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期間,醫院裏出現大量失去主人的手機、殯葬館扔滿地手機、大陸三大移動通訊商也暴減了兩千多萬手機卡用戶。也許機主早已化為灰燼。(網絡圖片)
武漢肺炎期間,醫院裏出現大量失去主人的手機、殯葬館扔滿地手機、大陸三大移動通訊商也暴減了兩千多萬手機卡用戶。也許機主早已化為灰燼。(網絡圖片)

雲南機場有人倒地死 探討疫情真相

近日, 有一則影片消息人們互相傳播,說的是在大陸雲南的機場,有人「倒地死」,原因不明。這種狀態,很容易讓人想起今年年初武漢爆發瘟疫期間,一些人因為感染病毒而引發的猝死。

我們看很多媒體在報道時,在說第一波或者第二波疫情,我們之前報道的時候,也提到過類似說法,但其實這種說法是不準確的。今年年初開始爆發的中共病毒疫情,持續到現在都沒結束過,所以不存在第一波或第二波,因為疫情一直都沒停止。

有人說,中共那幾個最壞的人,那些個迫害人民的骨幹份子,怎麼沒太多消息說他們感染哪﹖這讓我想到一些電影情節,為了這個情節的延續,很多大反派是到最後的時候才遭到報應,因為故事情節發展中還需要那些反面角色,全死掉了,這戲也沒人唱了,但這只是早來遲來而已,做壞事的早晚都逃不掉報應,我相信是這樣的。

我個人發現,很多替共產黨辦事的、親共的或者思想中對中共還認可的,或者是西方社會裏所說的那些實際也在搞共產黨那套東西的「左派」或「極左派」,支持共產黨的幕後勢力,等等,被中共病毒感染的人很多。

這個「中共病毒」的名詞怎麼來的?不就是這麼來的嘛。有媒體報道說,這次病毒是衝著中共因素來的。也可能還有一類人,用西方宗教的語言來解釋,可能是罪比較大的,也被感染了,也可能是有這樣的。

現在全球的公開數據統計,因染疫而死已達90多萬人,但是這個數據不包括中國真實的死亡人數。特朗普在9月1日第一次公開說,中國是受疫情影響損失最大、死亡人數最多的,超過世界上任何國家。

中國的實際死亡人數到底有多少,被當局掩蓋著。我曾說過,在今年1、2月,中國移動、中國電信、中國聯通這三大移動通訊商的手機用戶減少了兩千一百萬戶。這是20年以來從沒出現過的情況。過去20年,每年、每月用戶都是增長的。到了1、2月份中共病毒最嚴重的時候,手機用戶損失了2千多萬戶,那麼這些人去哪兒了?就算一人有兩個手機,那也代表著一千多萬人呢,他們去哪裏了?

在1959年至1961年大饑荒年代,中國餓死了幾千萬人。

有人發推特提到這麼一個數據,在那3年裏,有3千多萬人的糧票根本就沒用過,那時買糧食要憑糧票的,那麼這些人去哪兒了?

外媒還報道了新疆集中營關了上百萬人;外國政府的解密文件說「六四」在天安門廣場至少死了一萬人;另外,也一直有媒體在報道,大陸醫院系統活摘器官的數量驚人。

這些數據,跟中共病毒的死亡人數一樣,都被當局嚴密掩蓋著,不承認、不提及也不發佈。也許中共倒台後,這些都將曝光出來,到時一定是天下驚心!

瘟疫中的反思 關懷、良知、認清暴政

不少權威的科學家、衛生機構都在警告說,今年秋冬疫情又要向更猛的方向發展。我們當然希望,這些都不要發生,希望這場疫情能夠儘快散去。

疫情在年初爆發的時候,幾乎全世界的人,特別是中國人,都經歷了一場精神上的壓力,還有前所未有的一種恐懼感。很多人在冷靜下開始反思自己、反思世界、反思和重新衡量自己所面對的中共政權。

我從小就有一個觀念,就是瘟疫肯定是對著壞人去的。我覺得很多人在年初那場恐懼之後,人真的變得更正義了。例如,我就知道有這樣的粉紅人士(傾向於擁護政府的人士),經歷瘟疫之後,一看中共那樣的去處理疫情,掩蓋真相、野蠻封城、處置講真話的人、壞事當好事宣傳等等,一下子就覺醒了,一看中共怎麼這個樣子,從此心裏對中共就產生排斥了。

