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又要搞運動了。自7月上旬以來,當局開始整頓政法系統,若干政法系高官相繼落馬,官媒連續揭露全國政法系統出現「多地塌方式腐敗」。被中共領導人稱為「刀把子」的政法系統,正在經歷一場「刀刃向內、刮骨療毒」的內部清洗。人們不禁要問,習近平發起這場運動,究竟想幹甚麼?

以我之見,習近平發起的這場整頓政法委的運動,其目的就是架空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以便讓自己的親信控制政法委。

和毛澤東、鄧小平不一樣,習近平原本沒有自己的班底;早先主政地方時有一批親信,只是這些親信都資歷淺,級別低;雖說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但是共產黨是講究論資排輩、循序漸進的。所以,等習近平獨掌大權後,仍然不能一下子就把他的親信都佔據要津。因此,習近平上台後立刻成立了一大堆小組,自己親任小組長,在相當程度上架空了原有的建制系統和部門。但是,這一個個小組畢竟不能處理日常事務,習近平還是不稱心,他更希望由自己的親信直接掌握這些系統或部門。政法系統既是「刀把子」,習近平尤其看重。

2017年11月第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次會議,習近平本想提拔他在福州的舊部王小洪當公安部長,可是王小洪的資歷淺,在5年前(2012年)習近平當上總書記時才只是河南省的省長助理;不管習近平上台後怎樣大力提拔,要讓王小洪一下子就當公安部長還是阻力重重。於是習近平就讓王小洪當公安部常務副部長,並明確為正部長級;與此同時,由河北省委書記趙克志出任公安部長。這位趙克志很資深,十八大就是中央委員和貴州省委書記。趙克志年齡偏大,當公安部長時就已經快64歲了。趙克志以前從未做過政法和公安方面的工作,既無這方面的人脈,又無這方面的經驗。這個佈局明眼人一望即知,部長趙克志只是個擺設,實權在常務副部長、正部級的王小洪手中。

公安部的問題就這樣大體解決了,難辦的是政法委。習近平一上台就把政法委降了級,過去政法委書記是政治局常委擔任的,習近平把它降到政治局委員。這兩任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和郭聲琨都只是政治局委員。但是習近平自己的親信無論如何和政治局委員還隔得遠。現在習近平安插在政法委的親信陳一新,十九大剛當上中央候補委員,不但沒資格當政法委書記,因為還不是中央委員,就連當政法委副書記的資格都沒有。依我看,這就是習近平為甚麼要發起整頓政法系統這場運動的目的了。

照共產黨搞運動的慣例,一旦搞起運動來,原系統、原部門相關人員的職務不一定改變,但實際權力卻可能轉移了。通過對政法系統內部各種問題的公開揭露,證明政法系統問題嚴重,作為政法委書記的郭聲琨自然難辭其咎,至少也要在內部做檢討,其權威勢必大打折扣;而習近平親信陳一新,雖然只是政法委的秘書長,但此時被任命為中國政法隊伍教育整頓試點辦公室主任,好比領了尚方寶劍,權勢超過了比自己級別更高的官員,包括頂頭上司。這樣,郭聲琨被架空,政法委的實權落在了陳一新這兒。

陳一新說:「這場教育整風運動要以延安整風為樣本,打造一支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的公安、檢察和法官隊伍。」在中共那裏,整風運動就是黨內清洗的代名詞,反腐敗也是黨內清洗。不過反腐敗總是要給被清洗者定罪名、關監獄的,整風運動就不一定了。整風運動也可以是讓被清洗者軟著陸,只是下台或靠邊站。陳一新提到三個絕對(絕對忠誠、絕對純潔、絕對可靠),更暗示了習近平要用自己人掌握政法委的真正用意。

可以想見,接下來二十大,習近平就會直接讓他的親信主掌政法委和公安部。陳一新現在只是中央候補委員,要他在二十大三級跳成為政治局委員然後當政法委書記,難度較大。因此更可能的安排是,由現在已經是中央委員、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的王小洪在二十大進政治局,然後出任政法委書記,陳一新則晉陞中央委員主掌公安部。這大概就是習近平的如意算盤。只不過現在離二十大還遠,變數還多得很。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