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不完全公開資料顯示,中共當局對「腦控」技術的研究起碼長達二十多年,軍方、科研部門和高校等單位均有參與。然而近年來,越來越多中國民眾實名披露自己是「腦控」實驗受害人,每天24小時被「顱內傳音」等手段騷擾,身心遭受極大傷害。

一探中共「腦控」計劃

21世紀以來,全球許多國家將腦科學研究作為重要發展領域,相繼制定腦科學計劃,並將其融入納米、生物、信息、認識等科技領域。與此同時,高效的交互技術——包括腦機、腦腦交互,腦對機、腦對腦信號的傳播與控制技術產生,傳統戰爭戰鬥力的構成方式被改變。

對於這一學科在軍事上的應用,中共解放軍官方新聞門戶「中國軍網」在2017年2月發表「制腦權:戰爭制權的『皇冠』」一文,稱「人是決定戰爭勝負的決定性因素。如果控制了人的『腦』,奪取制腦權,那麼就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我們必須建立基於腦這一核心要素的軍事戰略和國家安全體系,防患於未然。」

2019年1月15日,中共喉舌「新華社」轉載《中國國防報》的文章「腦控武器的制勝之道」,聲稱「腦科學技術潛藏著巨大的軍事價值」,「腦控武器的目的不是消滅敵人肉體,而是征服敵人的意志,這意味著戰爭的制勝之道從『毀傷』走向『操控』」,且新的控腦技術無需在人腦中植入晶片,電磁波、光線、聲波、氣味等都可以成為媒介。

那麼,中共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大力發展「腦控」技術呢?

據官方公開資料及報道顯示,中國科學家於2001年10月赴瑞典參加人類腦計劃第四次工作會議,成為該計劃第20個成員國。當時,解放軍301醫院、大連理工大學、浙江大學、中科院等單位都已參與中華人類腦計劃和神經信息學工作,並在基礎和臨床研究方面取得不少科研成果,在某些領域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

2012年,軍事醫學科學院放射與輻射醫學研究所發表題為「意識控制武器與行為學圖像數據庫的建立」的論文。

文中介紹意識控制武器(又稱思想控制武器)的實施對象是人,可以從視覺、聽覺、觸覺、味覺、嗅覺、情緒、潛意識、夢境等方面對人進行控制,使人產生憤怒、恐懼、羞恥、悔恨等情緒,最終使受害者整日處於不良的精神狀態,甚至引導人自殺行為。意識控制武器可通過物理、化學以及時空方式實施,其中時空方式直接作用於人的意識。

文中還稱,意識控制首先要選定特定人群進行意識控制,然後通過行為學分析,建立起視覺、聽覺、觸覺、味覺、嗅覺等行為數據庫,再按照意識控制武器數據庫分為攻擊性和防禦性數據庫,以開展武器傷害和醫學防護研究。

2015年,「中國腦計劃」獲國務院批示,被列為「事關我國未來發展的重大科技項目」之一;2016年,「腦科學與類腦研究」被「十三五」規劃綱要確定為重大科技創新項目和工程之一;2017年初,「腦科學與類腦研究」被作為「科技創新2030重大項目」已啟動的試點之一,進入編制項目實施方案階段。

2018年6月,「中國軍網」再發「未來戰爭或將從『腦皮層』打響 腦控武器你了解嗎」一文。文章稱,每個人的腦電波「指紋」都是獨一無二的,利用其特徵的唯一性,先採集人腦電波的特徵碼存入電腦,再通過專門的「翻譯」軟件解讀視覺、聽覺、語言、情感等神經活動信號,事實上就完成了「讀心術」。

文章表示,研製腦控武器還需要數據庫中成千上萬個腦電波樣本的大數據分析,來得到心理特徵與腦電波形狀的對應關係。之後,專業技術人員利用電磁波等媒介向人體發射特定信號,腦控武器就可以悄無聲息地改變人類的情緒狀態,最終達到特定的軍事目的。

人腦信息數據從何而來?

那麼,中共科研部門從何取得龐大的腦電波樣本,以建立大數據庫?

中科院官網信息顯示,2002年9月,中國40多位相關專家在香山研討國內外腦研究狀況、如何應對國際形勢等問題,提出要憑「中國特色」加入國際人類腦計劃,「發揮自己的長處」,而列舉的第一個「長處」就是「我們人類腦資源豐富」。

中共科學技術部的官方報紙《科技日報》在2017年3月發文「等你上線,中國『腦計劃』」,文章採訪全國人大代表、復旦大學腦科學研究院院長馬蘭。馬蘭介紹,中國開展腦科學研究有很多優勢,其中提到「中國人口眾多,腦疾病患者數量較大,為開展腦研究提供了豐富的資源」。

但是,就醫的腦疾病患能否滿足研究中所要收集的憤怒、恐懼、羞恥、悔恨等各種負面情緒,並足以建立大數據庫,外界目前不得而知。

此外,軍事醫學科學院放射與輻射醫學研究所發表的論文中提到,意識控制首先要選定特定人群進行控制,不知哪些個體成為實驗對象,他們是否知情並同意參與。

腦控受害者反抗迫害

近年來,全國各地出現大量自稱是腦控受害者的民眾,其中不少人是從「顱內傳音」中被告知已被腦控。

據受害人姚多傑統計,他的「難友」最起碼來自19個省和3個直轄市,受害起始時間從2000年到近年不一,年齡從小孩到老人不等,從事不同行業。這些人所描述的受害情況有以下幾個共同點,且符合被腦控後產生的狀態。

第一,他們的腦中能接受到語音,24小時對他們進行羞辱、謾罵,或發送自殘等指令;

第二,被強制輸入悲傷、恐懼、絕望等情緒;

第三,會莫名地反覆回憶自己所做過的錯事,醜事,豔事;

第四,被迫陷入負面的「人工夢境」,且能明確區分其與普通夢境不同;

第五,肌肉莫名抽動,無法集中注意力,無方向感,常感到胸部悶、脹痛,聽到蟬鳴、電交流聲等噪音,皮膚有火烤針刺般的灼熱感,局部發麻。

此外,由於所有感受只發生在受害人身上,周圍的人無法理解,甚至誤認為他們精神出現問題,所以多數受害者孤立無助。

這些年,腦控受害人抱團取暖,不斷向各公安部門集體報案,並向各級信訪部門反映問題,要求立案破案,立法監督腦控實驗,讓他們早日「解控」。但從目前反饋的情況來看,維權依然困難重重。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
(知情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