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因中共內蒙古教育廳要求小學自9月1日起全面推行漢語教學,取消母語教學的做法,激起成千上萬蒙古人的憤怒,多地出現集會抗議、罷課、警民衝突事件。

旅居德國的南蒙古議會主席席海明指控中共此舉,明顯是要對蒙古民族實行文化滅絕政策,中共同化和消滅其它民族的文化是對人類文明的挑戰和踐踏。此前,蒙古人諾民也表示,「語言是與民族傳統文化和祖先的鏈接,任何東西都不能替代。」

「蒙古」意為「永恆之火」。在古代蒙古語中,「蒙古」這個詞是「質樸」的意思。也有人認為「蒙古」的原意是「天族」。

大蒙古國在成吉思汗的帶領下,締造了震撼古今、彪炳史冊的豐功偉績,在歷史上曾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輝煌。

回鶻式蒙古文

在元朝建立以前,蒙古已經有自己的語言,卻尚未有對應的文字。因此,蒙古無法通過書記述的方式保存其民族文化。各部之間傳遞訊息的方式,以刻木為契、結草為約。但也因為蒙古風俗淳樸,敬信神明,百姓不敢撒謊,知道所做的一切「長生天」(蒙古語是Mongke Tangri,即蒙古人的最高信仰)都在看著。而在當時奉命傳達政令的人,僅憑木契與草結也不會出現差錯。

南宋使團書狀官彭大雅,將自己的使蒙見聞寫成書稿《黑韃事略》,其記載:「只用小木,長三四寸,刻之四角,且如差十馬,則刻十刻,大率只刻其數也,其俗淳而心專,故語言不差,斯法說謊者死,故莫敢欺偽。」

此後,隨著蒙古各部逐漸統一,社會組織變得複雜,活動範圍也變大。蒙古族與其它民族的交往日益密切,部份蒙古族人也借用了臨近民族的文字,像西部與回鶻(中國少數民族部落。回鶻是維吾爾族祖先 ,由回紇改名而來。回鶻人是遊牧民族地區最早過渡到城市生活的民族之一。)交往時使用回鶻文字。

忽必烈建立大元王朝,當時的蒙古貴族接觸到的蒙古文書,是用畏兀兒字書寫蒙古語,即回鶻體蒙古文,由成吉思汗(即元太祖,名鐵木真,於1206年春天登基時,被諸王和群臣上蒙語尊號成吉思汗。)收降的乃蠻大臣塔塔統阿所創。

鐵木真,於1206年春天登基時,被諸王和群臣上蒙語尊號成吉思汗。(王雙寬製圖/大紀元)
鐵木真,於1206年春天登基時,被諸王和群臣上蒙語尊號成吉思汗。(王雙寬製圖/大紀元)

對於蒙文的產生起到決定性作用的事件是成吉思汗於1204年征討乃蠻部。

據《元史·卷一二四》對塔塔統阿的記載:「塔塔統阿,畏兀人也。性聰慧,善言論,深通本國文字。乃蠻大揚可汗尊之為傅,掌其金印及錢穀。太祖西征,乃蠻國亡,塔塔統阿懷印逃去,俄就擒。」

意思是,塔塔統阿曾經是為蒙古高原西部的大部落——乃蠻部太陽汗執掌汗廷金印的大臣,同時管理錢財和糧秣。由於塔塔統阿滿腹經綸、聰明睿智、能言善辯,精通乃蠻國回鶻文字。因此,很受乃蠻汗廷器重,被太陽汗尊為國師。

1204年,成吉思汗率領強大的蒙古鐵騎,一舉攻破乃蠻部。太陽汗負重傷而死,乃蠻兵敗如山倒,其大臣、嬪妃、將士四處潰逃,這一蒙古高原上最後顯赫一時的大部落從此滅亡了。身為乃蠻掌印重臣的塔塔統阿,懷揣乃蠻國金印逃走,但還是被蒙古軍追剿截獲,被送到了成吉思汗大帳前。成吉思汗對塔塔統阿的才能早有耳聞,決定親自審問。成吉思汗問道:「乃蠻的土地和百姓都已經全部歸於了我,你攜帶金印逃跑有甚麼用?」塔塔統阿回答:「我身為執掌國家金印的大臣,這是我的職責所在,我將以死守之,來完成故主太陽汗給我的守印之責,我怎麼敢有其它非分之想!」成吉思汗聽了以後感慨萬千,說道:「真是一位忠孝之臣呀!」成吉思汗又問:「你保管的這枚金印有甚麼用途呢?」 塔塔統阿答道:「國庫出納糧食,汗廷重要人事任命等重要文書,都要用金印作為印鑒來使用,以示尊嚴和莊重。」

成吉思汗覺得塔塔統阿說得很有道理。從此,大蒙古國也借鑑了這一各國常用的印章管理模式,使用汗廷大印來處理各種重大事物。成吉思汗十分愛惜人才,積極說服塔塔統阿為己所用,並任命他為御前大臣,也掌管汗廷大印。塔塔統阿深深被成吉思汗的真誠和偉人的氣魄和魅力所感動,欣然接受。從此,塔塔統阿跟隨成吉思汗左右,為大蒙古國鞠躬盡瘁,其後半生效忠於成吉思汗,致力於他的事業。

