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前國會助理共諜案、軍中洩密事件、立委與議員到對岸參加統戰活動,以及「首戰即終戰」失敗主義者唱衰台灣,前國大代表黃澎孝認為,都是中共超限戰一環,還好台灣人有警戒心,尤其具備公民意識的年輕世代更是主動抗拒。他也警告,國安系統已經樓歪了,呼籲政府建立新且適合台灣需要的國安、國防系統。

今年陸續發生前國會助理陳唯仁共諜案、軍中官兵洩密事件。另據報道,全台超過四成議員拿公帑到中國考察,其中不乏議長、副議長等參加中國(共)統戰會議。如彰化縣議會國民黨籍議長謝典林,2019年6月依舊參加已被陸委會定調為統戰活動的海峽論壇。立委高金素梅則參加兩岸民族復興座談會,與中國政協主席汪洋會談後,發表共同聲明,包括堅持九二共識兩岸同屬一中。

對於中共超限戰,黃澎孝指出,台灣人有警戒心。現在雖不像以前實施反共復國教育,還好年輕人在開放的網絡世界裏獲得資訊。如果沒有警覺的話,今年總統大選當選的應該是具紅統背景的韓國瑜,這代表台灣年輕一代有公民意識,能主動抗拒。

至於是否因為年輕人支持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所以台灣才不會被超限戰左右?黃澎孝說,民主自由透過教育在台灣年輕世代之中生根。台灣的年輕人、公民社會越來越成熟,成熟的公民社會本身具有自我療癒或免疫功能,但不能只靠免疫來把關國家安全。

黃澎孝提及,當年台灣處境危險,前總統蔣介石用槍斃匪諜極端做法對付共產黨,所以才能保住台灣到今天,當然不可能再用蔣介石的辦法,但可以仿傚美國重判共諜。此外,很多人知道中共統戰真正陰謀,卻為了個人利益,明知故犯被收買。這是國安治理的問題。

黃埔系統出包 應建立新國安體系

黃澎孝畢業於政治作戰學校(今國防大學),他在〈黃埔搖籃裏的國家安全〉一文點出國安問題所在。他說,國防部、國安局長、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經常是從黃埔系統出來的,黃埔軍校(軍事院校統稱)以前是黨軍學校,受到的教育是「民進黨就是台獨,國民黨失去執政就跟亡國一樣,」這樣的軍事院校教育從根本上就有問題,台灣應當針對印太戰略等新局面,建立新的軍校、軍事組織,不要再指望黃埔系統。

黃澎孝表示,美國在高科技等方面切斷中國供應鏈,但中共最有可能從旁即台灣獲得高科技機密。前不久美國FBI特別針對高科技防禦問題派人到台灣來。有人問張忠謀為何會獲得美國機密專利,發展出5納米、3納米等晶片,張忠謀回應「信任」。

台灣若要成為美國對抗中共的盟友,一定要讓美國能夠信任、放心。美國賣很多精密、高科技、先進的武器給台灣,不要到時候台灣變成中共偷取機密的窗口。

黃澎孝認為,國家領導人要把國安當回事、要有想法。蔡英文找顧立雄當國安會秘書長是好事,但隔行如隔山,且如果他手下都是那些心裏想著「我為台獨分子服務,三心兩意,覺得還滿愧疚的」,會讓顧立雄孤掌難鳴很難做事。他也提醒,很多國軍將領都有這樣的心態,而民進黨缺乏這方面的戰將。

美國清除共諜與組織 台灣跟進?

美國已經大肆清除他們認為有間諜疑慮的個人、共諜組織、竊資APP,包括禁止中國學生進入、年底關閉全美所有孔子學院、下架抖音與微信等軟件。

對於台灣是否會跟進美國,整治在台的紅媒、中共同路人,黃澎孝表示,台灣要向美國學習,美國推動這些事物的人都是西點幫,西點軍校出身敵我意識非常清楚,即使美國與中國關係最好的時候,美國軍方與中央情報局(CIA)對中國還是保持相當的距離。

黃澎孝說,蔡英文真的需要建立一個她能夠掌控的國防、國安幕僚機構,這個幕僚機構必須超越現有體制,因為現有體制已經不可靠了,如前國安局長楊國強搞大師鏈(反滲透法公佈後立即自行下架),招攬了一堆國安局高幹,他認為,「這個局室本身,已經從黃埔軍校開始就樓子歪了。」

黃澎孝提及,部份明顯是紅媒的媒體,公然每天幫中共做大外宣,執政當局悶不吭氣,好像拿他們沒轍,這都是國家治理的問題,不能夠這樣,必須想辦法。如果法律上有問題,立法院要好好發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