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於A+H股同步上市的螞蟻集團,近日上市消息更新頻密。在其上市步伐加速,中共當局亦對其收緊監管之際,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CPDC)致函美國總統特朗普、港交所,以及高盛等國際投行,呼籲美國投資者勿投資即將在香港上市的螞蟻集團,並引述諮詢公司報告指,螞蟻集團涉七項未披露的重大風險。

美東時間9月14日,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CPDC)致信香港交易所、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證監會,以及華爾街四間投資銀行,包括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及花旗銀行。

CPDC主席:螞蟻被中共綑綁 支持IPO即支持毀掉香港自由

委員會主席甘迺迪(Brian Kennedy)在公開信中指,螞蟻集團(前稱:螞蟻金服)為「中國共產黨綑綁的企業」,呼籲美國投資者勿投資即將在香港上市的螞蟻集團,並建議應推遲螞蟻集團的IPO(首次公開招股),以確保重大風險如實進行披露及評估。

公開信所引述的七項未披露的重大風險來自RWR諮詢公司的一份名為「Risk Profile: The Ant Technology Group」的分析報告,風險涉及國家安全、個人私隱及中國人權問題。包括,出於國家安全考慮,美國政府曾多次拒絕螞蟻集團收購美國電匯公司MoneyGram;螞蟻集團在中共對維吾爾族人的迫害及中共極權工具「社會信用體系」的運行中均發揮了作用等等;並且螞蟻集團未披露其與中共當局的關係——聽命於中共當局。

甘迺迪接受本報書面查詢時回應指,其它回流香港交易所的中概股同螞蟻集團一樣,這些股票均有機會進入美國投資者的投資組合中。雖然美國無法阻止中國大陸和香港之間的業務往來,但對於有從事與美國國家安全對立活動,或在中國大陸及香港從事嚴重侵犯人權行為的公司及其子公司,我們可以確保向美國投資者作出披露。

他並指,這是真正在考驗美國政府及其主要投資銀行,因為支持此次螞蟻集團的IPO將意味著批准毀掉香港的自由。雖然特朗普對中國(中共)一直持強硬態度,但他強硬的態度亦需擴大到那些投資銀行,因為對於投行,投資者的長遠利益及美國的國家安全,應置於其在這些IPO中獲得的短期利益之前。

公開信發佈翌日,市場傳聞螞蟻集團最早下周將於港交所進行上市聆訊。此前,彭博新聞社8月26日報道曾估計,螞蟻集團上市的估值或達到2,250億美元。而上市籌資規模最多達300億美元。

CPDC成員:公開信 旨在維護投資者利益 

█ CPDC成員之一,前美國陸軍研究院病毒疾病系實驗室主任、微生物學博 士林曉旭( 大紀元資料圖片)
█ CPDC成員之一,前美國陸軍研究院病毒疾病系實驗室主任、微生物學博 士林曉旭( 大紀元資料圖片)

在中、美加速脫鉤的背景下,螞蟻集團在中、港兩地的巨型IPO備受關注,亦引發大量熱錢湧入香港市場,CPDC於此時發出公開信引發投資者更廣泛關注。CPDC成員之一,前美國陸軍研究院病毒疾病系實驗室主任、微生物學博士林曉旭向本報介紹了公開信的起源及其意義。

林曉旭透露,此封公開信源自委員會的一名成員Roger Robinson。在美國列根總統執政期間,他曾是一位協助並制定打垮前蘇聯經濟的策略專家,亦是金融界的資深人士,致力於如何扭轉在過去20年,美國不斷向中共政權輸血的機制。這次他注意到,中共當局想要藉螞蟻集團上市而圈錢的動機。

此前彭博社報道指,螞蟻集團上市籌資金額或最高達300億美元。林曉旭表示,如此大規模的IPO,其牽扯到的資金或為集資金額的10倍。他說:「這是中共當局在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之後,在備受國際詬病的情況下,想要證明其可以穩住香港局勢,穩住香港金融地位的一個籌碼。所以中共一定會用盡辦法,調動國內資源,甚至通過行政命令來迫使中資公司支撐螞蟻集團的上市。同時,它亦在國際社會上調動華爾街力量,包括四大投行為這次IPO背書。」

他指出,CPDC意識到螞蟻集團IPO所面臨的風險,最根本的一點是美國的證監會及四大投行應為美國投資者的利益考慮。因為螞蟻集團屬阿里巴巴(09988)旗下,同時牽涉協助中共當局推動「社會信用制度」,配合其對新疆維族人進行鎮壓及洗腦等不光彩的紀錄。

