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時事評論員及專欄作家王岸然:快必被拒保釋,籲港人不要怕;壹傳媒股價操控案警方未查先判,毒品調查科高調記招;該案是政治檢控,其實最大的股市操控者是中國共產黨。(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珍言真語】時事評論員及專欄作家王岸然:快必被拒保釋,籲港人不要怕;壹傳媒股價操控案警方未查先判,毒品調查科高調記招;該案是政治檢控,其實最大的股市操控者是中國共產黨。(大紀元香港新聞中心)

香港警方日前高調宣佈,拘捕15人涉嫌操控《壹傳媒》股價。此案打破由證監會執法的常規,改由港警毒品調查科介入調查,引發外界譁然。時事評論員及專欄作家王岸然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很明顯這個案子是政治檢控,準備政治裁決」,目的是「搞壞《壹傳媒》的形象」。他還指出,其實最大的股市操控者是中國共產黨。

港警8月10高調拘捕《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及多位高層,並大動作搜查《壹傳媒》總部。港府橫蠻地打壓新聞自由,引發民眾憤怒。有不少港人以買入《壹傳媒》股票以示支持,令《壹傳媒》股價兩日內急漲11倍。

買賣賺差價 正常市場運作

「現在說查《蘋果日報》操控市場(Market manipulation),具體指有些人故意將某個股票炒買,炒高價格,一買一賣之間當然是賺錢。」王岸然表示,內幕交易也好,買賣之間賺取差價是正常的市場運作。

他說,警方指控這些人操控市場,就應該提出證據「證明有這些事情發生過。」港府此舉目的是搞壞《壹傳媒》形象。

他進一步推測,「可能多少都和《壹傳媒》的人有關,可能裏面的職員,那天打電話出去告訴別人,(警察)來搜查了,我的股票先幫我把它賣了吧。」但他認為,這也是人之常情。而且若真有此事,王岸然認為接到通知的人,「這些人可能會去買報紙,怎麼會去買股票?沒有關係嘛。」

倘若真有人因此買入《壹傳媒》股票,也很難以此將人入罪。他舉例說,如果任職於滙豐、渣打或者恒生銀行的高層人士告訴朋友,「我們銀行將要大有可為,可以多買點股票。」「這些就很正常,你說是不是犯法,真的不要隨便說『犯法』這個字,是很複雜的。」

質疑港警無專業人士可查案

王岸然在《大紀元》寫過數年有關證券與期貨的專欄文章。他說,2003年香港正式通過《證券期貨條例》,爾後成立證監會,並在旗下設有證券期貨的法庭:審查委員會。

而「操控市場」過往由證監會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執法,此次卻違反常規,由港警毒品調查科經手。王岸然表示,即使港警設有「商業犯罪調查科」,但也是經手「一般詐騙、訛騙,盜竊條例。一般人做詐騙與商業機構做詐騙有關,這些相對比較容易查,找到資料就行了。」而涉及專業的《證券及期貨條例》,由毒品科接手調查,更令人費解。

他說,《證券期貨條例》包含六大市場失當行為,「都不是普通的事情,比如內幕交易、操控市場(Market manipulation)、操控價格、發放虛假信息與敏感信息等等。」而證券期貨涉及證券買賣,在香港尤為複雜,「《證券期貨條例》有五百多頁,做期貨、內幕交易的這些人才會留意這條法例。」

「這門東西普通人不懂,所以(港警)商業犯罪科不會有證券專家。」他質疑港警不具足可審查此案的專業知識與能力。

異常的高調處理 預備政治裁決

王岸然進一步解釋,以《證券期貨條例》執法,「有一種叫雙軌制的做法,既有民事(法)又有刑事(法)。」若進行民事程序必須經由財政司決定。

民事即確認犯罪事實後,處以罰款或賠償,「你不用坐牢,賺了錢就退回人家,給回公家,由市場失當行為審裁委員會即審裁處進行的。」「審裁處是一個高等法院的法官,級別是高的,有兩個專家陪著他一起做這個審查。」

「如果上證監會的網頁上看,長年累月有很多這樣的事件,特別是《壹傳媒》的股票不是很大的市值。如果有這些事在那裏(審裁處)處理就已經足夠了,但為甚麼要這麼高調?」王岸然質問。

若歸為刑事案件就需經由律政司決定。然而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日前因「港版國安法」受美國制裁,「她沒有甚麼名譽地位的了,她現在是甚麼都做的了,只要能夠打擊反對派、打擊民主派,她就做了。」王岸然說。

