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目前仍在全球多地流行,今夏,各國衛生專家和世衛組織都提出警告:中共病毒疫情可能會在今冬大規模反撲。因此,人們很自然地把抗疫的希望寄託於疫苗的研製與投入使用。

先輸出疫情 再輸出疫苗

2020年9月8日,中共在北京高調召開中共病毒抗疫表彰大會,將悲情改寫成豪情,將喪事操辦成喜事。此時,武漢人的悲傷則成了全國戰疫成功主旋律中的一股「逆流」,百步亭萬人宴、方方日記、每天發放500個骨灰盒等黑色敘事已不再是當局狼狽的傷口,反成了不合時宜的私人記憶。

但封鎖真相和抹殺事實終究是卑劣的,只顧煽情從不懺悔的戰疫偉績宣傳模式,引發民眾普遍的反感:「厭惡歌頌,要有教訓!」「絕不能再把歡慶建立在倒下的人悲傷之上。」「官方出的就非常可信?之前『可防可控、人不傳人』是哪個官方說的?李文亮醫生的『造謠』是哪個官方處理的?」

國內「集中力量」改寫疫情敘事,國際上,中共對病毒來源屢屢進行越洋嫁禍,布設疑局迷陣。除此之外,繼口罩外交造假全敗之後,中共在近期又積極謀劃疫苗外交,意圖用「先輸出疫情,再輸出疫苗」的算法打造大國形象,擦除國際不信任陰影。

中共疫苗外交真的能翻盤?

今年秋季開學前後的央視《開學第一課》節目上,中共工程院院士、軍事醫學研究院研究員陳薇稱:2月26日第一批中共病毒疫苗下線,引發質疑。人們紛紛議論:「1月23號武漢封城,2月26號你疫苗就下線,請問,你疫苗是幾時開始研發的,你疫苗針對的病毒標本是甚麼,哪來的,幾時得到的?你疫苗生產前經過了幾期臨床實驗,雙盲測試和三期臨床結果怎樣?獲得了哪級國家機關批准?」

世衛組織過去曾以流感病毒為例,說明鑑定並分離出病毒新毒株,還需大約5至6個月時間來生產疫苗。陳薇所稱的2月26日第一批中共病毒疫苗下線,要麼是自吹自擂,要麼就是生物版的「豆腐渣工程」。

體制內防疫專家談國產疫苗

日前,推特用戶LIFETIME 視界@LifetimeUSCN上傳了一段上海防疫專家張文宏關於疫苗選用的影片。

影片顯示是在一期電視節目錄製中,有觀眾提問,「國產疫苗和進口疫苗之間我們該怎麼選擇?」此時張文宏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反問觀眾:「買國產車還是進口車你們都能鑑別,為甚麼一到疫苗就鑑別不了呢?」

緊接著他又說:「你如果認為國產疫苗質量差,你實際上拷問的不是我,你拷問的是中國的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所以你等於在問我一個問題,中國的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靠得住還是靠不住?」

話到此處,張文宏再次意味深長地反問觀眾:「你說我應該怎麼回答你這個問題?」

國內中共病毒期間,鍾南山和張文宏是中共體制內僅有可以公開發聲的2個防疫專家。9月8日,始終為中共站台的鍾南山獲共和國勛章,而打著擦邊球講話的張文宏絲毫沒有被媒體提及。這再次說明了中共體制的荒謬與反人性。

中共疫苗試驗抄近路、不透明

通常疫苗要經過臨床三期試驗驗證其安全性後,才可繼續往前推進上市。開發疫苗一般需要數年時間。目前中共病毒疫苗有九種已處於三期臨床試驗階段,其中三種來自中國。世衛組織負責人解釋,疫苗進入三期臨床試驗並不意味著研發快要成功。

英國BBC稱,目前世界上有2個國家在中共病毒疫苗試驗上抄近路,引發人們對其安全性的擔憂。首先引起世界震動的是俄羅斯八月中宣佈投入使用疫苗「衛星五號」(Sputnik-V),這款疫苗人體測試不到兩個月。其次投下震撼彈的是中共8月22日宣稱於7月22日正式啟動中共病毒疫苗的緊急使用。

中共宣稱緊急啟用疫苗的人群包括醫務人員、防疫人員、邊檢人員以及保障城市基本運行人員等特殊人群。但外界不清楚具體緊急接種的人數,也不清楚這些接種者是出自於自願還是「被迫自願」。