成吉思汗命塔塔統阿教授窩闊台以及各部諸王,就是早期的回鶻式蒙古語。以蒙古語記載了成吉思汗到窩闊台時期的歷史——《蒙古秘史》(或稱《元朝秘史》)被譽為蒙古史三大要籍之首,是蒙古族第一部極為珍貴的歷史著作。

有了回鶻式蒙古語,對蒙古帝國的建立與元朝的產生,以及蒙古民族的文化發展具有深遠影響。

「蒙古」的漢文譯寫始見於元代文獻。

蒙古帝國的版圖

蒙古帝國,正式國號為大蒙古國。蒙古於13世紀開創了橫跨歐亞兩洲的大帝國,也是人類史上領土最為廣闊的帝國之一,它最北方達北冰洋,最南方達波斯灣和西沙,最東方至朝鮮半島,最西方在波蘭境內(部份匈牙利)。

統一蒙古高原、中原及歐亞大陸,是成吉思汗及其繼承者們創立的震撼古今、彪炳史冊的豐功偉績。成吉思汗創造了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的非凡奇蹟,打破了洲際界限,衝破了國家之間、民族之間的壁壘,打開了通向世界的通衢大道,開創了各種文化、文明並存的時代。

那麼,蒙古帝國強盛時期的土地,包括今日的哪些國家呢?合計有47個!截至2019年統計,世界上共有233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國家有197個,地區有36個。在這些國家中,蒙古帝國解體後就演變出了47個,韓國、朝鮮、老撾、緬甸、泰國、尼泊爾、不丹、孟加拉國、印度、巴基斯坦、芬蘭、瑞典、挪威、冰島等等,這其中還包含中國和俄羅斯,足以見當日的蒙古帝國有多強大!(【參考資料:《元史》、《蒙古秘史》】作者:每日漢字)

蒙古族最古老的人種之一

蒙古族是世界最古老的人種之一,也是世界三大人種之一。根據18至19世紀法國人類學家喬治居維葉的理論,蒙古人種與高加索人種、尼格羅人種並列為人類的三大種族。

蒙古人種的概念範疇包括了今天亞洲、歐洲烏拉爾山以東的廣袤的西伯利亞地區,歐洲及美洲北部的極地原土著居民,美洲的印第安人、瑪雅人等古老居民都可以認定是蒙古人種。

蒙古帝國對世界的影響

1995年12月31日,美國《華盛頓郵報》公佈了該報「千年風雲人物」(Man of the Millennium)的最終人選——成吉思汗。入選理由是:成吉思汗以其「全球化」的眼光,建立了橫跨歐亞大陸的自由貿易圈。在網絡還未出現的七百多年前,成吉思汗就打開了全球信息交流通道,是拉近世界各國的最偉大的人;1999年12月,美國《時代周刊》也把成吉思汗列為「千年人物」第一位。

據美國學者威澤弗德的研究,成吉思汗為現代世界建立了幾個重要的架構,包括國際法準則、全球商貿、專業化戰爭等。

蒙元時代實際上就是第一個全球化時代,蒙古帝國所實行的世俗政治、法律面前無論貴賤、貿易自由、知識共享、宗教寬容、外交豁免權、國際法、國際郵政體系等構成了近代世界體系的基礎。

在威澤弗德眼中,成吉思汗是用帝國的形式創造了和平的世紀,歐洲的近代文明實際上受益於蒙古的征服,且不用說印刷術、指南針、火藥這些經蒙古人傳播到歐洲的技術,「歐洲人生活的每個方面——科技、戰爭、衣著、商業、飲食、藝術、文學和音樂——都由於蒙古人的影響,而在文藝復興時期發生了改變」。

成吉思汗率軍西征,給歐洲的「黑暗時代」(Dark Ages)的文化斷層、社會衰敗時期,帶去了一抹來自東方的文明之光。

成吉思汗法典 

成吉思汗有著蒙古草原一樣寬廣的胸襟,在用人方面,不問出身、不計過往,只看重才幹技能,任人唯賢。曾重用敵國大臣塔塔統阿創製蒙古文字;重用金國耶律楚材,向其詢問治國良方;重用曾經企圖射殺他的敵將哲別,使他充份發揮統軍作戰的專長;採用了中原的分封、封賞制度,把功勳忠臣分封到四方區域,猶似建國封邦。

成吉思汗所分封的四子,奠定了日後大元四大汗國的基礎。

蒙古大軍一共有三次西征,第一次西征結束後,成吉思汗把開拓出的遼闊疆土分封給四位嫡子,其中長子朮赤的封地在欽察。

第二次西征後,朮赤之子拔都建立欽察汗國(也叫金帳汗國),定都薩萊城(今伏爾加河入裏海處),開始了蒙古人對羅斯長達兩百多年的統治。

根據《成吉思汗》所述,這時的莫斯科——羅斯僅是朮赤封地的一小部份。東羅斯保持這種藩屬國狀態近三個世紀。而蒙古帝國統轄羅斯,採用中國傳統方式「分封而治」。為確保國家秩序、立法和福利,蒙古人像建立自己的國家一樣,組建羅斯的方方面面。

