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突然於內蒙封殺蒙文,引發蒙族全面反抗。多年來,中共不斷蠶食蒙古人經濟利益、踐踏少數民族人權。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今日之決裂不是單單因為廢除蒙文的爭拗,而是對中共長期高壓統治的抵抗。

內蒙詩人仁欽•斯琴朝克圖有詩曰:「魚兒為什麼不會哭,因為大海是她的眼淚。鳥兒為什麼不會迷路,因為她的翅膀在天空。為什麼我們不會跌到,因為我的文字是豎立的。」

滲透南蒙霸地欺凌

蒙古區域自古以戈壁沙漠劃分,謂漠南、漠北、漠西。漠南即今天的內蒙古,北出雁門關,經過大同便是呼和浩特。漠北是蒙古國,乃獨立國,成吉思汗正是出生於境內的斡難河上游。漠西處新疆地區。「內蒙」二字含貶意,故下稱「南蒙」。

蒙族人口分佈於中國北部多個省份,如遼寧、新疆、青海及黑龍江等,而最主要的蒙族群居南蒙,約有600萬,而蒙古國則有300萬。漠南居有科爾沁、土默特部等,漠北七成人口由喀爾喀部構成。

南蒙直接受中共統治,失去了策馬自主的權利。「自治區」乃掛羊頭賣狗肉,蒙文雜誌早被盯上陸續停刊、校園內的成吉思汗像被移除,極權專制下何來自治?文革時期,中共於當地來了一場大規模肅反運動,10萬蒙族人被屠殺或遭迫害致死。隨後在1981年、2011年等先後爆發多起學生運動和示威事件。

經濟方面,南蒙所有土地權盡數歸黨,換句話說蒙古人不再擁有一望無際的高原草場,各市各盟每寸土地皆被中共「黨有化」。蒙族人口比例17%,滿族2%,而漢族則高佔80%,前者在自己家園裡頭反過來變成少數族裔,省長由中共派漢族黨員出任。公司總部設在呼和浩特的蒙牛、伊利奶企的主腦及大股東皆非蒙人。蒙牛由央企中糧集團所控,而伊利背後則是呼市國資委,董事長潘剛為漢族黨員。此外,由於蒙牛、伊利嚴重壟斷市場,近年奶農被欺壓情況愈發嚴重。

中共為了招攬更多漢族遷至南蒙、加速省內遊牧民族與農民城鎮化,以及方便貪官中飽私囊,於境內多處大興土木,釀成大量浪費工程,因此鄂爾多斯不就成了惡名遠播的所謂「鬼城」。南蒙大好風光,給中共搞至一塌糊塗。

今次滅絕蒙古文化政策一出,狐狸尾巴畢露,南蒙蒙族堅強不屈,上街高呼「袓國永遠是蒙古」,齊唱《蒙古永存》、《蒙古人》。中共極權本性大發,旋即驅逐洛杉磯時報記者,有老百姓因護母語不堪壓力而自絕,數百名抗爭者被捕。港人從黃絲或國際新聞渠道得悉一切後,線上喊出「蒙港一條心」,合力反共。

七十年來不斷破壞

旅居德國的南蒙議會主席席海明呼籲:「共產黨現在還講不講法律?」、「蒙古人為了自己民族的生存,我們會堅持到底。」於2016年法廣的一次採訪中,席海明就直言:「內蒙在毛澤東時代就是移民、開荒,對環境造成很大的破壞。今天的沙塵暴也是那個時候打下的底子。後來鄧小平時期,瘋狂掠奪資源。」

近年北京沙塵暴頻發,中共竟推卸責任,冤枉蒙古人放牛、放羊出問題。席海明解釋道:「我們放了幾千年牛羊,操場一直很好。原因不在於我們放牛羊,而是共產黨來了以後,掠奪、開荒、不尊重生態環境的規律、內蒙的氣候。內蒙土地植被層特別淺,一破壞就變成沙漠。內蒙的沙漠一直在擴大。」

近年閉牧後沒有還草,中共又派來了開礦隊伍,繼續挖掘。中糧集團背著牧民,跟官僚們簽訂合同,建造大型全國各地地方官避之則吉的養豬場,違反漠南自然生態,粗暴干涉蒙古人世世代代的生活方式。

養豬場問題繁多,主要包括佔用土地、需要大量水源、污染水源、環境風險、糞尿散發惡臭氣體、豬瘟等。中糧員工將死豬、豬糞扔到草原上,臭氣隨風飄入蒙古包,幾十里外的牧民都聞到,並呈現頭痛、嘔吐。8月13日,四子王旗一百多位牧民打著「堅決反對建豬場」橫幅抗議,兩人被捕。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乃南北朝敕勒族一首民歌,唱出北國草原富饒、壯麗,對遊牧生活的熱愛,與今天的頹喪慘況形成強烈對比。

至於蒙古國,雖擁獨立地位,但亦難逃中共魔掌。它給包圍在中俄之間,屬內陸國,沒有海港,難以與外界直接接觸。貿易上,長年被中共壓榨,如煤出口到中國永遠拿不到國際市價,蒙古人只有握拳強忍。蒙古國提出「第三鄰國」概念,欲打破愁城困局,如今與美國、日本關係發展良好,而美蒙於經濟及軍事上正火速提升「聯手抗共」的意識。

烏蘭巴托不少學者與官員認為,從無數大陸官方演說和文件中推斷,中共已定下了在2049年併吞漠北,「他們會先取香港,後收台灣,繼佔蒙古」,形勢嚴峻。泛蒙古主義再度興起,即「三蒙統一」,漠南、漠西必須擺脫北京枷鎖,不再受共產黨殘酷統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