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重慶市中介公司「滿城房產」跑路,導致租客與房東維權,但無任何結果。據了解,受害者達到近3萬人。

重慶市南岸區一小區的李女士來自四川,今年年初自己創業,開了一家奶茶店。因為疫情影響,6月份才開始營業,並且通過「滿城房產」租了一間房子,每月房租1700元。

李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我是6月7日住進來的,當時交了押金1700元,一個季度的房租和物業費,一共是5460元,截止到8月18日。」

「8月15日的時候業務員打電話催我繳房租,當時我也比較疑惑,因為我是到9月7日才應該交房租的,業務員說現在的房租都是提前半個月交的,你又不是交給我們業務員,是通過二維碼打卡給公司的,我就交了下個季度的房租,交到了12月7日。」

李女士萬萬沒有想到,8月27日,業務員在微信群裏發消息稱全體辭職,因為滿城被青客(公寓)收購了,但青客沒給滿城打款,導致滿城資金鏈斷裂。

之後,李女士與其他租客在網上不斷打聽,才知道公司是跑路了。據了解,涉及的被害者達到近3萬人。

李女士表示,自己已與房東盟商,各自承擔一半。最慘的是剛出來的大學畢業生,他們好不容易借錢湊了一年的房租,結果到現在錢也交了,面臨被房東趕。

據悉,已有租客被房東攆出去,租客報警也無用。

「其實我的房東還屬於比較好商量的。有人行李被房東扔出去了,被換鎖了,被停水停電了,自己完全沒有辦法。因為我們租客也是挺委屈的,按時交房租,到最後錢也沒了,地方也沒得住了。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8月31日,數百名房東與租客聯合到滿城房產總公司維權,有警察到現場,無任何結果。

日前,重慶市「滿城房產」跑路,導致租客與房東維權,但無任何結果,互相推諉。(受訪者提供)
日前,重慶市「滿城房產」跑路,導致租客與房東維權,但無任何結果,互相推諉。(受訪者提供)

李女士說:「最初是讓大家全部去派出所統一登記,8月29日我去派出所登記,警察又說住建委介入,要分區登記,現在是從派出所推到住建委,然後住建委又把我們推向哪裏呢?」

目前,他們存在的問題是,租客簽的合同是青客的,房東簽的合同是重慶滿城的,所以現在房東不認同租客簽的合同。

與此同時,許多房東自今年4月份開始沒有收到租金。並且滿城公司從房東手裏面收過來的價格是高於出租給租客的價格,相當於高收低租,或許因為疫情的原因,收入大減,從而引起資金斷裂。

現在無論房東,還是租客都面臨著維權艱難,投訴無門的境地。

在大陸,中介公司跑路已司空見貫。據大陸媒體報道,近日,杭州(友客)、上海(嵐越)多家長租公寓爆雷。有不少租客給長租公寓公司交了半年或長達一年的租金;有人剛交了2萬多元房租,中介就拿錢跑路了。長租公寓公司跑路了,慘的是租客和房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