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房企綠地集團近來麻煩不斷,先是被農民工追討千萬元拖欠工資,還被江蘇省列入限制市場准入企業黑名單,而且半年報顯示綠地的業績同比下降了20%,降幅為TOP10房企最大。

據易簡財經報道,9月1日,西安丈八二路綠地中心A座樓下站滿了討薪的農民工。他們表示,綠地集團從去年8月以來就一直拖欠一百多名建築工人的工資,共三百多萬(人民幣,下同),至今未結。「一直沒給過工資,工資表、欠條都有,就是不給錢。今天孩子開學,都沒錢給交學費。」有農民工說。

也是因為欠薪問題,今年6月份有77家企業被江蘇省列入限制市場准入名單,上海綠地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也在名單中。據悉,江蘇南通啟東市的綠地新村沙項目共發生13宗、上訪人數累計665人的農民工討薪事件,涉及金額總計3007.9萬元。

而在2019年,鄭州綠地濱湖國際城小區拖欠農民工工資1200萬元。

拖欠工人工資,從側面反映出綠地集團的資金出了問題。報道表示,今年上半年,綠地的經營現金流量淨額為41.34億元,同比去年同期的81.47億元下跌49.3%。

資金短缺,而負債還踩了中共日前對房企公佈的三道紅線。

紅線一,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不超過70%。中報顯示,截至上半年,綠地總負債1.04萬億,其中流動負債8025億,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約88%。

紅線二,淨負債率不超過100%。截至上半年,綠地淨負債率179.5%,較期初增加23.6%,處於行業相對高位。

紅線三,現金短債比小於1倍。綠地集團帳面現金872億,短期債務317億,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879億,其它流動負債100億,現金短債比僅為0.66,意味著綠地面臨極大的短期償債壓力。

而中共官方規定,如果房企越過三道紅線,融資將會受到很大限制。

負債高,融資渠道被壓縮,而現金又少,綠地現在只能依靠賣房回款了。

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綠地實現回款1257億元,回款率達到95%,同比上升近15%。但這對於背負沉重債務而言也只是杯水車薪。

按照克而瑞研究中心的報告,在大陸TOP20的房企中,萬科、綠地、綠城、龍湖、新城、融創和世茂7家房企年內到期債務破百億元。

據報道,綠地市值從2015年上市時的超3000億元,跌到如今的900億左右,蒸發了二千多億,和其「地產+基建」的主業模式有關。綠地和地方當局合作開發,綠地也因此能夠以更低的成本拿下土地。與地方當局的土地合作項目,往往包含住宅、商業、辦公等多個業態。但相比住宅開發,商業、辦公的銷售往往會遇到更大的阻力。

今年上半年,相比房地產25.7%的毛利率,綠地大基建毛利率僅為4.8%。過去三年,綠地的綜合毛利率都在15%左右徘徊,大幅低於同類房企。

評論人士文小剛表示,綠地集團現在的困境其實是大陸諸多房地產公司的一個縮影。大陸房地產公司基本都是走高負債、快開發、快速銷售的道路,綠地集團是典型,這種開發模式需要銀行在背後支持,同時對銷售速度有較強的要求,而近一年來,中共控制銀行對他們貸款,迫使房企降槓桿,使這些房企的資金鏈受壓。

但文小剛也表示,有些大的房企從銀行借很多錢進行開發,即使現金流出了問題,到最後中共還是會出手相助,因為他們負債太大,如果真的倒閉會給銀行甚至整個金融系統帶來風險,中共不敢讓他們出事,一旦出現問題,還是會讓這些出問題的房企軟著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