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是一座悠久的文化名城,有著三千多年的古都歷史。中共竊政以來,這裏成了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每次暴政的形成與實施都是從這裏開始,迫害法輪功更是如此。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大量中共高層組織並參與了這場慘絕人寰的血腥迫害,積下了纍纍罪惡。邪惡迫害也使眾多的迫害者遭到了惡報。

據明慧網近日報道,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二零年八月,北京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類人員遭惡報的情況,據不完全統計,共有527人遭惡報,其中有50人殃及到82個家人。其中遭惡報人數最多的為公檢法司人員,共有163人,佔總惡報人數的31%。其中13人殃及到20個家人。中央直屬機關遭惡報人數為94人,遭惡報類別最多的是死亡類,至少158人。

據明慧網顯示,這些遭惡報的惡人(許多人是中央及各部門要員)其中:在海外被起訴和告上法庭的有:江澤民、羅干、劉京、李嵐清、王茂林、賈春旺、曾慶紅,賈慶林,李長春,吳官正,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王渝生、郭傳傑、陳竺、王旭東、陳至立、孫家正、吳建民、顧秉林、葉小文、張憲林、劉淇、吉林、郭金龍等。

被繩之以法、落馬或遭惡報死亡的有(部份):周永康、李東生、張文藝、鄭少東、馬曉東、馬建、高昌禮、吳愛英、劉海洋、孫力軍、傅政華、牟本理、劉鐵男、衣俊卿、許傑、徐業安、蘇榮、令計劃、白恩培、莫建成、劉志軍、何洪達、王永春、柴芳蓉、王建平、徐才厚、郭伯雄、谷俊山、田鳳山、蔣潔敏、申維辰、魯煒、史革新、柳春旭、蘇志武、唐寧、朱鐵志、徐懷謙、徐建一、鄧本章、王俊國、胡一丁、田聰明、焦利、方靜、陳虻、羅京、趙樸初等。

北京市市直機關有49人遭惡報,其中2人殃及3家人,黨政官員5人,政法委、「610」、公檢法司22人,企事業22人,這裏不一一記述。遭惡報最多的區有:昌平56人,密雲53人,市直機關49人,延慶45人,大興39人,海澱37人,房山34人,平谷31人,順義23人,朝陽22人。

北京是京畿重地,發起這場迫害法輪功運動的元兇、首惡及幫兇大部份都集中在北京,因此北京市成為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截止目前迫害仍然特別嚴重。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七月份綁架729人,其中北京市44人,排在第六位。七月二十一日,北京法輪功學員王宇等10人同一天被綁架。北京東城分局參與綁架,北京市局負責,國安介入了。

北京許那、孟慶霞等十二位法輪功學員已被非法批捕,現被關押在北京東城區看守所。具體學員如下:許那、李宗澤、李立新、孟慶霞、鄧靜、鄭玉潔、張任飛、李佳軒、王宇、鄭豔美,還有一位男青年小強等十多人,分別在不同地點被綁架。據悉北京市國保大隊、北京市公安局謀劃了此次大規模綁架,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大部份是90後年輕人。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中午時分,北京畫家、法輪功學員許那,被北京順義區空港派出所所長帶著國保綁架。七月二十日這些警察再次登門,非法抄家,把所有的電子產品和攝錄機等都搶劫走了。

許那丈夫于宙北京大學畢業,通曉多種語言,音樂人,在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被迫害致死,遺體仍然被冷凍著。許那本人也多次被綁架關押,兩次被非法判刑。此次許那被綁架,家中剩下年邁的父親。

許那,一九六八年出生在吉林長春,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職業畫家。父親是文聯畫家,母親生前為吉林美院教師。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于宙在演出結束後與妻子許那駕車返家途中,行駛到通州區北苑路段被警察攔截,進行所謂奧運搜查,隨即將他們抓到通州區看守所。二月六日,家屬接到通知,時年42歲的於宙已去世。當時許那被非法關押在通州區看守所,卻不被允許見上丈夫最後一面。隨後許那被當局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晚,北京法輪功學員周晶被北京西城國保與西長安街派出所警察破門入室綁架,大門玻璃被砸毀,家中被翻得一團糟,兩次被送至北京西城區辦案中心(地址小馬廠),由於體溫高被拒收。

