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5月初提出「內循環」經濟模式以來,引起諸多疑慮。部份民間經濟學家、民營企業家指出,由於沒有法治、一黨營私,中國民間實際情況是消費力不行。而中共內部也有智囊對外媒放風,對「內循環」說法存疑。

「內循環」引發閉關鎖國疑慮

5月23日,習近平在政協經濟界聯組會上提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建構國內國際雙循環」;7月21日在北京企業家座談會上,習再提國內大循環,並指需要持續擴大內需等等。

大陸經濟學家楊斌9月初對大紀元表示,當前中國經濟疲弱,店舖撤店、工人下崗,沒有甚麼行業是好過的,「可能外賣小哥還行、低檔的小店還行,首先,就是消費能力不行了,我感覺比它(當局)公佈的數字糟糕得多,應該是負增長。」

他認為,現在世界經濟已經是國際化、地球村時代,「所謂內循環,就是閉關鎖國,所謂內循環就是沒有循環,北韓、伊朗就是內循環,就是被人制裁了,沒人理你了,就是內循環了。」

學者:「內循環」是政治表態

一位不願具名的大陸民間經濟學者對大紀元說,不論「內循環」或「雙循環」,只是一個口號、概念。這五年來流行過各式各樣的口號,例如「互聯網+」、「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哪一個不是大力宣傳之後,煞有其事的進行政策研究,一段時間後,大家就逐漸不再提了。

這名學者舉例,2018年政府鼓勵「回鄉創業」,反映了當時外資撤廠、工人下崗,很多人只好回老家了,有沒有創業就不管了。至於「網紅經濟」,就是有上百萬、數十萬畢了業的研究生,天天在與紅燈、交警賽跑,在送快遞,這是為了解決年輕人就業的焦慮感而喊出的口號。

學者認為,「內循環」、「雙循環」是因應當前中美由貿易戰、科技戰、金融戰走向脫鉤的趨勢,「從2018、2019年,美國、日本、南韓很多企業不停在撤離中國大陸。」「其背後代表著政治勢力的角逐,代表了不同陣營、不同政治理念,以及不同的經濟發展模式之爭,即主導權之爭。」

他提到,中共實施「改革開放」40年後,西方發現它並沒有進行多大的改革,也沒有真正的落實雙邊開放,沒有遵守加入WTO的十五項承諾,許多時候是表面說一套、背地裏做一套,此舉加深了美國的憂慮,只能與中共劃清界線。

在中美脫鉤的背景下,中共研擬出「內循環」說詞,他認為,「內循環是一種夜郎自大、坐井觀天、癡人說夢、自我安慰,這只是階段性的話題、階段性政策,暫時用來舒緩焦慮,更多是用來安撫民心的政治表態。」

中共智囊承認「內循環」或無法啟動

習近平在8月24日主持的經濟社會領域專家座談會上,再次強調「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並以此作為2021開始的「十四五」規劃下的中國經濟和社會發展方向。

一名來自於高層的政策消息人士,9月11日接受路透社訪問時稱,「雙循環將是十四五規劃的重點。執行起來肯定會有難度。」

另一名拒絕透露姓名的政府顧問說,「如果我們不能做好改革工作,內循環就無法啟動。」這名顧問所謂的改革,包含土地和戶籍制度改革、國有企業帶來的經濟扭曲問題、解決令支出承壓的巨大貧富差距等。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認為,有時候中共內部對政策也存在分歧。對內,由於習對文宣的控制,所有人只能吹捧習的經濟政策多麼英明;但是中共內部也有人對習的政策並不滿意、不看好,這也是路透社這篇報道透露的信息。

一位不願具名的大陸民間企業顧問對大紀元表示,在大陸媒體上能夠看得到的會議,只是在為領導人塑造廣納雅言、從善如流的形象,實際上,這些經濟專家到中南海與會所能做的,就是為政策背書。

這名民間企業顧問說,當局過多地計劃經濟、分配利益,違反市場經濟的潮流,是根本問題,「當局站在一黨之私、一人之私的立場,對於國家政治經濟發展政策,過多地指手畫腳。」就如同北京地產企業家馮侖所說的,「政府老是到企業家懷裏亂摸」。

武漢小企業家:百姓沒錢消費

最近中共官媒也頻頻稱,「內循環」依靠的是內需和消費。

武漢一間民營小企業老闆周引仁對大紀元談起「民間消費力」時說,「沒有錢怎麼消費呢?豬肉貴,吃的、用的都很貴,醫院看病、拿藥都很貴,小孩補習費用很貴,老百姓沒有錢,只能省著點。」

「農村就更可憐了。小孩到城裏打工,省吃儉用買了一套房,農民辛苦種地,幫忙繳按揭。老人沒有退休金、沒有錢看病,有人都喝農藥自殺了。」

他提到,好多工廠都垮了,企業有錢的都往外跑了,好多人都找不到工作,這是全國普遍的情況。受到疫情衝擊,武漢當局曾經透過「消費券」來刺激消費,「大多數人都拿不到,一些不會上網的人也搶不到。」

周引仁說,中共的官僚體制不可能讓百姓富起來的,「中國當官的有錢,從村幹部到最高層,層層都是貪官,他們就是利益的控制者。政府與民爭利,建構了一個不講法治,沒有公平、正義的社會,警察、公安都是為了維護腐敗官員的利益。」

他舉自身的例子,原本在武漢蔡甸區投資經營一間小企業,即使擁有國有土地、私有房產兩證,2013年,機器、設備和原材料全遭政府搶劫走,房子半夜被偷偷拆掉了,8年上訪沒有得到半分賠償。

周引仁說,他前兩天還到北京國家信訪局、中紀委上訪,「每天好幾萬人到北京上訪,這幾年上訪的人越來越多,都沒有解決問題。」「所有的政策說得很好聽,為廣大群眾利益著想,到了官僚手裏,全都是陽奉陰違。」「一個沒有公平正義的社會,你說會有甚麼發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