。

今年7月初,國際社會組成了一個中共病毒危機獨立調查委員會,由紐西蘭前總理海倫克拉克及利比里亞前總統埃倫約翰遜瑟利夫擔任共同主席。

馮教授表示,這個國際調查委員會目前有137個國家參與,最初是澳洲提出來的,受到全世界的支持。這是個非常合情合理的事情,要把這個世界的災難病毒來源調查清楚,今後能夠更好地防範防治,這是必不可少的步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