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發生了很多事。第二季度,美國經濟的年收縮率約為33%,而汽油價格上漲超過12%,製造業增長超過7%。

然而,從3月到8月,股市的發展速度卻大大超過了經濟發展速度。一些專家解釋說,股市與經濟脫節,另一些專家的說法則相反。即使是最高級別的專家,似乎也沒有掌握全部情況。

全是心理學的作用?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金融界傳奇人物羅伯特·希勒(Robert Shiller)認為,股市的行為與市場和經濟基本面關係不大,更多的是與人群心理有關。

但股市上的人群在哪兒?賣家(應該)比買家多。

交易量最多只能說是參差不齊,如果像希勒那樣斷言股市行為是由投資者對「其他投資者」評估不斷變化的新聞後的反應所驅動,而不是由新聞本身所驅動的,這似乎會使股市行為遠遠超出經濟學或實際金融狀況的範疇。

當然,心理學一直在起作用,但在下跌的市場中,人們會賣掉股票轉而買日用品,尤其是有三、四千萬新失業者的時候。

毋庸置疑,關於真正推動股市的因素,有很多相互衝突的數據和觀點,這很好理解。

數字不吻合

首先,經濟數據已經改善,但這不能合理說明我們最近看到的創紀錄的數字。當然,製造業訂單在過去的一個季度中上升,失業申請人數下降,但這些數字本身並不足以證明或解釋股市今年的壯觀表現。

儘管上周股市出現了一些大幅下跌,但在當前和未來充滿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股市收復了自3月份也就是大流行開始爆發以來的所有損失。

未來充滿不確定性

這不正常。通常情況下,不確定性是推動股市下行、加劇波動的主要因素之一。

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性尤其如此,2020年已經目睹了大量的不確定性,而且肯定不是靠任何誇張的想像來度過的。

2020年未來的不確定性從何談起?其實,任何地方都可以。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大流行以及圍繞它的持續負面媒體報道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不確定性。最初,預計有二百多萬美國人死於這種疾病,而醫療設備和藥品短缺以及治療的不確定性達到了發燒狀態,這並非雙關語。

隨後,當然,正在進行的全國性的競選活動已經分裂了整個國家,「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安提法」(Antifa)暴動也在全國範圍內發生,從紐約、明尼阿波利斯、芝加哥到波特蘭、西雅圖等。美國很可能正處於內戰2.0版的邊緣,有些人認為我們已經是了。

但是,等等,事實上未來的不確定性更大。

中共入侵香港,甚至可能侵略台灣的喧囂只是與中國有關的不確定性的開始。在美國,從華為到抖音以及其它領域,還存在著技術-國家安全之戰。

這些數十億美元的衝擊無疑增加了商界的不確定性,更不用說可能有多達200家或更多的中國企業從美國股市退市。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的退休帳戶可能出現大規模中斷和價值損失,這似乎會給股市新增更多的不確定性。

然而,股市仍升至歷史新高。怎麼會這樣?

當然,這不可能是因為未流入股市401(K)的資金所造成的,在3月至6月的幾個月裏,成千上萬的美國人失業了。許多人很快就靠退休帳戶為生,而不是往裏存錢。事實上,許多人仍然如此。

這是一個美聯儲股市

答案很可能是,正如任何股票交易員或精明的財務顧問告訴你的那樣,「永遠不要與美聯儲對賭」。這句格言的意思很清楚:美聯儲不僅推動經濟,也推動股市,今天的情況與以往一樣。

美聯儲確實對股市有著巨大的影響力。事實上,它的影響力如今甚至比大多數人想像的還要更直接、更強大。

這是有充份理由的,它與股市力量關係不大,而與外交政策關係更大。美國股票市場是聯邦政府用來與外國合作甚至獎勵外國的有效工具。

更重要的是,至少從2008年開始,它就一直在例行公事般地進行。

在2015年3月25日《紐約郵報》的一篇文章中,作家約翰·克魯德爾(John Crudele)披露了股市一個非常簡單但卻很強大的一面,他寫道:

「CME集團,即芝加哥期權和大宗商品交易所有一個激勵計劃,根據該計劃,外國央行可以以折扣價購買股市衍生品,比如標準普爾期貨合約。標準普爾期貨合約是操縱市場的首選工具。它們是一種廉價且非常有力的方式,可以引發人為的購買狂潮。」

明白了嗎?標普期貨合約是操縱市場的首選工具。

克魯德爾還以一種非常謙虛的方式指出主要的股市玩家是誰:「當然,外國央行購買標普期貨合約並不需要折扣。外國實體操縱美國股票市場的行為可能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

美國政府如果不利用它們來發揮其優勢,那將是愚蠢的,就像它利用美元的儲備貨幣地位來發揮其優勢一樣。

沒有陰謀。沒有耍花招,也沒有歪曲事實。毫無疑問。但克魯德爾既不是第一個也不是唯一一個指出這一點的人。

在2015年7月13日《商業內幕》的一篇文章中,美國Wolf Street網站創始人、經濟分析師沃爾夫·里希特(Wolf Richter)寫道,北京政權公然操縱上海股市,並補充道,「(就像)美國、日本、歐洲和其它經濟體的央行銀行家們和政府等多年來操縱股市一樣。」

明白了嗎?美國政府操縱股票市場。

更重要的是,外國央行到美國股市來賺錢並得到美聯儲的幫助。推動美聯儲的類似政治利益也推動了歐洲央行(ECB)。

但是美國股市是這個星球上最有效、最高效和最多產的賺錢機器,沒有之一。毫不誇張,這也正是全世界都來華爾街的原因。

這也是為甚麼股市上漲而其它國家卻下跌的重要原因。世界需要金融幫助,而美國股市就要提供幫助。不需要行為理論和投資者的情緒觀察。

還有,是的,驚喜!最大的玩家製定了規則。事情就是這樣,一直如此。

正如那句老話:戰爭太重要了,不能留給將軍們,股市也太重要了,太有價值的外交政策資產不能留給市場力量(market forces)。#

原文Stock Market an Instrument of US Foreign Policy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詹姆斯·R·戈里(James R.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2013年由美國威利出版社出版)一書的作者,並開辦自己的網誌TheBananaRepublican.com。戈里住在美國南加州。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