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9月9日的中共官媒報道,北京即將建「以科技創新、服務業開放、數字經濟為主要特徵的自由貿易試驗區」。這是在4日召開的2020年中國國際服貿會上,習近平致辭時提到的。隨後,北京市的官員們紛紛表態,並透露了相關政策。目前,《北京市促進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行動綱要(2020—2022年)》《北京市關於打造數字貿易試驗區的實施方案》《北京國際大數據交易所設立工作實施方案》等文件已經正式發佈。

不僅如此,北京還將推出一攬子政策,比如大力支持中小企業數字化賦能;制定實施北京知識產權保護與促進條例,探索開展國際知識產權交易、知識產權證券化;針對相關公司的研發也會給予一些稅收優惠等。

將中共的政治文化中心打造成自貿區,中南海在打甚麼主意?要知道,去年一年,北京當局除了批准以發展AI人工智能、區塊鏈、大數據等數字經濟為主的上海自貿區臨港新片區外,還批准了在山東、江蘇、廣西、河北、雲南、黑龍江6個省建立自貿區。加上過去幾年批准的自貿區,中國從南到北已經有了18個自貿區。

建自貿區的目的當然是吸引外資投資和技術,可是從已批准的18個自貿區的推行效果看,可以說是慘不忍睹。以中共成立的首個自貿區上海自貿區為例,受中美貿易戰和疫情影響,如今是大不如預期。路透社去年9月根據走訪的報道指,上海自貿區內,許多辦公室人去樓空,玻璃大門緊鎖,裏面椅子傾倒,桌上空無一物。曾經門庭若市的美食街攤商也歇業,用過的筷子和塑料盒散落一地。

作為中國經濟中心的上海自貿區尚且如此,更遑論其它地區?而究其原因在於中共不兌現承諾,如曾承諾人民幣可自由兌換,但迄今貨幣仍不能自由流通。此外,中國的網絡監控、缺乏網絡自由和真正的法治,都是阻礙外商投資和難以吸引海外優秀人才回歸的原因。

東方資本研究所總經理柯里爾(Andrew Collier)曾在大紀元的一篇報道中說,「自貿區減少地方政府徵稅機會,也與北京當局試圖減少資本外逃的努力相牴觸。自貿區內有很多互相衝突的利益,所以最終它們也無法像北京希望的那樣有效。同樣的議題也會影響新設的自貿區。」

顯然,中共一方面想吸引海外的資金和技術,一方面又不願放棄控制人民、控制技術、控制金融,所以其建了這麼多自貿區都少見成功。北京的自貿區建立後,結果會有兩樣嗎?尤其在中共刻意隱瞞病毒真相並將其散播到全世界,以及在美國特朗普政府推出一系列針對中共的制裁措施,並要求美國公司離開中國後,還有多少外國人會相信中共而去大陸投資呢?就連曾與中共打的火熱的蘋果公司都已經將生產鏈遷到了東南亞。

想必中南海對於自貿區的困境心知肚明,但為何還要在此時推出在北京建自貿區呢?

按照中共的說辭,之所以選擇北京建自貿區,是因為北京發展數字貿易優勢明顯,數字經濟佔全市GDP比重超過50%;服務貿易持續快速發展,年均增速超過15%。

不知看官們是否從中共的說辭以及出台的政策方案中看出了一絲端倪?請注意幾個關鍵詞:數字經濟、數字貿易、大數據交易所。換言之,北京建自貿區的真正目的就是要推行數字經濟和數字貿易。而早在今年5月5日晚,中國銀行前行長、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區塊鏈研究組組長李禮輝在網絡直播中,明確表示「數碼貨幣在未來的全球數字經濟競爭中居於核心地位,當前很有必要抓緊研究發行中國主導的全球性數碼貨幣的可行路徑和實施方案」。

聯想到之前深圳、成都、蘇州、雄安新區等地進行的數碼人民幣的試點,工、農、中、建四大行陸續內測「數碼人民幣」電子錢包,中南海在富人集中的北京急急忙忙推出以「數字經濟」為主的北京自貿區,就是要加快推行數碼人民幣,推行數字貿易,掩蓋其所面臨的重重政治經濟危機,加強對民眾的控制。

如此匆忙的一個重要原因是與美國施壓有關。從特朗普等美國政要的一系列講話和行動,中南海業已感覺到了美國正在加速與中共脫鉤,而這必將進一步加速中共的政治經濟危機。目前,中國貨幣瘋狂超發,貨幣嚴重貶值,物價上漲,經濟更是下滑嚴重,中小企業倒閉嚴重,失業率急劇攀升。此外,由於南方的水災和北方的颱風災害,糧食危機已不可避免。而中南海最為害怕的是經濟危機引發民憤,進而導致本就根基不穩的中共政權的危機。

為了維持風雨飄搖中的政權,中南海早已或公開或悄悄地提出了計劃經濟,提升了供銷社的地位,甚至有些地方還出現了定點糧店。中共國有銀行還強行收編民營企業支付寶、微信支付,為中共當局在中國數字支付領域的壟斷地位做準備。如今再強力推出數碼貨幣、數字經濟,就是要掩蓋中共人為製造通脹的罪證,控制貨幣流通,抑制中美脫鉤後市場出現的惡性通貨膨脹。

而推出數字經濟的另一個目的就是監控民眾。對此,中共禦用專家、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產業部副主任卞永祖毫不隱諱地稱,數碼人民幣「不僅可讓央行及金融部門更精準把握貨幣流向,令未來貨幣政策會更加精準有力,並且有利於政府了解市民收入情況,幫助政府精準管理及合理調控社會財富」。

也就是說,在數字經濟下,民眾的每一筆支出乃至交易活動都會被中共所掌握,中共藉此可以監控全社會的財富流動。如果再配合健康碼、數字ID、面部識別、GPS等其他監控技術,中共對民眾的監控,尤其是異見人士,達到無以復加的程度,從而維護其虛弱的政權。而且,它還能成為掌權者栽贓打擊、搶奪財產的手段。

看來,中南海真的急了!只是中南海想抓住的這根救命稻草,看起來很不錯,但以中共的無恥和無能,數字經濟和數碼貨幣的推行只會進一步摧毀民生,引發民眾發自心底的不滿,而這只能加速中共的垮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