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歐視訊峰會舉辦期間,兩位德國國會議員、德國人權組織、世維大會、西藏、香港和蒙古等團體在德國總理府前舉辦了抗議活動。要求歐盟代表在中歐視訊峰會上必須向習近平提出人權問題。德國議員鮑澤表示,「人權是重中之重。沒有人權保障,就沒有投資協議。」

9月14日,歐洲理事會主席夏爾・米歇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歐盟理事會輪值主席國德國總理默克爾等,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召開了歐中視訊峰會。會上,歐盟提出貿易、港版國安法、人權、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和南中國海等議題,要求習近平做出改進。

德國總理府前,抗議活動的主辦方,德國人權組織「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GfbV)主席德琉斯(Ulrich Delius)在開場白中表示,這麼多中國不同地區的團體來參加抗議活動,可見將人權納入與中國國家主席的對話有多麼重要,期望德國及歐盟不要再保持現狀說「我們對人權狀況表示關注」,僅此而已,他強調,「人權不應在人權對話中邊緣化,而必須成為歐盟、德國和中國之間所有討論的中心。」

集會上,兩位國會議員,還有來自世維大會、西藏、蒙古和香港的團體都發了言,「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成員還帶著默克爾和習近平的面具,表演了一場中歐對話的小話劇。

「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成員帶著默克爾和習近平的面具,表演歐中對話活報劇。(大紀元)
「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成員帶著默克爾和習近平的面具,表演歐中對話活報劇。(大紀元)

國會議員:中共在世界舞台變得越來越咄咄逼人

2020年9月14日,中歐視訊峰會舉辦期間,德國人權組織「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GfbV)舉辦抗議活動,要求歐盟代表必須向習近平提出人權問題。圖為德國議員顏森女士(右,Gyde Jensen,FDP)到場聲援。(大紀元)
2020年9月14日,中歐視訊峰會舉辦期間,德國人權組織「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GfbV)舉辦抗議活動,要求歐盟代表必須向習近平提出人權問題。圖為德國議員顏森女士(右,Gyde Jensen,FDP)到場聲援。(大紀元)

德國自民黨國會議員、國會人權委員會主席顏森女士(MdB,Gyde Jensen,FDP)到總理府前發表了演說。她對新唐人電視台表示,她認為今天是默克爾總理跟習近平主席談論侵犯人權的大好時機。我們知道來自再教育營的報告,知道香港的安全局勢和國安法,也看到了中國「在世界舞台上變得越來越咄咄逼人」,這一點必須得到解決。」

顏森女士認為這些不僅要在上周與德國的人權對話範圍內進行,而且最重要的事,還得在今天這樣高級別的中歐視訊峰會上解決這個問題。「我們要求總理和歐盟高層明確表明,特別是在經濟和商業關係方面,在中國實施人權,讓企業也能有所依靠,這點極其重要。」

她說:「人權是通用的,中國已經批准並通過了相應的條約,如不遵守,就會違反國際法。我認為,在企業責任方面也必須明確這一點。」

「歐洲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經濟區,我認為,我們必須共同努力來平衡天平上的砝碼。目前,總理在擔任安理會主席期間,並沒有像我們所期待的那樣做好。」

國會議員:沒人權保障就沒投資協議

德國聯邦議員、綠黨人權政策發言人鮑澤女士(Margarete Bause,Grune)也到現場聲援,她在發言中說,我們發出的信息必須是:「歐洲聯盟必須把人權放在最優先的位置。」

「人權是重中之重。沒有人權保護,就沒有投資協議。」鮑澤議員表示,在與中國的交流和討論中,人權必須是作為歐盟理事會主席國的德國和整個歐盟的首要任務。」

「如果我們看一下近年來中國人權狀況的變化,那是災難性的、令人震驚的。當我們看到新疆的情況,看到再教育營中酷刑的報道,看到試圖離開香港的人被抓起來關進大陸監獄的迫害,我們就知道歐盟的任務是甚麼了。」

「我們還要求禁止受中國政府控制的華為參與德國和歐洲任何的5G網絡建設。5G網絡建設應該由歐洲公司承擔,而不是由受中國政府控制的中國公司來承擔。」

「這些是我們對參加峰會的聯邦總理默克爾、歐洲理事會主席夏爾・米歇爾、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等提出的具體和明確要求。今天,所有歐盟代表都應該跟習近平說清楚這一點。」鮑澤議員表示,「只有這樣,這種對話才真正有意義,才會成功。」

人權協會主席:歐盟應制裁中共迫害人權的責任人

德國人權組織「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GfbV)主席德琉斯(Ulrich Delius,右)和蒙古代表(左)(大紀元)
德國人權組織「為了被脅迫民族協會」(GfbV)主席德琉斯(Ulrich Delius,右)和蒙古代表(左)(大紀元)

德琉斯在接受新唐人電視台採訪時表示,「我們擔心,視像會議將大量關注經濟問題,而很少關注人權問題,所以今天邀請大家一起前來舉辦這次活動。」

德琉斯表示,他們已經注意到,歐洲經濟界比政治界學得快得多,而且經濟界早就了解到,對於中國來說,要實現某些價值觀和對雙方都有利的長期共同承諾是非常困難的。到目前為止,這僅對中方有利。

「很多企業都有這樣的經歷,他們說我們把越來越多的生產轉移到其它國家。我們根本不希望僅僅因為中國存在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產品來自中國,會使企業陷入困境而聲名狼藉。這就是為甚麼我們要把生產轉移到其它東亞國家的原因。」

德琉斯認為,「歐洲政界最終必須注意到這一點,對此作出反應,然後改變其行為。」

針對中共對人權的侵犯,德琉斯認為非常重要的是,歐盟應該探討對嚴重侵犯人權行為的人,制定有針對性的制裁,這是美國風格的一種重要方式。特別追究個別責任人的責任。

他表示,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問題始終在於德國是否可以自己做到,還是必須在歐洲範圍內做到這一點,因為歐洲利益-外交政策始終被定義為「歐洲」。「我們發現談論如何對嚴重侵犯人權行為的人做出有針對性的制裁,這非常重要,這種方法是美國政府風格中非常重要的一種方法,可以這麼說,在這裏採取行動,並說我們現在對個別責任人負有特別責任。我認為,這是唯一有望在中期內對中國施加有效壓力的方式。」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