有報道稱,中俄兩國在特定人群包括軍隊疫苗測試,並非完全是自願「同意」,而是有被強加的成份。且測試人數有限,俄羅斯兩次測試只有38人。張文宏9月13日在陸媒上稱,中國目前有168人完成滅活疫苗3期測試,且經過了五、六個月時間。

在9月上旬北京召開的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港媒記者了解到中共批准的三支疫苗,國藥集團中國生物佔了兩支,目前接種人數達到數十萬人次。根據張文宏所說,我們大致推測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接種的數十萬人次可能不是三期測試。國藥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敬楨自稱,他「以身試藥」於3月30日進行預注射,這個日期到今天也才五個多月。顯然,目前完成三期測試的人數相當有限。

據自由亞洲8月20日報道,中共要求疫苗測試者必須簽署保密協議,不得向外界透露任何疫苗接種信息。北京某公司負責人和同事們於8月中旬在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接種了疫苗,幾位同事表示接種當天出現了嗜睡和乏力症狀,少數人還伴有發燒情況。陸媒《21世紀經濟報道》引述某疫苗公司工作人員說,他們目前不對個人提供疫苗,只與單位接洽。公司自己都還沒有掌握疫苗的保護期。為甚麼不針對個人招募自願者進行測試?原因很簡單,單位要比個人好控制得多,針對單位進行測試,中共易於控制所謂負面信息。

在談到中共病毒疫苗時,「疫苗寶寶之家」維權團體發起人、河南疫苗受害兒童家屬何方美說:「我最擔心的就是信息不透明。我們無法了解到疫苗的副作用,也不知道這些接種者是否的確簽了保密協議。這份協議有哪些內容?又為何不能公開呢?」

前美國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李敦厚認為:「你研發的是甚麼疫苗、是怎樣研發的,這些問題如果能在公有領域(public domain)解釋清楚,大家才不會擔心。」

而中共習慣性流程是,研發上暗箱操作抄近路,文宣上大放厥詞自吹自擂,上市後出問題壓制受害者掩蓋真相。這套流程能確保中共永遠是「偉光正」。

世界對疫苗開發持科學謹慎態度

9月7日,中共官方媒體稱,國產滅活疫苗最快12月底即可上市,預計可達到年產能3億劑次。而僅僅3天前的9月4日,世衛組織發言人哈里斯在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簡報會上說,目前所有已進入進階臨床試驗階段的中共病毒候選疫苗,沒有一支出現已達世衛要求效力的「明確訊號」。哈里斯還表示:「我們真的不預期會在明年中之前看到疫苗普遍接種。」「第3階段(接種試驗)務必要花更長時間,因為我們有必要了解疫苗的保護力和安全性有多高。」

9月8日,美國輝瑞(Pfizer)、英國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德國默克(Merck)、法國賽諾菲(Sanofi)等九大製藥公司高層罕見發表聯合聲明,稱在武肺病毒疫苗經過第三階段臨床試驗證實安全有效之前,不會申請主管機關批准。他們誓言將「只會在第三階段臨床試驗證實疫苗安全有效之後,才會申請批准或緊急使用許可;該試驗的設計與施行就是為了達到聯邦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等專業主管機關規定的條件。」「永遠以接種疫苗者的安全與安康為首要考慮。」聲明同時稱:「該階段試驗(第三階段)必須有至少3萬名受試者參加;這類試驗通常須耗時數年才能完成,還需要長期追蹤才能得知疫苗的保護力可能維持多久。」

而中共不顧科學規律與道德擔憂,急於為國產中共病毒疫苗進行宣傳造勢和短路開發,其政治目的遠大於對生命的救贖。儘管中共宣稱產能可能年量3億,即使如此,中國15億人則需5年才能確保人均一支。但如同非洲大撒幣一樣,中共病毒疫苗,中共同樣走的「崇洋媚外」的路數:外交部7月承諾將為菲律賓提供疫苗的優先使用權;科興生物(Sinovac)8月與印度尼西亞國有製藥公司PT Bio Farma簽訂協議,承諾每年為印尼提供2.5億支疫苗;8月18日,王毅表示中國疫苗將率先惠及非洲國家;9月初,楊潔篪承諾願意優先同緬甸分享;中共將為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國家提供10億美元的疫苗採購貸款……

按照中共對外的承諾,國人自己接種疫苗要等到哪一年?而中共抄近路研製套路下的疫苗外交,最終可能導致的結果不是翻盤而是翻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