《成吉思汗法典》,即《大扎撒》,是世界上第一套應用範圍最廣泛的成文法典,同時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憲法性文件,於公元1206年由成吉思汗頒佈實施。

 

成吉思汗法典。(網絡圖片)
成吉思汗法典。(網絡圖片)

拔都在羅斯建立金帳汗國後,大力推行成吉思汗法令,即《大扎撒》。《大扎撒》蒙古帝國的根本法, 是無論皇族、貴族、官、軍、民都必須統一遵循的大法令。該律令包括忽里勒台會議制、宗教信仰自由、教育、驛站、兵役、商貿、賦稅、軍事法、刑事法、怯薛軍(宿衛親軍)、遺產法、訴訟法等。

由於成吉思汗對所有宗教信仰保持平等對待,當蒙古進入羅斯後,對宗教也同樣採取寬容的態度,蒙古沒有銷毀東正教教堂和修道院。這成為俄羅斯文化保存下來的一個重要因素。

成吉思汗是 「天神化身」

俄羅斯史學著作《蒙古與羅斯》的作者維爾納德斯基在書中談到了中國歷代皇帝的佛緣,他認為,「成吉思汗是上天的化身,因此他制定的律法帶有神的因素,能夠有效地治理龐大的帝國。亞美尼亞史學家格里戈爾則說,在成吉思汗之前,蒙古人生活處境非常艱難,是成吉思汗建立了人們和上天的聯繫,蒙古在上天的庇護下,誕生了根本法《大扎撒》,也享有了征服世界的使命和榮耀。」 (譯自:Свод законов татаро-монгол [Великая Яса))

13世紀歷史學家法拉傑曾評價成吉思汗說,「蒙古對上天的信仰在成吉思汗身上得以彰顯,正是得益於此,他們征服了世界。」 (譯自:Роль татаро-монгольского нашествия в истории человечества, Ab‑ul‑Faraj, p. 354.)

《蒙古黃金史》講到,在成吉思汗誕生之前,世界上降生了十二個暴君,因連年征戰,導致人間大地生靈塗炭。為了恢復世界秩序,挽救生靈,成吉思汗作為天神的化身降於人間。「他從宇宙來到人世間。從無過失的、光輝的查干騰格里賜予他三十五種德行,由他統帥著口說繁多語言的各族百姓。」(查干騰格里意為:純淨的菩提心)

圖為成吉思汗畫像與《蒙古黃金史》翻譯本。(大紀元合成圖)
圖為成吉思汗畫像與《蒙古黃金史》翻譯本。(大紀元合成圖)

《蒙古黃金史》又被翻譯作《蒙古黃金史綱》,俗稱《大黃金史》,編撰者是一位學識淵博的喇嘛,名為羅卜桑丹津。

在成吉思汗誕生的3年前,西藏的薩迦貢嘎寧布喇嘛預言道:意志堅強、像如意三寶般的聖主成吉思汗降生人間,統治天下眾生眾靈。為了留下見證,這位喇嘛讓契丹的二位石匠,將他的預言刻在了不兒罕山的巨石上。

為了等待聖主的降臨,眾人遵照喇嘛的意旨,在額斯爾凡城北門修建了一座寺院,即普覺海藏寺。

喇嘛對眾人說道:「以後,有洪福的聖主成吉思汗45歲的時候繼可汗之大位。成吉思汗統治五色之國、四夷之邦,世界上三百六十一種姓、七百二十種語言的國家,都向他納貢臣服。他的人民手有所扶、腳有所踏。他榮華富貴,像轉輪王一樣揚名於世。」

「天神的化身」這一說法來自印度,原意是當宗教衰落或者人類社會需要更新時,受到神靈感化的人會降生於世,完成上天的使命。因此這些人會具有一定的神力。

英國歷史學家愛德華吉本認為成吉思汗的信仰是「純粹的有神論和極其完美的寬容」。吉本說:「成吉思汗的信仰,最值得我們敬佩和讚揚。」(譯自Gibbon, 2, 1203.)

有評論人士表示,「成吉思汗順天意開創了龐大的帝國,如東西方的學者在史錄中記載的,成吉思汗有著虔誠的對神的信仰。歷史如浩瀚煙海,中華大地上數百年來朝代更迭,風雲變幻,然而人們對上天、神佛的尊敬和信仰,從來沒有停止過,而上天、神佛也從來沒有放棄過護祐眾生,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一位受命於天的聖主,給神州大地上的眾生,帶去光明和希望,使神傳的悠悠古風,得以千百年延續。」

然而,近期內蒙古當局在蒙語授課學校強推漢語教學,引發當地大規模的罷課等「公民不服從」運動。9月4日,自由主義法學家、中國問題專家袁紅冰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一事件肯定會激起整個國際社會、包括中國大陸各民族對中共暴政的憤怒,這樣消滅他人語言的政策,居然在二十一世紀堂而皇之地推行,本身就是反人類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