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南加大(USC)一名教授因在上課時引用了一個漢語詞,被個別學生以「歧視黑人」為由投訴,甚至遭到校方停課。對此,南加大學生會聯署致信,譴責校方行為魯莽不恰當,並將此事定義為「文革」作風。同時也有近萬人響應網上的徵簽活動,要求校方立即恢復該教授的職位。

事件的當事人格雷格·帕頓(Greg Patton),是南加大馬歇爾商學院的教授,曾獲得過眾多教學獎勵,被評為南加大最優秀的教授之一。

8月20日,他在網上給學生上傳播學課程時,介紹了不同文化中的填充詞,其中引用了中文 「那個」 舉例,當時他讀出的發音是 「Naaga」 。不曾想,卻仍然觸動了個別非裔學生,認為 「那個」 聽起來很像「nigger」(黑鬼)的發音,因此指控帕頓「歧視黑人」、侵害了一些學生的心理健康。

在這種輿論下,校方宣佈停止帕頓的課,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帕頓也同意在審查期間暫時停職,以便校方採取下一步適當措施。同時校方稱已意識到了種族主義語言在歷史、文化上的有害影響。

近萬人聯署聲援被停課教授

很多南加大學生和教職人員認為,儘管校方要避免偏見和歧視,但也必須要有尊重言論自由和公開對話的環境,盲目的審查制度是有害的。

對此,有學生在Change.org上發起聯署,要求南加大立即恢復帕頓的職位,僅24小時內,就獲得了1,900人的響應。至周二(9月8日)下午5時前,已經有近萬人簽名聲援。

就讀南加大博士班的劉先生說,現在不僅僅是學生,很多教職人員對於校方的做法都十分不滿。他認為,校方不分場合地完全附和少部份學生,沒有深入了解是不是文化上的差異,就直接將帕頓停課的做法是非常不健康的。

在親自看過授課影片後,劉先生說帕頓在上課時解釋得非常清楚,「這是文化上的差異,那位教授的漢語發音是完全沒有問題的。所以感覺這變成了一個藉口而已,等於是(有學生)拿中文來打擊白人。」

在他看來,校園中應該有自由討論任何話題的空間,即使大家持有不同意見,但都應該尊重彼此。「但只是因為你跟我的理念不一樣,我就要把你毀掉,這就是一個很糟糕的狀況。」

他說:「我認為校方應該把這件事情搬到檯面上,公開討論。並不是要去爭誰對誰錯,而且為甚麼會有這個現象?是甚麼讓某些學生不舒服。是因為剛好這位教授是白人?還是白人講了中文字,聽起來像英文單詞,讓人聽起來不舒服呢?」

目前就讀南加大研究所二年級的學生王涵說:「在漢語裏,『那個』就是That的意思。校方應該讓教授復課,我覺得校方這個時候應該站在一個客觀、第三方、把事情搞清楚的角度,會比較正確一點,而不是為了討好輿論,討好某些學生。」

當事人的公開信

事件發生後,帕頓教授於8月26日發出一封公開信,他就此事件給部份人帶來的不適表示歉意。同時也還原了事實真相。

在信中,他表示自己在8月20日上課時,原本目的是想要在教學中納入更多國際化、多樣化的廣泛例子和插圖,加強學生在全球工作場所的溝通和人際交往技能,所以還融入了一幅多年前由幾位國際學生贈送的國際插圖。

他還提到,當時他只是與學生討論演示填充詞和語言的差異,並沒有與任何英語單詞聯繫起來,也沒有任何種族歧視。但卻有學生找到他,暗示某些人對此感到不舒服。

帕頓承認自己存在疏忽,說者無心,聽者有意,他沒有顧及到有的人會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來判斷一個特定的例子。

因此隨後,他就聯繫了那兩位學生,並尋找更好的替代方式,還對整個班級的同學做出道歉。「遺憾的是,當前流傳的消息不實、偏頗,都是與事實不符的。」幸好,他說,公眾還可以從課程紀錄、錄音和音頻中了解真相。

馬歇爾商學院院長Geoffrey Garrett教授在一封聲明中說:「我們收到的學生投訴,與漢語無關,主要是因為帕頓教授在試圖就溝通問題提出一個合理而重要的觀點時,使用了一個極端化的例子。」

不過有南加大學生在網絡上紛紛留言、支持帕頓:「對商學院院長的決定非常失望」、「那個,與種族主義無關」、「「他(教授)在影片短片中所說,在我看來絕對是恰當的,我相信對任何一個能聽懂中文的人來說,都是恰當的。」

南加大近百名校友致信校方

9月1日,94位南加大校友還向馬歇爾商學院院長Geoffrey Garrett教授、馬歇爾學院理事會主席Dan O’Leary教授、師資與教務副院長Sha Yang以及FT MBA項目學術主任Murat Bayiz教授,發出了一封長達9頁的聯署信。

代表了十幾個國家和民族的校友們在聯署信中寫道:「我們所有人都從帕頓教授的學術領導中獲益匪淺……我們一致認為帕頓教授使用的『na ge』是對漢語常用語的準確演繹。」

「我們中的個別人,以及我們很多人的父母,都經歷了中國大陸的文化大革命(1966年 – 1976年)。目前的這一事件,以及馬歇爾至今的回應……似乎與當時中國盛行的行為令人不安地相似-——對無辜的人進行虛假的指控,並升級為體制性的瘋狂。」

校友們也表示支持美國的社會和經濟平等和正義、結束對警察的暴行和必要的刑事司法改革。同時懷疑在此次事件中,給帕頓教授安上罪名的人的背後動機。

最後,校友們說:「我們衷心希望我們在此問題上的集體聲音,能幫助馬歇爾學院做出符合道德的決定:完全赦免帕頓教授。另外,或許應譴責提出虛假指控的煽動者。」

9月8日,校方回覆《大紀元》說: 「該課程(帕頓教授所教的)原計劃是一個三周課程,在學生提出投訴後,教授主動退出了最後兩周的教學。但他沒有被開除或停職,其身份也沒有改變。按照規定,我們要對所有的投訴進行調查,並立即進行了這樣一個程序。」

校園厭倦「政治正確」

劉先生說,依照當前的所謂 「政治風向」,校園自由講話和學術交流的空間也越來越小,就連被邀請到學校的嘉賓,如果稍微偏右派,就會遭一些人「砸場子」。而且偏右的言論、研究報告都會被駁回,導致校園內很難進行公正的學術研究。

「然而從年初到現在,大家已經有點疲倦了,每天看到的都是黑命貴(BLM)的人在抗議,在搶劫、打劫,很亂的局勢。但真理都在大家心裏頭。」他說,大家對一些人打著平權搞歧視的做法,隱藏了很多不滿,都會慢慢爆發,這次很多學生和教職人員都支持帕頓教授的事情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