另一個比較大的風險是,目前中美加速脫鉤,若美元和港幣脫鉤,則在香港上市的螞蟻股價會面臨大幅跌宕,令投資者利益受到進一步損失。

所以從保護美國投資者的角度來說,CPDC致信總統、證監會及投行,提醒他們通過這次巨型IPO向投資人發出警告。

涉內鬥 港人須護己利益

林曉旭並透露,此次螞蟻集團在香港上市,亦會牽涉到中共內部不同派系的鬥爭。他分析道,香港是中共江澤民派系的地盤,習近平目前的操作是要從江派的地盤上奪取政治及金融資源。若螞蟻集團上市不成功,會使習近平在政治角逐中面臨更大的風險,亦會給中國大陸政局帶來進一步動盪。所以這次IPO是一個很重要的風向標。

因此CPDC發出公開信,一方面是維護美國投資者的利益,同時,遵循美國政府今年通過的《香港自治法》,以及去年特朗普簽署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希望為維護香港民主自由做的努力。所以公開信亦是對香港投資者的一個提醒,提醒香港市民維護自己的利益。

他預計,在收到公開信之後,特朗普總統辦公室或會與美國證監會溝通。同時,也會引發國會重量級議員進一步關注,甚至財長姆欽亦會參與到商討之中。至於四間投資銀行以及港交所是否會有所回應,仍需進一步觀察。

美商學院教授:投資者須對中資IPO警覺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評價指,CPDC的公開信準確並及時,提醒美國與香港的投資者須對中資公司IPO有所警覺。

他分析道,螞蟻集團旗下的支付寶,以及騰訊旗下的微信支付,均已被中共當局「收編」。中國大陸目前存在的高科技互聯網公司,若不與中共合作,很難存活。因中共用其政府行政手段,阻擋美國同類產品進入大陸市場,並讓這些公司照搬美國公司的商業模式,所以這些公司是在中共庇護下成長。因此中共可隨時要求其為中共服務。

謝田教授續指,由於美國政府推出一系列對抗中共的政策,讓螞蟻集團在美國上市為中共籌集美元的計劃無望,所以來到香港上市。但中共政權對香港管治收緊,毀壞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及自由港地位,令港幣價值面臨一落千丈的風險。所以包括螞蟻集團在內的中資企業匆忙來港上市,是計劃在港幣尚可以自由兌換國際貨幣之際「最後撈一筆」。

他提醒,投資中資企業的風險不僅存在於財務報表的可信度較差,最大的風險是來自其與中共「割不斷、釐不清」的聯繫,因此CPDC此時發出警告非常具有價值。

香港宏高證券公司投資經理梁杰文認為,由於螞蟻集團將於短期內上市,料公開信對螞蟻集團上市計劃的影響可能並不大,但長線看,若被美國列為制裁對象,則會對螞蟻集團上市後的股價造成潛在不利影響。所以長遠的股價,仍要視乎美國政府是否會制裁及制裁的具體措施。

評論:中美不僅脫鉤 美國會關掉「水龍頭」

在此之前,香港實業家袁弓夷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專訪時曾透露,雖然美國政府已提醒美國的基金切斷對中概股的投資,但中概股公司通過來港上市、發債,將其獲得的港幣換成美金,繼續成為中國銀行、中國央行等受益的渠道,為中共持續提供外匯。

他推測,美國要考慮如何切斷中共的美元來源,這批來港上市、仍為中共籌集美金的企業可能成為美國政府斬斷資金流的目標。他指,未來中、美可能不僅僅是脫鉤,而是美國要把「水龍頭」關掉。

中共監管 緊追螞蟻上市步伐

中共當局的表現似乎正如林曉旭所分析的,中共內部的政治角逐正隨著螞蟻上市步伐逐漸反映出來。自今年7月初,市場傳聞螞蟻集團計劃於今年年內上市之後,已經接連三次傳出涉及螞蟻旗下產品的監管消息,反映中共對螞蟻的監管在逐步收緊。

7月31日,路透社引述消息人士指,中共國務院反壟斷監管機構正計劃對支付寶及微信支付展開反壟斷調查。

一個月之後,彭博社於9月7日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稱,中共最高法院近期發佈民間借貸利率上限規定,規定適用於小額貸款公司與助貸平台等機構,其中包括螞蟻集團旗下的「借唄」、「花唄」,並造成此兩類產品的小微貸款業務面臨減少的情形。之後螞蟻回應稱對集團影響甚微。

未及一個星期,9月13日,中共央行再次表示,被歸類為金融控股公司需準備額外大量資本來支持其付款、貸款等金融業務。而金融新規再次覆蓋即將上市的螞蟻集團。

彭博社報道指,2018年,中共央行曾批准螞蟻、恒大、復星國際、海航集團及「明天系」等巨頭為金融控股公司。但其中海航集團於當年爆出債務問題,後被當局接管;「明天系」創辦人肖建華因疑涉淘空及其「江派白手套」的身份,在2017年初被中共警方帶走,旗下多間機構之後被當局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