而當前由港警經手,此後高等法院是否也將涉入?但「高等法院動一下都是上億的,交給地方法院都有幾千萬的交易。」王岸然諷刺地說,「香港律政司,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都控制不了,不是控制不了,可能是串謀。裁判司、地方法院,政府想它怎麼判,它就怎麼判,現在差到這種程度了,是不是?」

「那當然了,這個時刻我們也不要說太多話,最重要的就是(警方)要公開所有的資料給我們看。我是懂的,不是囂張,我寫了十多年的專欄。」王岸然說:「很明顯這個案子是政治檢控,是準備政治裁決。」

中共隨時控制股市 尤愛傳媒股

「你知道操控市場最大的是誰?是中國共產黨。」王岸然說,自己從來不買賣大陸股票,「和大陸公司有關的,隨時無緣無故(股價)升很長時間,或者無緣無故十年都不升,是不是?又永遠都不派息。」尤其傳媒股「共產黨高興就入股,高興就出股。它隨時都在控制著這市場。」

而港府宣佈此案當天,《壹傳媒》股價卻持續上漲,王岸然說:「可能是想把它炒高。就是很多人覺得很快共產黨就會拿很大筆錢,不惜工本買下《蘋果日報》,如果有的話,我也買一些啦。」

拘「快必」 製造寒蟬效應

此外,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快必)日前遭到港警拘捕,被控發表煽動文字,包括70次「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90次「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721不見人 831打死人」、「黑警死全家」、「打倒共產黨」等文字。

「如果那些口號是『快必』創的,那你還可以怪他。那些口號是別人喊,他也跟著喊,或者他是鼓勵別人喊,這樣法律上如果告成的話,那就沒有所謂的言論自由了。」王岸然表示,這些口號幾乎是港人的共同心聲,「只要稍微人多的場合就會爆出去的了。」

未獲保釋的快必,特意請人轉告港人:「不要怕」。王岸然認為,必快的告誡有其用意。他說,很多港人都上網分享過上述的口號或圖片,「快必已經明白了,它不是想針對快必,它是想針對所有的香港人。政府要製造一個寒蟬效應,一個白色恐怖的效應。」

「就是你們不可以說這些侮辱政府的話、憎恨政府的話。」王岸然斥言:「你(港府)不差就不會被人憎恨啦,你不是做得很差,誰有空去侮辱你呢?」

罵林鄭、港府 是正常行為

王岸然同時也在香港數碼廣播主持時事節目,敢言的他在「港版國安法」出台後,仍絲毫不改其作風,「我憎恨政府,我的責任也要發聲,我就說出來咯,在我自己的影片也好,或者我上來做節目也好。我不喜歡這個政府,不喜歡林鄭月娥,我也是很討厭共產黨習近平,那又怎麼樣呢?我們都說習慣了。」

許多人讚許他大膽、勇敢。「我不是大膽,我是正常的,正常就應該是這樣。『快必』是很正常的人,絕對是正常的,現在是政府不正常,告他的那些人不正常。」

他稱讚香港大學中文系畢業的「快必」有極高的文學素養,學問非特首林鄭月娥及警務處長鄧炳強所能及的,「那些人又鬼祟,偷偷摸摸,都是做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要堂堂正正,是吧!你(港府)也找一個大聲公出來,找一個夠大聲夠中氣的人出來和『快必』對質嘛。」

支持「快必」最佳方法:不要怕

他認為「快必」被捕,港府不但沒達到嚇阻港人的目的,反而如此前8月31日港警粗暴地將一名孕婦拉倒在地;9月6日一名12歲女童遭到港警暴力跨坐、壓制在地,港警荒誕的執法畫面紛紛登上國際版面,引來國際社會的撻伐。

他強調,香港人不是新疆人,不會默聲接受強暴,而是群起反抗,「香港是一個國際都會,香港人都明白的,這些是我們的條件,還有香港是重要的,尤其現在整個共產黨、整個中國經濟一直在崩潰。」

他認為港人支持「快必」的最佳方法,「就是不要怕。只要人人都不怕,這個世界就不會有事情可以讓你怕的。」

苛政猛於虎 港人個個是武松

「苛政猛於虎」,港人面對凶殘如虎的中共政權,該如何自處?「現在就是在等著武松出現,其實個個(港人)都是武松,我們只要不怕,大家都是武松。老虎又怎麼樣呢?照打。」

他將動輒失去理智的港警,形容成一隻在郊外具攻擊性的野狗,「你跑,它就咬你了。現在的警察、現在的政府,他們的心態就是這樣的,好欺負的那些人就去欺負。」王岸然說:「我們可以做多一點的,一起去咬回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