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9日,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在美國國會舉行聽證會。有智庫學者表示,中共最懼怕的是內部不穩和有朝一日不得不面對民眾的憤怒;也有哈佛教授認為,重大危機下,中國民眾可能跳船,願意選擇不同於中共的社會體制。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的中國問題專家施道安(Andrew Scobell)在書面證詞中說:「中共領導人相信,中共必須強硬,他們無法承擔展示軟弱所帶來的後果。」

他表示,這也證實中共政權的脆弱性,「也就是說,中共相信,中共最大的脆弱性在於國內的安全:政治內鬥、動盪或者民主化所帶來的內部威脅。」

施道安認為,中共最怕國內不穩定以及民眾的憤怒,「中共領導人全力保證國內的穩定,對將來可能出現的混亂非常敏感。」

「對這個所謂『人民共和國』政權的終極諷刺是,它(中共)最大的恐懼在於——有一天,它將不得不直接面對中國人民的憤怒。」「因此,對來自內部挑戰的擔心『使得中共領導人夜不能寐』。」施道安說。

哈佛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賽奇。(USCC視頻截圖)
哈佛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賽奇。(USCC視頻截圖)

哈佛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安東尼.賽奇(Anthony Saich)在書面證詞中說:「看似穩定的政權有可能迅速解散,公民的憤怒會蔓延到街頭。」

他在聽證會現場回答USCC委員的提問時談到中共政權是否穩定的問題。他說,「我想,他們(中產階級)中很多人擔心共產黨是否會從內部瓦解、崩潰或者會發生甚麼事情。他們的生活可能會受到影響。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

賽奇教授認為,在重大危機的衝擊下,中國民眾可能會尋求不同於中共的社會體制。他舉例說,1989年北京發生天安門事件時,「中國民眾就在尋求其它的選擇,他們願意跳船,尋求其它的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