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來到《大紀元》的【欺世大觀】。最近美帝抓共產黨特務很猛,咱也趕個時髦,插播一個鮮為人知的五面特務給大家看看。

請新客人訂閱咱這個故事台,真人真事,保您不後悔。

4年前,共軍網站拋出「軍事解密」系列,第一組就爆出「紅色特工」,其中最爆的就是「五方特務」袁殊,沒有之一。就是說,除了是中共特務,這傢伙居然同時兼有中統、軍統、日偽和青紅幫等多重身份。

這位五面間諜在近代史上真是罕見。不過,共軍網沒好意思曬出他的可悲下場。沒關係,我們來。本片若干史料參考了顧雪雍撰寫的〈我所知道的「五方特務」袁殊〉。這位顧雪雍被中共劃為「極右分子」,也是九死一生。他的舅父惲逸群是袁殊的結拜兄弟,還是中共高幹,曾擔任《新華日報》、《解放日報》社長,華東新聞出版局長。顧雪雍和袁殊還有袁的部下也有過接觸。

誤入歧途 成為「五方特務」

袁殊1911年生於湖北蘄春,早年在上海立達學園讀書時,接受了「無政府主義」思想,參加學生團體「黑色青年」。他16歲參加北伐戰爭,露出左傾思想。後來留學日本學新聞,開始接觸馬恩學說。回國後,他擔任了中國左翼文化總同盟的常委,創辦左聯《文藝新聞》周刊,積極發表著作和譯作,宣傳馬克思主義。

1931年是袁殊入行

歸國的起始年。他離開左聯,加入中共和中央特科(就是中共最早的特務組織),在有名的特務頭子潘漢年手下幹活兒。潘要他褪去左的色彩,偽裝成灰色人物,好打入國民政府上層。1932年春,袁殊通過表兄賈伯濤的關係,見到上海市社會局長吳醒亞,之後打入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即大名鼎鼎的「中統」。後來他由吳醒亞介紹,當了新聲通訊社的記者,可以出席南京政府的記者招待會,在此期間認識了日本駐滬領事館的副領事巖井英一,這也讓他能又快準地獲取涉日情報。因為關係處得不錯,巖井後來每月還付給袁殊200元的「交際費」。

為獲取更廣泛的情報,袁殊又加入上海有名的青紅幫,成了和幫主杜月笙等人平起平坐的兄弟。1937年6月,潘漢年回到上海做八路軍駐滬辦事處主任,袁殊就又投入黨的懷抱,在潘領導下為中共輸送多方情報。

抗戰全面爆發後,袁殊與日本領事館的關係又引起國民黨軍事情報機關的重視,他陰差陽錯又鑽進了軍統,還被戴笠局長親自任命為軍統上海區國際情報組少將組長,他積極表現,出面組織了懲辦日軍和誅殺臭名昭著漢奸的行動,還得到軍統局的獎勵。不料,小袁的軍統身份忽然被南京汪偽政府特務組織識破,不僅抓了他,還差點被處死。千鈞一髮之際,日本副領事巖井一聲「槍下留人」,小袁又活了。為感謝巖井的救命之恩,袁搖身一變,又參加了日寇的特別調查組,還住進日本特務機關「巖井公館」,公開了漢奸身份。

到此,袁殊成了擁有五方背景的「五面間諜」,按現在看,這簡直就是中國版007啊!不過,這種小命掖在胳肢窩下面,隨時掉地上摔碎的活計,可沒有詹姆斯·邦德的大片好玩和浪漫。

不過小袁的表演也很驚險,各位,還沒訂閱請趕快,有節目您就能及時得到通知,謝過!

為中共提供大量情報

表面看小袁五個主子,但他心裏還是想著為中共服務。鼓吹解放全人類的共產主義偽理想,到現在不還在欺騙大家嗎?

從「八一三」淞滬抗戰爆發到1946年,袁殊為中共提供了大量有價值的情報,他甚至拿了日本人巖井英一給他的錢為中共設立電台和提供活動經費。那時候,「巖井公館」幾乎成了共產黨的情報據點。他從日本人手中獲取的情報包括遠東慕尼黑活動、蘇德戰爭爆發後日本戰略動向的變化、日偽內部的人事更迭、蘇南日軍的兵力部署和清鄉行動具體時間,等等,而他交給日本人的情報並沒有甚麼特別價值。

中共依據這些情報,建立了通往根據地的秘密交通路線,方便人員進出,而新四軍栗裕部隊則憑藉袁殊的情報,跳出了日偽的「籬笆牆」合圍。

袁殊發給軍統的情報是有選擇性的。但他也按軍統的命令組織了兩次特別行動,包括暗殺日偽特務頭子李士群。

袁殊在日偽政府中很努力,受到日寇讚賞,因此不斷陞官,擔任汪偽政府許多要職,甚麼清鄉政工團團長、教育廳長、宣傳部長、保安司令等,1945年抗戰勝利前,他是僅次於汪精衛的大漢奸。

參與屠殺國民黨報人

顧雪雍說,袁殊之所以能得到日本人的信任,還因為他幫助鎮壓抗日報人。江浙淪陷,上海外國租界被日軍包圍成了「孤島」之後,國共兩黨抗日報人為抵制日寇新聞檢查,紛紛聘請外國人當掛名老闆,十多家報紙變身「洋商報」。日偽政府於是採用恐怖手段來對付抗日報刊和報人,先後有近40位報紙總編輯、經理、主筆、記者、編輯遭到殺害和綁架,報社被炸彈襲擊,恐怖得很。

