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1日,因言獲罪的前華遠集團董事長任志強案開庭。任被指控涉貪污受賄罪、挪用公款罪、濫用職權罪等罪名。消息顯示法院門口及周圍有很多警察,除「特別邀請的人」外,無人能進入法庭旁聽。到晚間傳出消息,指任志強沒有聘請律師,堅持自辯;面對檢察官當庭指控及法官訊問,絕大部份都拒絕認罪,且給予反駁。

任志強出庭不聘律師 拒絕認罪

台灣中央社9月11日晚間援引消息人士透露,旁聽席除2、3名家屬外,都是官方安排的人員,沒有准許任何人旁聽。而任志強也沒有聘請律師,堅持自辯。

消息人士表示,據他了解,任志強面對檢察官當庭指控及法官訊問,絕大部份都拒絕認罪,且給予反駁,也有一小部份則以「記憶不清」回答。內容則涉及任職華遠期間賬務矛盾、資金流向及圖利家人等。

消息人士指出,任志強出庭時,身體及精神狀態「還算可以」。但院方今天安排的庭訊時間頗長,從上午9時30分進行到近12時休息用餐。午後繼續開庭,法官直到下午3時過後才宣佈休庭,擇期再審。

任志強被捕後,一度傳出其家屬委託了沈志耕律師為其辯護人,但被任志強拒絕。對此,北京媒體人高瑜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任志強堅持自己辯護:「任志強沒有律師,他自己聲明過他自己辯護。 他退休(2014年)的時候,做了職務審計,沒有任何問題。他已經退休那麼多年,你現在給人加四宗罪,大概判多少年?我估計5到10年,甚至10年以上。」

有消息稱,兩個月前,辦案人員承諾協助任志強安排辯護律師,但被拒絕,並回應當局將為自己辯護。一個月前,任志強收到起訴書,對當局指控的罪名,任志強拒絕認罪。

大陸微信傳出兩則消息,透露了9月11日任志強案開庭審理情況。一張微信截圖說:來自潘秘書消息,庭審結束沒有宣判,指任狀態不錯。今天一半說公司的事情,一半說他兒子的事情。

另一張微信截圖說:任志強狀態、身體都很好,他沒有隻言片語的辯論。估計網上會有假辯護詞,但是真辯護詞也會流出來。並提醒後續分辨真假。

任志強的開庭公告9月9日被披露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外的電子看板上。公告顯示,任志強一共被檢方指控貪污、受賄、挪用公款及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等4項罪名。

大量警察戒備 獲准旁聽者大部份為官派人員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知情人士稱,任志強的家屬獲發2至3張旁聽證。當家屬進入法庭後,見法庭內已坐滿了人。但這些旁聽證絕大部份是官方安排的司法界人士。

駐華外媒了解到,包括美國、歐盟、澳洲、日本等西方多國駐華使館曾申請到法院旁聽,但被當局以「防疫」為由而被拒。

中央社從法院現場發出的報道說,在開庭前,法院門口已有多輛警車和許多警察戒備,氣氛森嚴。警察查驗及登記境外媒體的證件後進行驅趕,防止媒體及民眾聚集。儘管媒體轉到法院對面街邊拍攝,也遭警方要求離開。
 
民營企業主、光傳媒創辦人王瑞琴在推特發帖表示,任志強案開庭時,警察說除了有「特別邀請的人」外,無人能進入法庭旁聽。

流亡海外的前中共黨校教授蔡霞在推特上表示,任志強案現在開庭,但無人能進入法院旁聽,除非是「特別邀請的人」。批著法律外衣,實為打擊鎮壓不同政治意見者。可以想見,他們怎麼可能真的公開透明、依法審理呢?!  

重慶媒體人張穎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任志強案件開庭這一天,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門口,可以說是如臨大敵,任何人都不能接近。有很多便衣,也有很多穿制服的警察。在國內,很多人都在關心任志強。因為他作為一個紅二代,敢於大膽地說出真實的反對意見,就可以看出他真的是有良知的人。」

任志強發批習文章後出事  

現年69歲、有紅二代身份的任志強,以敢於公開批評時局著稱,有「任大炮」之稱。2016年2月19日,央視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前往視察時,打出「央視姓黨,絕對忠誠,請您檢閱」的標語後,任志強公開發文批判,同年5月便被留黨查看一年處分。
 
2020年2月,任志強在社交媒體撰文,指由於缺乏新聞和言論自由,中共病毒疫情無法儘早解決,導致形勢惡化,中共應對疫情嚴重失職。還暗示習近平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

任志強在3月份失蹤。美國媒體當時披露稱,除了任志強本人,其大兒子、秘書也被帶走,北京當局將任案定為重大案件。

4月7日,中共北京市紀委宣佈任志強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註定他將遭到牢獄之災。

7月23日,北京市西城區紀委監委宣佈,任志強「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任志強被指「在重大原則問題上不同黨中央保持一致」、「醜化黨和國家形象」等。

任志強還被指控將公款用於高爾夫支出,使用免費提供的辦公、居住場所,非法獲取巨額利潤。「將公權力作為謀取私利的工具⋯⋯不正確履行職責給國有資產造成重大損失;家風敗壞,家教不嚴,夥同子女大肆斂財」。

任志強隨後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並被起訴。
 
任志強出生於1951年3月8日,歷任北京市華遠地產董事長、華遠集團黨委副書記兼董事長、北京市商業銀行(北京銀行前身)監事、新華保險董事,2014年10月退休。持有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碩士學位,曾任北京市政協委員,父親任泉生曾任商業部副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