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中共每年有三場政治騷,一場是全國「兩會」公開演出,一場是「北戴河會議」閉門開,一場是中央全會半公開。雖然都是例行公事,但當局也不敢大意,生怕萬一。現在還剩下個「五中全會」,表面上習近平大局在握,實則是如坐針氈,因為今年的國內國際形勢變化實在太大、太快、太出人意料、太變化莫測了。

去年「四中全會」,萬般嚴防死守,也還出了個重慶三把手任學鋒「因病去世」的鬧劇,重重掩蓋下的血腥、恐怖還是流淌出來。今年的局面比「四中全會」嚴峻太多,五中全會恐怕就不是杜絕「萬一」的問題,而是要提防風雲突變了。

五中全會的主要議題是「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這是明線,還有一條暗線,就是是否安排接班梯隊。明線是政見(「路線、方針、政策」)問題,暗線是權力分配問題,明暗交錯,難分難解。

針對明線,作為當政者,習近平還控制著話語權,為「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定下基調(見7月30日政治局會議)。第一、否認現實危機,強調三個「仍然」:「我國發展仍然處於戰略機遇期」,「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我國已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發展具有多方面優勢和條件,同時發展不平衡不充份問題仍然突出」。

第二、從持久戰的角度出發,「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9月1日,習進一步提出這是「戰略決策,是事關全局的系統性深層次變革」。

習將「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結合起來,透露了習強烈的企圖心。雖然,這種做法也是有前例的。例如,毛澤東垂死之際,1975年,還搞了個《1976—1985年發展國民經濟十年規劃綱要》。又如,江澤民上台後,於1991搞了個十年規劃和「八五」計劃、1995年搞了個「九五」計劃和2010年遠景目標。對於中國今天經濟的困境,它們都是有功勞的。

習超越江的地方,是敢於把國家主席限任兩屆的制度給取消。現在確立一個2035年遠景目標,這就不能不使人揣測習要連任三屆、四屆,甚至是要終身制。現在的7個常委,都是1950年代的人(趙樂際最年輕,1957年出生),沒有年齡梯隊,顯然習是想讓他們都到站(「20大」)下車,自己再來重新組閣。

這些人都能甘心下嗎?空下的這些位置,又有多少人、多少派系勢力在擠破腦袋、使盡手段?接班人問題本來就是中共的死穴、老大難問題,現在更加激化了,危機空前,可以說遠遠超過了毛、鄧時代。

去年四中全會召開前,放風常委人數可能會有變化,雖然這個情況後來並未出現,但絕不是空穴來風。目前離五中全會還有一個月,尚無類似放風,但接班人問題的暗中較量應該是更加激烈,並且不能排除五中全會破局的可能。

這種可能,我們可以結合今年的政治形勢來看。今年的政局有兩點很特別。

其一,有股力量在將習近平和李克強的差別和分歧公開化,習近平的強硬和僵化與李克強的「弱勢」或「示弱」形成鮮明的對比,甚至,8月3日北斗系統開通儀式上習的親信劉鶴公開侮辱李克強。

其二,以今年3月任志強譴責習近平的公開信事件為標誌,不少紅二代要求政改,各種逼宮消息滿天飛,與任志強關係密切的王岐山很長時間銷聲匿跡;9月3日上午,中共高層前往位於北京市郊蘆溝橋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王岐山才有露面,而王的這次露面更多是形式、安撫性的,顯示習王關係頗為複雜。

大家知道,在18大後這五年,習和李克強、王岐山是政治聯盟,甚至是夥伴;現在和李克強、王岐山分化了(或被分化了),習在中共黨內真的是孤家寡人了,沒有真正可以依靠的政治勢力;同時,速成的「習家軍」這幾年的擴容也是相當遲緩的,既非兵強馬壯,也非忠心耿耿(詳見筆者〈習近平何人可用〉一文);因此,習的真實政治處境岌岌可危。

目前,習似乎還「穩坐釣魚台」,是因為:第一、習向左轉,黨內各派勢力在有嚴重保留的前提下,仍樂於習在前台苦撐,當「苦主」、「背鍋」;第二、尚無取代習的適當人物浮現。

習對這一切似乎還懵懵懂懂,「夢裏不知身是客,一晌貪歡」,還在為「保黨」和五中全會盡心竭力,甚至有些喪失理智,例如:

◆9月8日,在中國大陸的疫情仍然沒有退去,淪為中共海外黨支部的世界衛生組織尚且警告「不要高興得太早」時,習卻急迫地召開最高規格的抗疫表彰大會,堪比17年前2003年在北京舉行的「非典慶功會」。但不同的是,2003年的「非典慶功會」是在中國大陸最後一名非典患者出院之後,且國際上非典病毒也銷聲匿跡;而今年慶功會的同時,中國大陸乃至世界範圍內還有不斷新增的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確診病例。

◆面對「去中共化」、「脫鉤」的大趨勢,9月4日,習在2020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全球服務貿易峰會上致辭,稱繼續擴大對外開放,要死撐「國際循環」。

◆面對區分中共與中國、還原歷史真相、全球「清共」潮起的現實,9月3日,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的座談會上,習大談五個「絕不答應」,引起各界強烈批評。

習近平即使如此保黨,但黨能保得住嗎?而且,歷史上的黨魁從來都只是黨的一枚棋子,難得好下場。現在亡黨危機空前,以追責為藉口,以接班人安排為核心,各派政治勢力對習的圍獵勢必越演越烈;然而,他們難以想到的是,內鬥或許正是中共解體的實現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