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至今,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拖欠教師工資補貼近5億,挪用教育專項經費逾3億。當地政府還違規成立融資平台公司,強制教師存款入股、截留貧困生的生活補助。事件曝光後,有網友感慨,「中國豈止這樣一個大方縣,還有千千萬萬個(縣)存在問題的!」

據中共政府網9月4日通報,大方縣從2015年以來拖欠教師績效工資、第十三個月工資、鄉鎮工作補貼及鄉村生活補助共1.8億元;2019年以來欠繳教師的五險一金約3億元。

同時,大方縣在2018年、2019年擅自挪用教育專項資金約3.4億元,所涉款項包括生均公用經費、校舍改造等基礎設施資金、改善辦學條件等項目工程資金、薄弱學校改造資金、營養改善計劃經費以及其它經費。

此外,大方縣委縣政府以推進當地供銷合作社改革的名義,成立大方縣烏蒙供銷信用合作商務服務有限公司(簡稱「烏蒙信合公司」),開展所謂「社員股金」服務業務。公司由大方縣財政局控股,無任何金融牌照、不具備開展股金服務資格。

但是,當地教師被縣教育科技局強制要求存款入股,並以此作為發放拖欠薪資的前提條件;4.2萬多名貧困學生的生活補助也被烏蒙信合公司代發,每名學生遭苛扣50元「入社資格股金」,210多萬元補助金因此被截留。

雖然事件被通報,但造成事件的主要責任人不詳,處理方式沒有提及,當局拖延5年才正視此事的原因也未說明。通報最後只表示,貴州省政府「責令大方縣認真核查、切實整改」等等。

近年來,各地教師維權討薪的事件不斷。例如,2015年3月,貴州黔西南州望謨縣數百名教師追討2年績效工資,他們發起罷課活動,上街遊行示威,遭大批警察鎮壓;2018年5月,安徽六安市數百名各區鄉村教師在市政府前集會,討還未發放的績效工資,要求同工同酬,遭遇大批警察鎮壓;同年7月,安徽淮北市三區一縣逾千名老師聚集在市政府前,要求同工同酬,公平發放一次性績效工資;同年8月,湖南新化縣近百名退休教師,因績效獎金和福利被拖欠問題到縣政府上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