我們也不知道這疫情到底要持續多久,今後會不會更嚴重。但我就是想,現在真是一個反思的機會,「勿以善小而不為」。常有一個詞形容現在這個世界,叫「物慾橫流」,在遭逢這麼多苦難之後,我們也許真的要想,我們的世界、我們的生活,最欠缺的是甚麼,可能是人與人之間的真正關懷,和被物質追求掩蓋的心底的那份純真、善良、良知。我覺得我們需要這個東西。

反過來講,在你目睹了年初武漢的生靈塗炭、目賭了香港街頭年輕人被專制的鐵拳蹂躪、目睹了日常生活中一次次的言論審查、目睹了新疆集中營內外的生離死別、目睹了內蒙人民為保護文化的叫苦不迭,等等,當你目睹了這一切,作為一個具有良知的人,還能在心裏接受中共這個政權?我不相信。

網民微信「犯禁」 被上老虎凳懲罰

今年8月31日開始,中共網信辦召開「三項整治」專項推進會。針對社交媒體上的自媒體、直播間、商業網絡平台進行處置,已經封號至少559 萬個,直播間被關閉至少7.4 萬個。當局的這個會議還要求,今後大陸自媒體不能轉發官媒新聞、不能報道突發事件、不能發佈房地產負面信息,等等,設了更多的限制,而且敏感詞也越來越多。這是一個例子。

另一個例子,9 月7 日《紐約時報》報道,曾在加拿大居住過的李女士,今年年初在微信上轉發了一篇「自由亞洲電台」的文章,談到的是中國和加拿大外交關係惡化。很快的,第二天,4個公安就找上門來,手裏還帶著槍和盾牌,把李女士帶走,包括她的手機和電腦。結果,李女士被鎖在老虎凳上,反覆訊問她這篇文章是怎麼回事,海外聯繫人都有誰;還要李女士簽署一個認罪書和支持中共的宣誓書,才得以釋放。以上這些遭遇,僅僅因為在微信上轉發了一篇外媒文章,可見中共風聲鶴唳的程度。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言論審查如此嚴苛,而已故武漢醫生、被稱為「吹哨人」的李文亮的微博還在,他生前最後一則帖文的下面,目前已經足足有超過100萬則留言,使得這則帖文成了人們緬懷這位吹哨人的「哭牆」。為甚麼全國那麼大範圍的,針對李文亮進行祭奠,這種在黨的眼裏看應該是「反動」的做法,怎麼他的帳號還被保存,而且還能在熱搜中顯示。是在乎民意嗎?我覺得不是,中共根本無所謂民意,它可以毀掉香港,國際臉面都不要,控制一個已故醫生的微博,對它們來說易如反掌。我想原因在於,中共的洗腦和言論控制,是越來越精細化,它甚至會有意給大家保留一個人民心中的英雄,對統治無害,但是呢,又能給它橡皮圖章式的「言論自由」塗脂抹粉。我覺得大家能夠清楚這一點,也是必要的。

中共在港搞「白蟻政策」 12港人仍扣深圳

曾經在香港替中共秘密活動的政治人士吳荻舟,曾在1966 年說過一席話:當時的英國想每年從香港拿走最多幾十萬元,但是共產黨要通過香港「拿整個世界」,而且明確提出,香港的外匯不是中共的最高目的,而是通過香港面向世界。吳荻舟提到,中共通過香港,要使出三種手段:第一,通過香港,輸出革命;第二,通過香港,掌握敵情;第三,通過香港,滲透西方。

關於「滲透西方」,吳荻舟說,中共有一個「白蟻政策」,意思就是像白蟻一樣默默蛀蝕香港和西方社會,進而達到拿下全世界,也就是現黨魁所說的「天下一家」的概念。因此,吳荻舟反覆說過,對香港,「越遲解放越好」。也就是說,中共自始至終都在利用著香港,直到香港不再有利用價值,或者開始恐懼香港所堅持的價值觀。

「越遲解放越好」, 香港抗爭者會認為,你不「解放」才好。不是有那句話說:解放前,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解放後,終於過上了豬狗一樣的生活。

8月23日,有12名香港抗爭者,乘船準備去台灣避難,結果在海上被廣東省的公安給截住了,至今還被關押在深圳市鹽田看守所。一名大陸律師盧思位替他們中的一位抗爭者做法律申訴,結果遭到了大陸五毛的圍攻,而這位律師說,當局覺得這12個香港出逃抗爭者的案子很重大敏感。之前還有消息說,這12個人中,甚至還有人要面臨無期徒刑的關押。這是中共《港區國安法》進入香港後,持續造成的惡劣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