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長江流域遭遇嚴重洪災,三峽大壩也成為外界關注焦點。中共元老李銳的女兒李南央表示,這個禍國殃民的三峽大壩,之所以能動工,是因為中共在「六四」期間抓捕了一批反對該工程動工的專家、學者和中共官員。

8月底,李南央接受法廣採訪時披露,三峽工程在毛澤東時期就提出過,但在一些中共官員、學者的反對下,沒有動工。在鄧小平時期,三峽工程再一次被提起。

李南央說,1989年中共召開全國人大、政協會議期間,《光明日報》記者戴晴在人大會堂旁邊的歐美同學會上,帶《長江、長江》這本書召開新聞發佈會,而且把書放到人大代表們住的旅店的小賣部賣,就形成一種聲勢。

「在那次會議上,(時任中共副總理)姚依林就說:『五年之內不再談(三峽工程),這是一個長遠話題。』」李南央說:「那是在1989年『六四』前幾個月,人大、政協會議把它否定掉了。」

戴晴是《長江、長江》這本書的主編,但背後有一批支持該書的中共官員,包括李銳、中科院院士周培源、中共和平統一促進會會長孫越崎等人,他們都反對三峽工程動工。

李南央說,周培源、孫越崎等這些人,都是一批政協、人大常委會裏頂尖級的官員,他們還是可以同共產黨對著說話。《長江、長江》裏面還有李銳,也有一批國家計委的高級幹部的文章。所以還是起了作用。

但「六四」後,戴晴被抓,這本書就被定性為「為動亂和暴亂作輿論準備」,書中的共產黨官員,特別是國家計委的官員,都被談話。因為戴晴是「動亂份子」,所有參加這本書寫作的作者也都成了「動亂份子」。就這樣以「六四」「動亂份子」的口實把這本書禁止,化為紙漿,把這些人一網打盡。

江澤民從1991年開始為三峽工程動工開始宣傳。「1991年中國新年,王震等一批人在廣東那邊開座談會,說三峽工程一定要上……就上了。所以,如果沒有八九『六四』把反對三峽工程的人等同於動亂份子,就不會有(工程動工),因為當時姚依林說得非常清楚:五年內不談。」

李南央接著說,「『六四』之後為甚麼三峽能夠動工,是因為江澤民就任第一把手,他甚麼都不會」,他想通過「治水」站穩腳跟。

李南央表示,李鵬家族通過該工程「可以腰纏萬貫,而當地的官員有了三峽,有的變成了副部級幹部;三峽以後又有南水北調,產生一批副部級、部級甚至國級的幹部:一批利益集團都扒在三峽上吸血,吸老百姓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