這些警察當著周圍鄰居的面把穿著睡衣的周晶劫持到警車上,綁架至西長安街派出所進行筆錄、強制採集DNA,周晶不配合,零口供,沒有簽字。周晶被取保候審回家。

今年44歲的周晶女士,從江氏集團發動迫害至今,曾多次遭遇綁架、非法勞教等迫害,長期處於無自由環境下。曾在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凌晨三點二十分左右,被北京安外派出所警察深夜破窗而入獨居的家中迫害。這一惡行三年後又一次上演,中共的公檢法610系統迫害法輪功學員,使用的都是流氓式的手法,隨意抓捕、入室搶劫,肆無忌憚地踐踏法律,製造恐怖與不安。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北京昌平區法輪功學員孟慶霞與兩位不知姓名的女學員一起被警察戴上手銬綁架到她位於昌平區沙河鎮于辛莊村的家裏抄家,據說,惡警搶劫了一台電腦。

孟慶霞,女,48歲,畢業於中央工藝美院服裝系,是畫家、教師。她工作認真負責,還是所在街道評價極高的好媳婦。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先後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看守所關押迫害,並被非法判刑五年,出獄後長期被騷擾、恐嚇、監視。

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北京市順義區49歲的法輪功學員高豔被中共迫害含冤離世。高豔與丈夫曾經被迫害流離失所十年,曾被非法勞教,長期被騷擾、恐嚇。四月二十七日,高豔去世僅僅五天,家屬還在料理喪事,順義國保警察又上門綁架她丈夫楊玉良和女兒楊丹丹。而且此前,四月七日楊玉良的父親剛剛去世。當時楊玉良就給他們看國家新聞出版總署第五十號令,並說:「新聞出版總署廢止了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警察矢口否認事實,說這是假的。不容分說抄走了七八本大法書籍。楊玉良跟他們說:「我爸四月七號剛去世,孩子她媽也是這月二十二日剛去世,家裏剛走倆人,你們這是要幹甚麼呀?!」但是警察不由分說,強行將父女倆帶上警車。無端帶到木林派出所後,又將二人帶到順義辦案中心。欺騙楊玉良父女去做核酸檢查(中共病毒檢查),並敲詐勒索了體檢費一千多元。

附近民眾聽了這事,都說,「警察太不是人了,人家家庭都這樣了還整人,他們這是要遭報的!」對楊玉良家的遭遇表示出極大的同情。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二零年上半年2654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北京市142人,排在第六位。

法輪功人權已經成為當前國際社會最重要人權大案,中國在二零二零年再次被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列為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別關注國」,這是中國連續第二十一年被列為「特別關注國」。目前國際社會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要求立即停止迫害的呼聲越來越高,全球剿滅中共的大局正在形成,末日的中共正在作垂死掙扎。

早在2013年7月19日,「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發佈公告指出:「現政權當權者必須立即制止和停止這場血腥的屠戮和殘酷的迫害!必須立即逮捕和懲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兇手!必須立即把迫害法輪功真相公佈於眾。中共這個危害人類道義正信,以強權暴力、血腥屠殺橫行於世的邪黨絕不能繼續存在下去!」

北京逾五百人遭到惡報的現實,在昭告世人: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人做了惡都得償還,這是天理,誰也躲不過!

奉勸北京市(包括中國大陸其它省市)那些至今仍在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們,包括各級黨政官員及政法委、610、公檢法司、監獄、派出所、拘留所、洗腦班等直接參與迫害善良民眾的所有人員,趕快懸崖勒馬,停止做惡,悔過自新,將功贖罪。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了,為自己及家人留個平安的未來!#

(大紀元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