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8日李傳良通過《大紀元》、新唐人、看中國等海外自由媒體發表聲明,駁斥中共構陷罪名,企圖迫使他禁聲消音。李傳良說:「我若是真正的腐敗還不躲起來?還出來反共?實際上我知道,它(中共)是怕發聲。」

海外退黨、發聲 觸動中共底線

8月19日黑龍江省雞西市前副市長李傳良接受洛杉磯《大紀元》採訪,公開聲明退出共產黨,同時揭露中共隱瞞疫情給全球帶來災難。不久後,李傳良在大陸的下屬遭中共紀律審查、逮捕;8月29日李傳良在海外參加聲援香港運動亦遭不明人士跟蹤、恐嚇。9月7日黑龍江省紀委監委通報,李傳良涉嫌貪污巨額國有資金、收受他人賄賂、錢色交易等嚴重違法犯罪。

一般而言,中共黨員的落馬貪官要同時接受「紀委」的紀律審查和監委的監察調查,而李傳良的通報中僅有「省監委依法對其進行監察調查」的表述,並未提及省紀委的相關工作,是很罕見的通報。且李傳良認為自己僅是一個小小的地級市副市長,卻由新華社中紀委發新聞,很明顯地就是為了「抹黑」,所有的指控都是中共匆忙編織的虛假罪名,無法成立。

李傳良認為,可能是因為他已經退黨了,所以不是中共黨員,不受紀委審查,但這也前後矛盾、邏輯不通。若李傳良當時已退黨,怎麼又能濫用職務權力,貪污巨額公款?

對於中共的各項指控,李傳良表示在意料之中。他說:「我都懶得去看他(中共)說我犯了甚麼罪、違反了甚麼紀律,都是虛假的。」事實上,在其出逃美國、公開發表言論後,與李傳良共同觀點的多位親朋好友亦陸續被抓捕。他說:「矛頭直接向我而來。」猶如中共當局對待企業家任志強、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一樣的方式,中共強力打擊「異議分子」,他認為這是中共對內奴役人民、對外欺騙世界的政治策略,同時也是中共的「紅線」,凡碰觸者就必須有遭報復打擊的準備。

李傳良認為自己於海外公開退出共產黨、加入中國民主黨嚴重的觸怒中共,他於海外接受媒體採訪,發表中共隱瞞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致使全球傷亡慘重的事實,也是中共當局絕對無法容忍的底線。

李傳良說:「就是要打擊消滅我,降低海外反共的聲音。」他在中共體制下工作逾30年,曾是一名「優秀」的中國共產黨員,但在聽到、看到、知道了一些政治事件後,李傳良的思想開始轉變,開始採取不支持、不執行和反對中共政策。「我對共產黨感到失望!我的政治觀點也逐漸改變,並開始反對中共!」2014年5月,李傳良開始拒交中國共產黨黨費,後又主動退出政府公務員、退出中共體制職務。

在為中共政府工作這三十年來,李傳良發現從中央到地方基層,中共根本失去了人民、社會和國際的監督,形成了中共各級黨書記一人說了算的情況,「想提拔誰就提拔誰,想抓誰就抓誰,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認為這就是中共暴政和腐敗產生的根本原因:從體制上的根就爛了。

三十年工作經歷 看清中共流氓行徑

李傳良在任雞西副市長期間,看到了轄區內官員任意抓捕民營企業、沒收民營企業財產;看到了地方養老金、醫保金如不抵支,形成新人養老人嚴重的問題;他還看到了政府拖欠農民工工資、拖欠民營企業資金嚴重,地方政府債務巨大,政府新官不理舊賬。雖然只是在黑龍江的地級市,但李傳良已看清了整個中共體制從上到下,官員以權謀私、不講民主、不講人權、不講自由、不講法制的流氓行徑。

李傳良表示,雞西市中心大街是雞西市最熱鬧繁華的區域,那裏有市民活動的綠地廣場、青少年活動的青少年宮,還有婦女兒童活動的婦兒中心,但雞西市前市委書記許兆君為開發商利益,非法強拆。李傳良說:「將近十萬米的公共用地,說拆就拆,因為許兆君上有政治省委書記保護他,下面的監察、紀檢都是他兄弟,既有高級保護傘,還有下面的槍桿子。」

許兆君後來遭舉報懲處,但也就是重重拿起、輕輕放下,李傳良認為這才是中共體制下最可怕的事情,就算人都被抓了、坐牢了,但還是可以在監獄裏指揮外面的人幹壞事。」李傳良曾與同僚堅決反對和拒絕執行上級公費旅遊項目,但結果也是不了了之。他說:「地方黨書記中國新年全家到三亞旅遊,花掉財政公款一百多萬元,然後說是中國新年期間招商引資,這不是唬弄鬼嗎?還真的成功了。」

社會弱勢群體和貧困戶遇到政府強制拆遷更是雪上加霜,曾有貧困民眾激動地向李傳良下跪陳情,但他也僅能在自己權責範圍內拒絕執行上級腐敗的決策,可惜就算是真的依法通報調查, 最後結果多半是不了了之。

堅決抗爭中共暴政 為中國的自由盡綿薄之力

由於李傳良種種不合作與直言通報的行為,他在2014年4月分被調整派到偏遠的地方工作,同時停發了他的工資、醫療保險、養老保險。李傳良說:「三年內我找了多次無人解決,癌症復發看病都是我自籌資金解決,養老保險也被迫中斷。」

儘管如此,李傳良還是將堅持他的觀點:「我將堅決與中共暴政作鬥爭,我希望自己能為推進建設民主、自由、法制的新中國盡一份綿薄之力,我已經不年輕了,也許我看不到成功的那一天,但是我希望能通過我的努力,能影響到更多的人,讓世界更多人尤其中國大陸的人,能夠看到真相,這樣我們的孩子也許能夠等到中國大陸實現民主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