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年桂花樹全砍光 名巷從此「只留其名,不聞花香」

四川成都青羊區,有一條300年歷史的桂花巷,路邊的桂花樹,每逢夏季飄香,遠近馳名。近日,桂花樹一夜之間全被砍掉。持續飄香了300年的桂花巷,從此以後只餘其名,不聞花香。巷內的商家、居民表示非常惋惜,不能接受。

當地綠化管理處稱本來是要將桂花樹移植,但施工單位「擅自砍伐」。巷內民眾不買賬,認為官方在互相推卸責任。

桂花巷位於成都市核心城區,離世界著名的寬窄巷子景區,僅有一街之隔。

早在清代,成都桂花巷是十一條兵丁胡同之一,時稱「丹桂胡同」。小巷不足千米,巷內聚集著各種小食店、小茶館、小商戶。巷內兩旁的金黃桂花意韻十足,每到秋季,金桂飄香,悠閒的居民坐在桂花樹下,愜意暢談,是成都獨特一景。

特朗普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挪威國會議員泰布林傑德接受霍士新聞訪問時表示,特朗普促成以色列與阿聯酋關係正常化,化解全球長久以來的衝突,遂提名特朗普角逐2021年諾貝爾和平獎。

泰布林傑德曾在2018年提名特朗普角逐諾貝爾和平獎,他表示,自己並非特朗普的支持者,但認為相比其他大多數獲提名和平獎的人,特朗普在促成國際間和平關係時做得更多。

蒙族公安造反拒出勤  趙克志密令「毫不留情」

中共強行取消蒙古語小學教學,蒙古族人發起大規模抗議,當局調派大量特警進駐,開始四處抓人。

公安部部長趙克志,8月29日至9月2日親自到內蒙古督戰。有消息指,趙克志密令「毫不留情」鎮壓,要「快速平息」事件。

《洛杉磯時報》報道說,一名要求匿名的當地蒙古族公安披露,在過去近兩週時間裏,全內蒙古的安全部隊都在超時工作。他所在的警局這兩週,每天都抓幾個人。幾乎每2到3小時就收到指示要捉拿新目標。

該公安證實,警方強迫蒙古族簽署保證書,聲明不反對政府的教育計劃,否則會被拘捕。該消息人士說內蒙的情形「很嚇人」,被抓的人士中,包括老人、孕婦和中學生。

這名蒙古族公安還表示,很多蒙古族的公安警察都不願意參與鎮壓,拒絕出勤。他說:「我是蒙古人,我不抓蒙古人。」他還證實,警方拘捕爭取母語權益的人「沒有法律基礎」。

《洛杉磯時報》一名女記者,近日在內蒙古自治區採訪時,被當局扣留,其間遭到警員勒喉嚨的暴力對待。扣押4個多小時後被內蒙古驅逐出境。

台媒:中南海逼出「五獨」習近平危機倒數

台灣《自由時報》發表文章說,中共常常提及的所謂「台獨」、「港獨」、「蒙獨」、「藏獨」、「疆獨」等五獨,現已成為習近平最棘手的難題。

報道說,習近平上台後不斷想幹大事,在國際上推動一帶一路,擴張霸權。在國內外處處點火,對港撕毀中英聯合聲明;對台推動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對新疆以反恐之名,實施所謂「再教育」;對內蒙全面漢化,消滅蒙語教學;對藏人強化控制,恐懼藏獨發生。

報道分析說,中共才是所有動亂的禍根,所謂的五獨問題全是中共數十年的非法操作逼出來的。這五個方面已成為習近平最棘手的難題。

目前,美國兩黨、歐盟、澳洲、印度等多國在對華政策上形成共識,即採取強硬路線,維護自由民主的價值觀,維護國家主權和利益。歐洲也變得越來越強硬了,不再受中共迷惑,美歐結成的巨網,正在對中共步步收緊,習的危機已進入倒數。

中共公佈澳籍女主持罪名 澳洲兩記者被國安連夜問話

日前,被中共拘捕的澳籍華裔記者成蕾的處境有最新消息。

9月8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首次提到成蕾事件。他說,成蕾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因此有關部門最近開始對她進行調查。但沒有提及成蕾究竟犯了甚麼事。

成蕾服務於中共大外宣機構中國環球電視網,曾多次強調自己是「三好學生」,還批評澳洲人權,自己則最想幫助「講好中國故事」。這種「正能量」人物,突然被捕,箇中原因引起外界各種猜測。

