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2020年初截止到目前,浙江省因「翻牆」被行政處罰的個人已達57人;這一數據在2019年為5人;在2018及更早年份,則無人因此被罰。有分析認為,這反映了中共將審查制度延伸至海外,美國的淨網計劃應對此採取行動。

據「浙江省政務服務網」的行政處罰結果信息顯示,2020年截止9月4日,因「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信道進行國際聯網」被行政處罰的案件共有58宗,其中1宗的處罰對像為企業,其餘57宗均為個人。

2019年全年,因同樣理由被行政處罰的案件共11宗,其中6宗處罰對象是企業,5宗是個人。再往前推,2018年9月有一家企業被處罰,其餘再沒有相關案例。

(網頁截圖)
(網頁截圖)

個人的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這些人或通過手機百度搜索下載「UU加速器」、「shadowrocket加速器」翻牆軟件,或在微信上向他人購買未經郵電部國家公用電信網提供的國際出入口信道,或下載使用「IP精靈」、「海螺」軟件,或購買VPN路由器等,翻牆瀏覽YouTube等國外網站。

至於行政處罰方式,大多數顯示為「當場訓誡」、「當場執行」以及罰款。

事實上,大量證據顯示,近年來在海外推特等社交平台上因發佈、轉發、點讚、回覆內容而被中共定罪、判刑的人不在少數;僅翻牆瀏覽、不發表言論而被行政處罰的人也遍及全國。

新唐人電視台特約評論員趙培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對於「翻牆」被加大力度處罰,首先要考慮中共是如何掌握到民眾的翻牆信息,「是不是有很多VPN是中共做的陷阱?」

他呼籲,國內翻牆出來了解海外資訊的人應該注意安全,用一些可信賴的翻牆工具,上外網後也要注意所有個人信息的隱藏工作。

其次,海外一些科技公司存在向中共洩露用戶信息的可能性。趙培舉例說,2018年6月,面書(Facebook)承認跟多家中國公司分享用戶資料,其中包括被美國國會認為涉嫌給中共情報部門提供信息、從事間諜活動的華為公司。

他建議,如果被約談訓誡,民眾可反問警方如何掌握其翻牆信息,若得知和科技公司洩露信息相關,可收集證據,嘗試在海外控告這些公司。

趙培還說,許多人一直誤以為中共在搞網絡封鎖,其實它執行的是互聯網「出海政策」,包括「電商出海」和「內容出海」,而網絡審查也隨之出海。也就是說,「內容上它是想送出去,把它那套東西鋪到全世界都是,同時避免海外的自由人權(信息)進來。」

中共對中國百姓的網絡迫害,從一開始的審查本網內容、封帖子到跨省抓人、打擊網絡大V,再到實名制上網,它在國內已經做完了這些,現在正把這套迫害輸出海外。

趙培說,「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美國的淨網計劃除了要把中共出海的紅色內容堵回去、對美國民眾監控的內容堵回去,也要看到中共把對中文內容的審查出海了,在淨網計劃中應該把這個也堵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