後來卻發現,遭難的報人全是國民黨的,被炸的報社也都是國民黨的,中共的報社和報人卻安然無恙!於是人們漸漸懷疑到袁殊身上,原因是日偽特務並不了解報界情況,名記者袁殊卻是中共黨員,一定是他向日偽提供了施暴黑名單。

袁殊為黨性而泯滅人性,不惜殘害抗日的同行朋友,其主子中共假抗日、真破壞行徑便也昭昭然。

代表中共與日軍秘密談判

1955年潘漢年被捕時,中共公佈其罪狀是:「瞞著黨私自會見汪精衛,違反黨紀,造成不良影響。」事實上,潘是在毛的授意下,去和日軍秘密談判的。

顧雪雍披露,抗戰開始後,毛澤東深感與日軍作戰只會消耗實力,就制定了「聯日反蔣」的謀略,就發密電給新四軍政委饒漱石,讓他派人代表毛與日軍談判。

饒把這個任務交給情報部長潘漢年,潘隨即赴上海「巖井公館」找他的拍檔袁殊,一起去會見特務頭子巖井,然後三人再去見日寇駐中國最高特務機關「梅機關」首腦影佐幀昭少將。巖井和影佐早就與潘漢年熟悉,有「交換情報」的親密關係,這次知道潘是「毛特使」,就更優待他,發給他特別通行證,讓他以「胡越明」的假名,按月在「巖井公館」領取大量活動費,還在最高檔的匯中飯店開房給他住,還為潘舉辦歡迎盛宴,雙方會談3天後,達成重要默契,寫了會談紀要。如今成為毛共通敵的證據。

紀要主要內容是:日軍與共軍停止一切軍事行動,和平共處;中共負責保護鐵路交通安全,不得破壞;中共可到日佔區採購戰略物資;對中共開放長江封鎖線,中共人員物資可順利在長江兩岸通行等。

這使雙方獲得極大好處:日寇不再受中共部隊威脅,得以抽調大量兵力通過鐵路進攻西南的國軍和東南亞盟軍;中共則不再擔心日寇掃蕩,開始在日佔區後方攻佔所有國民黨抗日根據地,使中共大大擴張了地盤和軍力,為最後推翻國民政府奠定了基礎。

談判結束後,影佐指派汪偽江蘇省長兼警政部長、特工頭目李士群陪潘漢年去南京會見汪精衛,通報會談內容。

潘代表毛與日寇談判,袁殊既是翻譯,又是潘的助手,所以袁殊也是中共代表之一,全都受命於毛澤東,潘、袁也成了毛賣國行為的背鍋俠。

改名但抹不去印記

袁殊成功的偽裝,讓國民政府一直都沒有識破。抗戰勝利後,他被任命為忠救軍新制別動隊第5縱隊指揮和軍統直屬第3站站長,中將軍銜。直到1946年初,國民黨方面才發現袁殊溜去了中共根據地,小袁這個「抗戰有功人員」立即變成「共黨漢奸」。軍統對其下達通緝令,去蘇州抄了他家。

當時的華東組織部部長的曾山,也就是曾慶紅的老爸親自找袁殊談話,讓袁殊暫時改名,跟他姓曾。此後,他在山東、東北、大連等地從事策反和在遣返日本軍人僑民中收集情報。「曾達齋」的名字一直用了幾十年。

坐了二十多年中共的牢

中共建政,袁殊來到北京,轉到李克農的情報部門,做日美動向調研工作。潘漢年每次到北京開會,兩人都會見面。1955年,袁殊到北京飯店最後一次看潘漢年,潘十分傷感地說了一句:「凡是搞情報工作的大多數都沒有好下場,中外同行都一樣。」大概預感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場。

果不其然,潘漢年、袁殊先後被捕,袁被判12年。到1967年刑滿時,趕上「文革」,又被關了8年。

1971年,袁殊在秦城監獄寫下詩句「豪情自負忘生死,毀譽一生甘自羞」。誰都不知道他為甚麼「羞」、羞愧還是羞恥?1975年5月袁殊終於出獄,卻又被送到武昌大軍山的一個農場,勞動改造了5年。1980年才回到北京。他老婆離婚後再嫁,文革中受不了批鬥自殺了,兩個兒子宣佈與他劃清界線。潘漢年呢?早就病死在湖南勞改茶場了。

驚人的是,潘、袁案牽連了二千多人。中共炮製這個大冤案,根本原因是潘和袁掌握了毛澤東勾結日寇破壞抗戰的賣國罪證,毛必殺之方心安。

死前常嚎啕大哭

袁殊活到文革結束後的1982年被中共平反,但精神狀況不佳。據他舅舅惲逸群回憶:「有一年中國新年,袁照例邀請多位老友到他家吃飯慶賀新歲,大家坐在他家客廳裏等他,袁從樓上睡房走下來,走到樓梯一半時停下,突然嚎啕大哭起來,等一會走下與大家見面,又談笑如常,好像沒有發生過這一幕,大家也不問他,因為大家明白,經常變臉使他心理扭曲,變得悲喜無常了。」

晚年,袁殊回憶幾十年曲折多變的經歷和坎坷苦難,精神時時受到折磨,到最後竟像瘋子一樣經常大叫大喊,大哭大鬧,狂燥不安。1987年11月26日,五面間諜袁殊在北京嚥下最後一口氣。結束了為共產黨奮鬥一生得到的悽慘下場。

故事講完了。您肯定會聯想,中國共產黨今天還在為了保自己,不斷甩掉沒用的間諜,就像扔垃圾一樣。那位被三藩市中領館推出館外的唐娟,就是中共長長的犧牲品名單上最新的一個。

如果您對我們的節目還滿意,請別忘了點讚、分享給朋友,謝謝您,我們下集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