梳理一下成蕾這1年左右的言論,自中共病毒爆發後,成蕾不再傳遞「正能量」,開始披露疫情真相。

從1月至3月,成蕾在Facebook公開批評中共,例如她寫道:「中國社交媒體上熱度最高的詞是『感恩』,是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兩天前在新聞發佈會上提起來的,背景是要武漢市民『感激(黨和親愛的領導)』。」

她又提到:「900萬人在一個鬼城裡被關了一個多月,醫生護士在被告知『不存在人和人之間的傳染後被感染』去世,沒有足夠的防護措施,超過3000個家庭沒能好好地和所愛的家人告別,屍體被立即火化,停屍房裡到處都是手機。」

有分析指,成蕾披露疫情真相,觸動了中共的逆鱗,可能是被抓的原因。

成蕾被拘捕後,澳洲廣播公司(ABC)駐北京記者博圖斯(Bill Birtles)和澳洲《金融評論報》(AFR)駐上海的記者史密斯(Michael Smith),曾對成蕾被拘留一事進行了廣泛報道。

澳洲外交部上周警告兩人應離開中國。博圖斯原本安排3日動身,但7名公安於2日晚進入他的寓所並禁止他離境。此外,史密斯也在同一晚被中共公安盯上,兩人都是因為成蕾案遭到問話。之後兩名記者尋求澳洲大使館的庇護,並於7日離開中國。

記者驚恐回憶:7名國安半夜闖入 被強光照射

兩名澳洲記者事後透露了被中共國安「問話」的恐怖經歷。

史密斯回憶說:「半夜12:30,我被前門重重的敲門聲驚醒。有7名警察闖入寓所,我被他們團團圍住。」

他說,那些人用強光照著他的臉,很恐怖,並對他錄影。他們自稱是國安人員,要史密斯提供一些他們調查事件中涉及的事情。

博圖斯8日在澳洲廣播公司電視節目中說,「這事讓人感到政治性非常、非常強。令人覺得很像澳洲和中國展開了一場外交爭鬥。」

史密斯和博圖斯,在澳洲大使館躲了5天,最後在澳洲外交人員的陪同下,接受了中國國安人員一個小時的問話,主要涉及成蕾的案件。

兩人9月8日回到悉尼。

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事後對去中國旅遊的國民再發警告,提醒在中國有被任意拘留的風險。

中印互控朝天鳴槍 共軍手持長柄關刀

9月6日,中印邊境傳出槍聲,這是45年以來首次開槍,令中印衝突再度升溫。中共軍方指控印度軍隊9月7日在拉達克東部班公錯南岸「鳴槍威脅」。但印度方面否認指控,並指是中方開槍。

9月8日,新德里電視台(NDTV)獨家登出一張照片,顯示一隊中共士兵一字排開,幾乎每人都背著一把自動步槍,並手持長刀。

報道說,這些「中世紀風格長刀」和自動步槍顯示,中方可能打算發動一場類似6月15日加勒萬河谷(Galwan Valley)事件的血腥襲擊。那次衝突中有20名印度士兵喪生。

近日,印度媒體披露鳴槍細節。印度媒體引述「保護印度」網站(Guarding India)的獨家消息稱,中印邊境開槍發生於當地時間6日,當時中方軍隊手持原始武器,並朝楚舒勒村附近的狹窄山谷、古爾峽谷(Spanggur Gap)神炮山的印度駐軍方向前進。

印方研判,中方士兵可能試圖再度發動另一場類似加爾萬河谷事件。印度軍隊明確警告中方士兵必須立刻返回。據了解,印度的駐兵大約只有30至40人,而中方當時的士兵高達200人。

然而,中方軍隊不顧警告,繼續往前推進。為了避免再度發生像6月中旬的流血衝突事件,印度士兵選擇了鳴槍警告。

《今日印度》雜誌9月8日早前引述印度軍方消息人士稱,是中共士兵向印度陣地開火後,印軍才鳴槍示警。

德國之聲9月8日報道指,中共官媒很少在第一時間報道中印衝突事件,但這次軍方官媒快速反應報道鳴槍事件,事態嚴重可見一斑。

自民黨總裁選舉確定候選人 日美同盟不變

9月8日,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政務調查會長岸田文雄,以及前幹事長石破茂三人,在自民黨內登記參選黨魁。14日,自民黨開始計票。16日,臨時國會將選出新首相。

菅義偉目前獲黨內多數派系支持,被認爲最可能當選。他在8日表示,將繼承前首相安倍晉三的經濟政策,通過深入改革和投資,實現經濟強勁增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