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例行新聞發佈會上,說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表達了如下三個意思:

一、我們(美國)與很多國家在很多問題上密切合作,我們對俄羅斯採取的行動比任何國家都強硬,普京總統現在可以告訴你們這一點。 但儘管如此,我和俄羅斯相處融洽。

二、我與全世界所有國家都相處融洽,除了中國以外。這是我的選擇,因為他們造成病毒大流行讓我很不滿,完完全全的不滿。他們對美國、歐洲和世界其它地區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太糟糕了。

三、強調與普京總統相處融洽。

這段話的重點是特朗普一方面刻意強調與俄羅斯、與普京關係融洽,少有地直面與普京的關係,另一方面暗示因為疫情問題,與北京、與習近平關係並不融洽。這是繼其8月11日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瘟疫大流行之後,他對習近平的看法已經改變,且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與習通話後,再一次表態特習曾經的「友誼」、曾經「保持的非常好的關係」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特朗普將與普京和與習近平的關係現狀貌似在不經意間說出,但背後卻是有文章的。眾所周知,自2016年以來,美國反特朗普人士一直在炒作「通俄門」,指俄羅斯更希望特朗普當選,並由普京親自下令一個「影響行動」干預美國大選,還與特朗普競選團隊勾結。儘管特朗普和普京一再否認「通俄門」事件,但美國情報當局還是展開了調查。

在這樣的背景下,傾向於與普京搞好關係的特朗普,也只能避免與普京有過多的接觸。2019年4月18日,美國司法部公佈的經過刪節的「通俄門」調查報告,證實了特朗普競選團隊沒有在2016年總統選舉期間「通俄」,還了特朗普清白,而且有證據表明,很多證據是偽造的,且牽扯到奧巴馬時期的政府官員和克林頓競選團隊成員。

自此之後,美俄高層互動增加。去年12月10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特朗普在華盛頓先後與到訪的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舉行了會談,涉及的議題包括延長《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中導條約》、核軍控、俄美貿易合作、朝鮮半島局勢、敘利亞問題、委內瑞拉和烏克蘭東部局勢等。

在隨後的記者招待會上,拉夫羅夫暗示與美國搞好關係符合俄羅斯的利益,這包括政治和經濟利益。拉夫羅夫還特意點出中共的軍備數據與美俄兩國相比有巨大差距,中共無論是在(武器)數量還是核武庫的結構上,與俄羅斯、美國都不是一個等量級的玩家,言外的警告之意大家都懂的。

此外,俄羅斯還同意美國提出的讓中共參加軍控談判的設想,後來還邀請中共參加今年6月在奧地利舉行的美俄軍備管控會談,討論延長即將在明年2月失效的《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但中共卻是一口拒絕,中共為何如此害怕加入軍控談判呢?

或許不久前美國五角大樓發佈的中共軍力報告,可以看出中共的野心。報告稱,預計未來十年,中國核彈頭數量至少翻倍,並且接近獲得陸、海、空發動核打擊的能力。一旦中共加入軍控條約,將不得不被迫限制發展新型導彈等。顯然,中共不願受軍控條約束縛,不僅對美國和世界,對俄羅斯也是一大威脅。

在拉夫羅夫訪美後,今年3月底至4月,特朗普與普京一個月內的多次互動,印證了特朗普所言不虛,即他與普京相處融洽。3月30日,特朗普和普京通話,對病毒在全球大規模傳播表示關注,並互相通報了各自國家在抗擊疫情方面所採取的措施和加強兩國協作的問題。除此以外,雙方還討論了委內瑞拉問題,並就國際能源市場穩定的重要性達成了一致,還約定舉行俄美兩國能源部長級磋商。就在此處通話後不久,俄羅斯軍用運輸機就將一批口罩和呼吸機運到了美國。

4月11日,特朗普和普京再次就圍繞石油減產問題通了電話,莫斯科最終接受了沙特倡導的減產協議。4月14日,拉夫羅夫透露,特朗普在最近一次和普京通話時表示,美方願意向俄提供醫療援助,將美國投桃報李的善意公之於眾。隨後俄羅斯也表示必要時將願意接收美國的援助。

4月19日,特朗普表示,美國對俄羅斯施加制裁併不妨礙他與莫斯科的良好關係。

4月25日,特朗普與普京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強調「易北河精神」是「我們各國如何拋棄分歧,建立信任並進行合作以追求更大事業的一個例子」。「拋棄分歧」「建立信任並進行合作以追求更大事業」指的是甚麼?

在特朗普政府指出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威脅,並全面採取反制措施,同時打造世界反共同盟後,特朗普公開傳遞自己與普京關係良好的信息就不簡單了,那就是在美國反共、滅共這條路上,在追究中共將病毒散播到全世界的問題上,被中共視為「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的俄羅斯不會成為掣肘,即特朗普與普京極有可能已經在某些問題上達成了默契,俄中不會結盟。

事實上,了解共產政權邪惡的普京出於政治、經濟上的考慮,也是傾向於改善俄美關係,並有意保持與北京的距離和戒心。比如對於中美貿易戰,俄總統發言人就在去年習近平訪俄前表示「這不是我們的戰爭」,即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對於北京的反美言論和舉措,也是緘默居多,偶爾才出於面子不痛不癢的表示一下支持。至於中共高調推出的「一帶一路」,莫斯科則是給足面子,但少見行動。不僅如此,今年莫斯科與北京的互動較之莫斯科與華盛頓更是見少。

普京的選擇對於北京而言,一定感覺到心底哇涼哇涼的。要知道,在美國的重壓下,北京面臨的外部環境可是遠比兩年前糟糕的多。現如今,歐盟日趨強硬,中東走向新的和平,日本、印度、澳洲緊隨美國,亞太地區正打造「小北約」,拉美趨於穩定,非洲多國也因為疫情對北京怨氣多多,而特朗普與普京相處融洽,向北京釋放的是何信息,中南海是心知肚明。

無疑,不僅是逆風逆水,北京孤家寡人的處境正在坐實,這樣的處境還能有甚麼結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