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貧窮的秀才,以教書為生。在馬姓主人的幫助下,秀才成了富翁。主人去世後,秀才卻侵佔了馬家財產。一天晚上,一個奇異的夢打破了秀才心中的貪婪;另一個奇異的夢,道出了曲折盡頭會有福地洞天。

淮西有一秀才叫葉諸梁,家境貧窮,以教書為生。葉所居住的城鎮有一馬姓富豪,有一年聘請葉秀才教育馬家的二個兒子。

葉秀才平素為人倜儻,很快得到主人的器重。所以每年馬家支付他學費百兩,還另有厚贈。此外,還會貸款給他,幫助他營生。馬家可謂待他非常厚道。葉諸梁深感主人厚德,所以盡心竭力教育二子。

如此過了幾年,葉諸梁也積累了千金,步入了富豪之列。而此時,馬富豪擔任郡守副職,不幸在其任上因病而死。馬家二子奢侈成性,揮霍無度。家中的金銀財寶及田產,都經葉手逐一變賣。葉諸梁輾轉圖謀,費盡心思,謀取了馬家全部產業,導致馬家兒子貧窮淪落。他們無依無靠,也沒有生活能力,常常食不果腹,以致瘦骨嶙峋,境況非常悽慘。

一天晚上,葉諸梁做夢來到陰曹地府。大堂上坐著一位長官,葉秀才立在階下。那位大官細數葉某罪過,說他為人忘恩負義。長官當庭大怒,要判葉某變為牛身,以示懲罰。

葉秀才再三哀求,請求寬恕。他懇請冥府長官放他回去,他願意退回馬家所有財產,並答應好好照顧馬家二子。

陰司長官說:「既然你有悔過之心,權且放你回去。若不實行諾言,你將永墮阿鼻地獄。」阿鼻地獄,也稱無間地獄,凡是落入那裏的罪魂,生前都曾犯下不可饒恕的大罪。

聽到這兒,葉諸梁猛然從夢中驚醒。醒來後,他對妻子說:「今天我們家享有的榮華富貴,都是馬家的財產。即便全部退還,我們仍不失為富翁。何苦與神鬼結下仇怨。」

葉某心意已決,不想再佔有馬家財富,於是次日尋訪馬家二子棲身之處,在一處破屋裏找到了他們。但見家徒四壁,一片荒蕪,著實淒涼堪憐。他們見到昔日的葉老師,都哀聲痛哭起來。葉某念及往日師生之情,也握著他們的手哭起來。

葉秀才將馬家二子帶回家中,為他們備置衣服,贈送百兩白銀,讓他們先渡過眼前的窘況。幾個月後,退還給他們從馬家所得的全部財產。葉秀才還為這二子安排營生,讓馬家一子開張當舖,另一子則外出經商。

馬家的兩個兒子經歷了這番折磨,感受到人間冷暖與艱難,從此痛改前非,辛勤經營事業,幾年後坐擁鉅財,於是連本帶利將葉某還回的財產,又準備還給他。不過,葉諸梁堅拒不受,他說:「老夫我以前也很貧窮,承蒙你們父親厚愛,我才能有今日。你們勿要見怪,勿要客氣。這是我和你們父親的交情。他日,我到了陰曹地府,見到你們的父親,我們二人還能彼此欣慰長笑。」

當時,正值中秋,葉諸梁喝酒賞月,醉臥在窗下。朦朧之中,他看見馬富豪前來道謝。馬說:「先生以前所作所為,雖是不應該。但是我的兩個兒子自幼養成奢侈習氣,把家產留給他們,也必會揮霍一空。幸好先生代為管理財產數年。我的二子經歷艱難,從此悔過,方能痛改前非,獲得今日的成就。是先生謹慎相守我家財產,又成全了我的兒子。如此恩德,我已告知陰府諸位冥官,代為轉奏玉皇大帝。先生以後福德綿長,我特來向你奉報。」馬富豪再三道謝後才離去。

從此,葉諸梁凡有經營,沒有不稱心如意的,而且所獲得的財產,是先前所得馬家財產的數倍。葉家四子也都束心讀書。後來,馬家成了當地的書香門第,簪纓世家。◇